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不會」以電話或簡訊通知您捐款失誤,也「不會」要求您操作 ATM 或網路銀行重新捐款。提醒您慎防詐騙。我已了解

《走一路柳暗花明》善耕斯土

《走一路柳暗花明》善耕斯土

《走一路柳暗花明》善耕斯土

  「孝悌」是實踐「仁」的根本。福智導師日常老和尚生前致力於弘揚佛法、保存儒家文化,常常教誨弟子關於「孝悌」的重要與下手處。真如老師接班後,持續弘揚孝道文化,2019 年在福智文教基金會舉辦孝行楷模選拔後,福智文化公司持續整理孝子故事,推出《走一路柳暗花明》一書,期待讀者感動之餘,一起在生活中創造溫馨敬老的家庭,讓社會祥和,世界和平。

《走一路柳暗花明》善耕斯土

  福智全球資訊網獲福智文化公司授權,在本書問世之際,特別摘錄第五篇故事〈善耕斯土,以慈心回報天地的長養之恩〉部分精彩內容,希望讀者和我們一起為孝心與孝行喝采,親身實踐,成為最有智慧、有福報的人!

〈善耕斯土,以慈心回報天地的長養之恩〉精彩摘錄

  從田裡走上馬路的那刻,父親鞋底沾黏的泥土隨之掉落到地面,褐黃色的泥土在灰色的路上特別顯眼。

  父親彎下身子,十分愛惜地捧起泥土,放回剛犁好的田地。這鄭重的動作就這麼烙印在我的腦海,後來幾十年的農業生涯中,每當我走進田裡,看著一片的褐土,都會想到那一刻,在將雨的天氣裡,父親珍重地捧著泥土的模樣......

  從小我就隨著父母一起下田耕種,因為身為男孩,去田裡勞動的時間自然比家中姐妹多出好幾倍,也因此讓我擁有許多務農需要的能力,比如耐心、毅力,抑或是農耕的技術,都是在隨著父母身體力行的時候漸漸培養起來。可以說童年的時光,奠定了我務農的基礎,讓我少了幾分碰撞與摸索,多了幾分篤定與信心。

  我在退伍之後,信心滿滿地想成為一名專業的農夫。很多和我一起就讀專科的同學感到很不可思議,怎麼會有人不嚮往大都市的繁華與熱鬧,一心想回歸家園,從事這個看天吃飯的行業?

  種田怎麼會沒有賺頭?這世上的人都要吃飯,所有人都有需求的行業,我想是最不需要擔心的。

  父親聽到我打算返鄉務農的消息,給了我一塊田。「這塊田給你,以後收成、營收,就讓你自己負責了。」隨著父親的腳步實行慣行農法,收成穩定,父親也還算滿意,但我卻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困惑與迷惘在心頭醞釀。尤其每每噴灑農藥後,這份疑問便越發擴大,直至我無法忽略。

  起因是噴灑農藥後的副作用。每次噴過農藥後,總覺得身體特別疲憊,除了不斷打呵欠,身體也沒什麼力量。平常元氣滿滿的我在噴完農藥後精神特別不濟,甚至皮膚會如同過敏一般,長出一顆又一顆的小疹子,皮膚底層傳來陣陣癢意,像是有幾萬隻螞蟻在底下鑽過,讓人忍不住要用力抓一抓,但若真動手了,又容易因為破皮而流出膿一樣的液體。

  身體的異狀讓我十分困擾,如果可以,我真不想再使用農藥了!這個念頭使我想起退伍後在左營孔子廟看過的一份季刊。裡面介紹了 MOA 自然農法。還記得剛看到這份季刊時,我十分嚮往,因為如果書中記載的內容真是可行的,那不就代表我可以不再使用農藥?如果在耕種的時候都能不用農藥有多好!

  這樣的想法在心中生根後便再也停不下來,當時的驚喜與神往再次自內心深處不斷升起。我開始思考,種有機利己又利他,如果我開始施行有機,一方面我的身體不會再被農藥影響,二方面消費者也能吃到健康又好吃的食物,何樂而不為?

