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陽光

故事提供:臺北 李婉柔

學習《廣論》多年之後,大家會發現自己有一個變化,因為我們會勤於這樣思考,凡事都去思考怎麼擁有我們的主動權。主動權就是,當我的情緒開始出現之後,比如說貪也好、瞋也好,或者喜樂也好、悲哀也好,到底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對現在和未來都好、對自己和他人都好?......不再盲目地隨著自己的情緒忽高忽低,忽而歡樂、忽而悲哀;不是只停留在情緒的泡沫上,而是穿越這種泡沫,認真地凝視內心,看清楚自己的心到底在做什麼。——引用自 福智文教基金會  真如老師的話

迎向陽光我和先生是肢體殘障人士,對於這個殘缺的身體,我們無從選擇,就像我的兒子和女兒無從選擇他們的父母一樣。

無憂無慮的日子過得特別快,轉眼間兒子到了該上小學的年紀,這也是噩夢的開始。首先是學校的樓梯讓我很難上樓看一下他的上課情形,接著是同學們對我異樣的眼光,我知道兒子的不安。

當時,我不知道如何幫他,不明白可以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但是,直覺告訴我,必須先把自己的心靜下來,唯有靜下來,才能思惟觀察自己和周邊的狀況。

後來,我寫了一封信給老師,懇切地說明家庭狀況、自己的困難,並且主動告訴老師,我想和全班同學分享我的心路歷程。在分享的過程中,看著兒子時而羞澀,時而低頭的表情,我知道他是開心的。因為媽媽以講故事的方式讓同學們認識他的父母親,省去了大家許多的猜想和揣測。因了解而釋疑,這堂課對我、兒子、老師、同學們都有收穫。

痛苦來自負面的想法,當我選擇以正面思惟面對問題,主動真誠表達的時候,事情也跟著變了!願以此經驗和每一個人分享,與其縮在憂傷的角落,不如用迎向陽光的心,面對人生的挑戰。

我和先生是肢體殘障人士,對於這個殘缺的身體,我們無從選擇,就像我的兒子和女兒無從選擇他們的父母一樣。

無憂無慮的日子過得特別快,轉眼間兒子到了該上小學的年紀,這也是噩夢的開始。首先是學校的樓梯讓我很難上樓看一下他的上課情形,接著是同學們對我異樣的眼光,我知道兒子的不安。

當時,我不知道如何幫他,不明白可以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但是,直覺告訴我,必須先把自己的心靜下來,唯有靜下來,才能思惟觀察自己和周邊的狀況。

後來,我寫了一封信給老師,懇切地說明家庭狀況、自己的困難,並且主動告訴老師,我想和全班同學分享我的心路歷程。在分享的過程中,看著兒子時而羞澀,時而低頭的表情,我知道他是開心的。因為媽媽以講故事的方式讓同學們認識他的父母親,省去了大家許多的猜想和揣測。因了解而釋疑,這堂課對我、兒子、老師、同學們都有收穫。

痛苦來自負面的想法,當我選擇以正面思惟面對問題,主動真誠表達的時候,事情也跟著變了!願以此經驗和每一個人分享,與其縮在憂傷的角落,不如用迎向陽光的心,面對人生的挑戰。

迎向陽光

來源:《福智之友》第 6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