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山一會〈人殊勝〉:一見如故,天涯知音

緣護法師談 104 任甘丹赤巴參訪福智點滴

整理 / 知意 圖 / 呂志弘、福智僧團

整理 / 知意 圖 / 呂志弘、福智僧團

2018 年祈願法會,由去年八月甫升座為一○四任甘丹赤巴的洛桑丹增仁波切主法。本期跟著負責安排善知識行程的緣護法師,回顧一○四任甘丹赤巴仁波切參訪福智的點滴時,發現耄耋慈祥的他,竟是師父未曾謀面的知音!

一○四任甘丹赤巴仁波切出生於衛藏地區的日喀則市附近,原名洛桑丹增。當地資源寡少,經典必須互相傳抄。未免抄寫不及,仁波切早在學習五大論前,就養成將經文全部背下來的習慣,通過格西考試後,進入下密院學習,也是一入學就將下密院動輒好幾函的密法儀軌全背下來。

2017 年六月,仁波切獲任格魯教主——宗喀巴大師一○四任傳承法座持有者甘丹赤巴。以擅長中觀和密法聞名,尤其對宗大師所著的《密續王密集教授五次第明燈論》駕輕就熟。

仁波切在南印度是一位桃李滿門的經教師,格外理解僧伽教育不易。仁波切在南印度是一位桃李滿門的經教師,格外理解僧伽教育不易。

即席口譯難不倒

2018 年三月中至四月初,仁波切蒞臨湖山分院主持祈願和講經法會,由於先前並未與即席口譯——如密法師共識翻譯內容,所以每講一小段便會停下來觀察翻譯狀況,因而有了下述的次第演進:普通藏文難不倒,再引用《入行論》、《入中論》等大家比較熟悉的經論;《入行論》和《入中論》還是難不倒,則進一步引用五大論中較難理解的部分,甚至是五大論之外,有些僧眾尚未正式學習的經論,例如《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

仁波切在其中一場開示引用了二十多本經典,而僅在漢地學習藏文,沒有留學印度的如密法師居然能面不改色地一一翻譯出來,讓仁波切驚訝不已。

仁波切在南印度色拉寺是一位經教師,教導出的僧眾許多都已為人師,因此格外理解僧伽教育就是一點一滴地灌溉,一點一滴地陪伴;也格外感慨僧才培育過程非常煎熬,不能大肆宣揚,得默默排除諸多障礙,法師們才能專心學習,成為一位飽學經論的格西。

湖山分院背書考

仁波切重視寺院的聞思學風,接見比丘法師時,總是和藹可親地問:「你是哪一班的?我可不可以考你?你有背《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嗎?」

如果有法師回答:「我整本都背完了。」仁波切就會說:「非常好,真是了不起。」接著又問:「我隨便抽一段,你背看看可以嗎?」

有次仁波切問到空性法類,重複的論式很多,讓某些學生面露難色。仁波切非但沒有喝斥,還鼓勵學生要多複習,並談及自己以前背《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的經驗。

學生問:「如何像您一樣背到行雲流水,串得很熟練呢?」

仁波切說,其實很簡單,就是經常思惟所背的經論。不懂的經論不好背,再不串習就更生疏了!所以不熟悉或是很難背的地方,要刻意一遍又一遍地思惟,持之以恆突破每個環節。

仁波切指導背書如行雲流水的方法,即是反覆串習和思惟。仁波切指導背書如行雲流水的方法,即是反覆串習和思惟。

南海分院辯論妙

藏地尼眾法師年齡偏高,在寺院多做課誦,較少研習經論,講經法會期間,仁波切蒞臨南海分院,問負責安排行程的緣護法師:「她們的學習狀況如何?」

緣護法師回答:有些尼師非常用功,靠自學背下整本字典,或者背下教材的每一個字。

尼眾法師的辯論,讓仁波切印象深刻,直說:「她們的學習不會輸給比丘,而且理路很厲害。」並期勉尼眾法師:「不要只圖這輩子出家,或是念佛就好,其實經論裡還有很多我們應該知道,但沒有時間、沒有認真學習的內涵。妳們經過十幾年的學習,將來這裡也要出女格西!」