  如果可以,我不想再使用農藥了,我想實行有機耕種。農村人總有一股拚到底的傻勁,就算眼前有這麼多的實例證明了農藥的危害,依舊義無反顧。家中一位小舅舅因為農藥中毒而過世,母親也曾有過吸入過量農藥,導致回家後口水直流的經驗。即使是這樣,農藥仍是沒有被拒絕使用,甚至大受推廣。

  在女兒出生的那年,我終於拋下所有掙扎,下定決心不再實行慣行農法,要改以有機方法耕種!我先以其中一塊田區實行有機耕種,並在妻子的建議下報名了社區大學教有機種植的課程。每次上完課,我總是很興奮,一次回老家忍不住跟父母分享我的學習。

  為了「證明」我是錯的,父親決定在我附近的田區,使用慣行農法種植,打算直接給我看成果。母親說,他是為了做給我看,希望我能放棄種植有機,才這麼拚命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緩和同父親之間的矛盾,難道堅持理想就一定不能被接受嗎?難道只能互相碰撞,直到其中一方被撞得支離破碎、無力反擊才行嗎?在這樣苦悶找不到出口的日子裡,我被來協助進行有機認證的慈心輔導團隊介紹去學習佛法。

  我開始重新去思考對父親的看法。父親之所以排斥有機農業,是因為他生長的時代背景多為慣行農法,當時有機觀念並未盛行,再加上父親一直是個腳踏實地的人,他討厭看似投機的做法,寧願一步一腳印循著既有的步伐,逐步踏實。而且,正因為從小有父母的教導,我才能學習一切有關農業的知識與功夫,有成為農夫的底蘊。他更教導我要尊重天地,讓我愛惜土地,親近自然。這些點點滴滴,讓我決定成為農夫,也才會學習有機知識,找到一輩子想堅持的志業。

  一直以來我沉浸在不被認同的想法,掙扎著不知如何是好,直到轉個念頭,我才驚覺我和父親的矛盾之處從來就不是他不同意我,而是我沒看到他的背景,沒看見他背後的心意。父親與我從不是對立的存在,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關心著我。

  父親一直擔心我種植有機作物會導致三餐不繼,毫無所獲——當然,前期艱辛的摸索過程更是讓他放不下心。所以當我的事業走上正軌,他才終於安下那顆擔憂我的心,放手讓我飛翔。

  學習佛法時聽過的一段話:「如果你有一個機會能找到一個可以確實磨你的人,那你要對對方產生很大的感恩之心。」父親就是那個人,他從不給我稱讚,是一種對我的磨練,更是因為他怕我因此驕傲,反而失了本心。

  他有時會這樣對我說:「你要看土面,不要去看人面。」不斷提醒我,身為一個農夫該用心看待自己的土地,好好地盡自己的本分、提升專業,不要只想攀附關係,不要誰給了利益,就趨炎附勢。

  父親不認同我的有機理念嗎?我想不是這樣的,他只是扮演著最不討喜的角色,不斷對我當頭棒喝,要我更小心,更謹慎。

  太陽漸漸西沉,原先熾熱的陽光成了溫暖而適宜的溫度,清風拂來,老薑翠綠的葉子迎風擺盪,發出細微的聲響。我直起彎了一整天的腰,感覺脊椎喀啦喀啦地響,像是抗議此前我都沒有伸展。

  捶著酸澀的腰,我走上馬路。沾染在鞋底的泥土順勢掉落至被陽光染上光暈的柏油路上,然後我停下腳步,再度彎下腰,捧起它們。許是一整天的日照,讓捧在手中的土壤也傳來溫熱的暖意,土壤應該是不重的,但放於手心,卻讓人覺得沉甸甸的。我走回田區,放手,看著土壤回歸大地,繼續滋養作物。

  然後我迎向陽光,朝家裡走去。

《走一路柳暗花明》善耕斯土圖片來源:福智文化心閱網

 

編按:本文摘錄自《走一路柳暗花明》,感謝福智文化授權刊登,請勿轉載;更完整精彩的生命故事,歡迎閱讀《走一路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