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悲智教誨

南海寺 學僧

民國八十三年由某法師介紹來南海寺僧團結夏,後向師父(福智團體創辦人——上日下常老和尚)希求能留下來跟師友學習,當時師父未置可否,只說由見慈法師決定,蒙見慈法師允准,順利進僧團。與我同時留下的還有三位,後來才知師父不太同意我那麼快來僧團。不久,師父就講了二卷錄音帶要僧團大眾聽,題目是「認識惡友行相」。當時內心就想:我會是惡友嗎?我是多麼真誠想學習,怎可能是來做惡友的。但因之前聽過師父講《廣論》近百卷帶子,對師父講的法有強大的信心和好樂,對師父不敢見過,只發願自己不要亂說話、妄批評。

直到後來,不斷被師友調教,才發覺正見的建立是非常不容易,尤其從外面來的人,先前種下偏差、錯誤的修行概念及習氣種種,自己完全無知,當要吸收正確概念時,常常具有非常強大的阻力,常會表現於身、口、意中。學習過程是經過很漫長的衝擊、昏暗、痛苦,才知師父為何當初會有這些顧忌考量;也才體會師父的苦心,是多麼謹慎小心的在建立僧團、教法,清淨的傳承教法是不容許有一點偏差、染污,才能種下真正成佛的正因。

師父的悲智教誨,引導我們這群弟子走向真能自他解脫的菩提道,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不能再散了,這是師父的心聲、悲願。誓願永追隨這群師友,且要當每一位眾生的善友,祈求師父加持,並能快快再來,親自教導吾等,圓滿教法早日遍傳法界。

選錄自《福智之聲》第158-1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