不論面對比丘僧團抑或尼眾僧團,仁波切都會提到:「希望我明年來的時候,我出的問題,你們都可以回答,明年還要考你們!」

鳳山寺裡景物老

仁波切抵達鳳山寺時,首先見到樸實莊嚴的大雄寶殿,接著見到曾經是僧眾課堂,現為怙主殿的東教室。緣護法師問:「要不要參觀日常老和尚的房間?」

本來擔心仁波切高齡的膝蓋不方便上下樓梯,沒想到仁波切迫不及待地說到:「要!」

師父的房間包含了辦公室、臥床和小佛堂。辦公室全是經典,好樂聞思經論的仁波切非常高興,想像師父是位飽讀經書的修行人。再看看師父房間的床,非常簡樸!仁波切就那麼靜靜地凝望,四下無聲,籠罩在一股感動的氛圍中。最後來到小佛堂,仁波切反覆地說:「這邊的氣氛非常好,整個感覺非常好。」

仁波切贈與福智僧團宗大師隨克主傑尊者憶念而現身的唐卡。仁波切贈與福智僧團宗大師隨克主傑尊者憶念而現身的唐卡。

承事師長資糧飽

承事仁波切的過程中,緣護法師向仁波切啟白:「我很想照著您所講的,全心全意投入經論學習,但這輩子看來只能東奔西跑,為善知識安排行程,好像半工半讀,學習沒什麼起色。」

仁波切以兩個角度教誡:一,你是否重視自己的學習,如果想學,再忙都可見縫插針學習。二,學習應該是一輩子的事情,不是花十幾年把所有的經論讀完、背完,就代表已經學成,還要實踐經論的內涵,所以必須擁有雄厚的資糧。若真的想學,現在護持他人學習五大論,全是未來學五大論的資糧,而現在的承擔也是學習的一部分。若以為眼前的承擔與學習無關的話,那真的就別別無關了。

第一點與真如老師的教誡意趣相同。老師在多次執事會議強調:「不管你們再忙再累,一定要堅持學習下去,能不能學到一個程度是一回事,有沒有想學的心才是最根本的。」緣護法師因此心念一轉,肯定為迎請仁波切來臺安排行程,就是在累積學習資糧,發願認真承事每位善知識,並將資糧回向下一生乃至生生世世值遇師父、老師,繼續學習。

緣護法師勉勵大眾:「對比前輩大德,我們順緣很多,而且師父已給我們印製經書的種種方便,更應該精勤修學。師父曾說,下一生你們來的時候,當然希望有一個更好的環境、更好的老師繼續帶你們學習,這是生生世世的事情。」

仁波切讚歎師父建教立僧成果斐然:「我要的東西,都在你們這裡。我要辯論,你們會辯論;我講五大論,你們聽得懂五大論;我宣講佛法,你們很多人想聽;教法需要僧才,你們有很多僧才……」。仁波切讚歎師父建教立僧成果斐然:「我要的東西,都在你們這裡。我要辯論,你們會辯論;我講五大論,你們聽得懂五大論;我宣講佛法,你們很多人想聽;教法需要僧才,你們有很多僧才……」。

亨嘉之會真美好

居士的學習,同樣令仁波切欣喜。2018 年祈願法會,居士們的辯論雖然還不成熟,但仁波切看了非常高興,說:「四位居士上來辯論,太不可思議了,回去之後一定要向上報告,這邊的居士已經學習辯論了!」

