父親的背,我們的橋

父親的背,我們的橋

每天放學回家經過夏季雷雨後高漲的河水,年幼的兄弟們與我不敢過河。父親總不顧自身安危,一趟趟、搖搖晃晃地背我們過河回家……

為父親買鞋

為父親買鞋

天氣轉涼,父親還穿著拖鞋,我為自己的粗心哽咽起來。原來我從沒觀察到,父親很少出門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他沒有一雙合適的鞋子。

母親的善行

母親的善行

母親的性格非常直率善良,從不忘他人恩、盡力助人。一日看到一隻受傷的鴿子,居然擋住路上來車,將鴿子帶回家,每天殷勤的照料……

父親的典範

父親的典範

自小失去父親的阿爸,是懷著什麼心境在生活中嚴以律己的?堅持帶全家掃墓七十年,阿爸給我們最可貴的東西,就是「父親的典範」!

巨人不倒

巨人不倒

爸爸讓我變得像個巨人,有能力照顧他、給他溫暖,一如他帶我成長。即使在病榻上,他依然支撐著我,我心中的巨人,從未倒下。

我家有個「工讀生」

我家有個「工讀生」

國二時,媽媽請阿辰放學到我家「工讀」,但他幫不了多少忙,做功課又不專心。10年後他帶著新婚妻子出現,我才知道母親的善行!

施粥記

施粥記

神色慌張的老婆婆,原來是想搶我的粥。布施一碗芋頭粥,換她一餐溫飽。粥有價,但效學師長行誼、慈悲利他的心,卻是無價。

吃飽再結帳餐廳

吃飽再結帳餐廳

鳳緞學廣論20年,賣簡餐30年。因為日常老和尚、真如老師教誨,她想:「我要如何在生活中行善?」在因緣巧合下展開關心街友的行動。

觀功念恩迎新年

觀功念恩迎新年

當愈來愈多家人學習《廣論》,我們決定在過年團圓的日子,設計歡樂的遊戲,一起感恩長輩、分享成長,讓這個年過得特別溫馨和樂。

好一頓年夜飯

好一頓年夜飯

學《廣論》茹素,我也想讓家人體會吃素的好處卻不得其法。念頭轉個彎,年夜飯前準備豐盛的蔬食,家人讚不絕口,還預約來年吃素。

盡了孝道,幸福報到

盡了孝道,幸福報到

學習《廣論》的業果內涵、真如老師的關愛教育後,我反省很少關心公婆,於是開始增加與他們互動的時間,希望在家播撒孝順的種子!

用愛走進媽媽的心

用愛走進媽媽的心

以前很怕接到媽媽的電話,學「觀功念恩」以後,我開始理解媽媽的擔憂、觀察她需要什麼。當我擁著她走路,發現和媽媽的心好近啊!

和孩子一同長大

和孩子一同長大

從小我的觀念就是讀書至上,當孩子的課業不如我預期,全家就烏雲籠罩。學習觀功念恩,讓我重新認識孩子的美好,家庭也變和樂了。

不再一路攻頂

不再一路攻頂

身為職業婦女,每天疲於奔命,難得仔細觀察孩子。自從寫福智家長作業,擦亮我的雙眼後,才發現孩子小小的年紀,體貼善良又勤勞!

我的孝順爸爸

我的孝順爸爸

每年暑假,奶奶都會來家裡住,爸爸即便工作忙,也會每天陪奶奶說話、細心照顧。爸爸用身教教導我,要用真誠恭敬的態度孝敬長輩。

公公,在傾聽

公公,在傾聽

背書考試前夕,我虔誠地背誦經典給公公聽。當我握著他的手輕輕祝福時,長年罹患帕金森氏症的公公,竟然高興有力地回握我的手。

體察親心

體察親心

我自認孝順,好東西一定拿回家。記得媽愛吃柿子,沒想到買回去一星期還在冰箱。父母會老,孝順的品質,可不可以再提升一點點呢?

訪問爸爸

訪問爸爸

因為兒子做暑假作業,訪問阿公生命中最難忘的事,我才發現父親不為子女所知的一面。願我承襲父親的美德,發揮人性溫暖的光輝。

手捧孝緣

及時行孝真歡喜

聽福智文教基金會的義工老師,分享洗腳報親恩活動的場景,我想到公婆腳上有厚繭,也回去幫他們洗腳。謝謝公婆歡喜接受我的心意!

讓感動長久

讓感動長久

開始紀錄孩子的善行後,我學會觀察、了解發現孩子們的用心和愛。不知不覺中,我終於體會到:陪伴孩子們成長,真的可以很美好!

謝謝你陪我練球

謝謝你陪我練球

在福智園區讀書的我,天生跟排球很不熟。沒想到體育課托墊球考試時,想放棄的我竟然被同學們包圍了,他們都想幫我拯救落地球!

李驥《認錯|醒覺》慈心篇

李驥《認錯|醒覺》慈心篇

想讓一個人醒覺,除了奉獻一顆慈悲的心,還得擁有充分的智慧。幸運的是在我生命中能遇上這樣慈悲與智慧兼備的人——日常老和尚。

李驥《認錯|醒覺》相遇篇

李驥《認錯|醒覺》相遇篇

當流行歌手遇到日常老和尚,會迸發什麼故事?「優客李林」李驥,經歷人生起伏,著書回顧往事,及參加教師營、認識老和尚的轉變。

無法收租時

無法收租時

去年我的房子出租,房客用各種理由拖欠房租,最後告知說得癌症,收入不穩......我難免會生氣,卻因聽真如老師講全廣第 2 輪,有了不可思議的轉變!

愛是動詞

愛是動詞

寒假,我參加福智全國教師成長營,心中曾經浮現「愛是動詞」的想法。母親節前,教學生念母恩,我決定親自示範:「為媽媽洗腳。」

婆婆失智了

婆婆失智了

最近回鄉下,發現帶回家孝敬婆婆的食物都放到壞掉,而且聊天時她會說一些捕風捉影、自己想出來的,我開始納悶:「婆婆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