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慶幸我在死亡邊緣會顧及友人的安全,沒有辜負師長和佛法的薰習。幸好我還活著,還有機會向父母懺悔我的違逆,還有機會去行善,去愛人。

一放暑假,我們幾個研究生到竹東同學家一遊,主人殷勤地招待我們到新埔冷泉消暑。那裡有個約二層樓高的瀑布,潭水清冽,高及成人胸部。我們一行五人都不諳水性,有一個不願打濕留在岸邊;主人套著泳圈、推著氣艇,載兩個女同學下水,我雖學過游泳,但仍不會換氣,可是懶得穿救生衣,拿著浮板就下水了。

池底石滑,有時會站不穩。一旁有兩個山地女孩玩得很自在,我們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往潭中心去。猛然間我一腳踩空——我失足了!吃了幾口水,掙扎著冒出水面,大叫:「我不行了!」接著又沈下去。

我看到山地女孩指著我笑,唉!她們以為我在逗著玩!但是我真的溺水了,居然沒有人察覺到。我會死了!明天便上報了!此時不知不覺念起皈依,除了三寶,沒有人知道我在生死關口徘徊。

接著我又冒出水面,發現氣艇就在旁邊,我興奮地想上前攀住。雖然我已全身發軟,可是我忽然想到若猛攀氣艇一側,船會翻的,那麼我的兩個朋友也會溺水!儘管我當時已全身發軟,我還是撐著,無論如何要小心保持小艇的平衡。我雙手及腳搭在氣艇邊緣,用最後一口氣呼救。幾分鐘後,他們扶我上岸,又繼續玩他們的。

在鬼門關前轉一圈,驚魂未定。我一邊緣念皈依,一邊任孤獨面臨死亡的一幕反覆重現。主角是我啊!不是別人哪!這一切來得這麼突然,除了三寶可依,沒人幫得了我!

事後我回憶,是皈依的力量助我通過這個考驗。我好慶幸在死亡邊緣會顧及友人的安全,沒有辜負師長和佛法的薰習。幸好,我還活著——還有機會向父母懺悔我的違逆,還有機會去行善,去愛人。這次無常的體驗,讓我更珍惜生命,用活著的日子去學習,去念恩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