參訪福智教育園區時,聽到陳耀輝學長介紹教育目標——培育安定社會、安邦定國、成聖成賢三種人才,以及介紹教育成果——好幾百位畢業生,有的還在求學,有的踏入職場,有的進入僧團學習,仁波切驚歎道:「日常老和尚是怎麼在這時代想出建立教法的計畫啊!」

仁波切說:「我要的東西,都在你們這裡。我要辯論,你們會辯論;我講五大論,你們聽得懂五大論;我宣講佛法,你們很多人想聽;教法需要僧才,你們有很多的僧才......物質文明進步迅速,全球僧團都面臨僧才短缺的困難,連印度或藏地的年輕人也不一定想出家,但福智僧團的人數年年增加!」

仁波切最在意的,是他這輩子耗費心血得到的眾多顯密教法如何延續?此番來臺親眼看到師父創造的學習環境,仁波切於私下或公開場合在在強調:「日常老和尚這二十幾年來,真的在實踐師長的願望。」並期許福智團體能夠真正成為世上執持宗大師教法的團體。

緣護法師說,這就是師長做的無形投資。師父對僧伽的培育,乃至行住坐臥都無微不至,二十年後的現在漸漸展露成果;老師對僧眾的教誡——如何當一個出家人、以何意樂面對森然萬境等,都相當豐厚。因為有師長在前面帶著大家奠定基礎,才能在漢地接上宗大師的教法,仁波切來了,跟大家相遇就很歡喜!緣護法師說:「這應該是大家同心同願,逐步實踐師長心願所呈現的結果。」

仁波切與福智僧團大合照仁波切與福智僧團大合照

 

104 任甘丹赤巴 洛桑丹增仁波切簡介:

時間

年歲

大事記

學修與傳承

1935

出生

生於衛藏日喀則附近

 

1945

10

跟隨博學、持戒大堪布丹增嘉措出家

而後從殊勝的大成就者洛桑旺丘,與尊貴的桑仁波切這二位大成就者的尊座前,廣泛地領受《毗奈耶日光》、《毗奈耶寶鬘論》、《青俱舍論》等為主的《毗奈耶》及《俱舍論》教授。又通過該寺傳規,背誦《現觀莊嚴論》、《入中論》考試,進入該寺的佛學院,從此精勤學習《心類學》、《因類學》,一次齋僧大法會中,還背出了第五世嘉華仁波切所著的《般若獅子吼》與《中觀》,以及《毗奈耶根本論》、《俱舍根本論》等。

1951

16

進入色拉傑大學

向大堪布吉祥金剛總持龍珠壇客等多位大成就者前學習經續,於諸上師的尊座前,接受圓滿教授與口訣,不分晝夜精勤修學。

1958

 

從尊者的親教師——赤江金剛總持座前,圓滿接受比丘戒

從此如同保護眼珠般守護比丘律儀,成為殊勝的持律大方丈。

1960

 

赴印度

 

1978
1979

 

取得藏傳佛教最高格西學位——拉然巴學位

進入下密院,從日宗仁波切尊座前,圓滿接受《密集金剛四結釋》、《諸明密義》、《密集金剛生起次第成就海》、《密集金剛圓滿次第五次第明炬論》等,並圓滿修學多部儀軌,持有其傳承,因此成為無敵殊勝之善巧者,佛法的頂嚴。他不分晝夜的修持,連一剎那都不離弘法利眾的慈心悲願與佛行事業。

1981

 

擔任下密院主持

 

1984

 

交卸下密院主持,至世界各國弘法利眾

 

2010

 

榮任蔣孜曲傑法座,並於佛陀成道地——印度菩提迦耶舉行坐床典禮

 

2017

82

被任命為 104 任甘丹赤巴仁波切至今。

 

時間

年歲

大事記

學修與傳承

1935

出生

生於衛藏日喀則附近

 

1945

10

跟隨博學、持戒大堪布丹增嘉措出家

而後從殊勝的大成就者洛桑旺丘,與尊貴的桑仁波切這二位大成就者的尊座前,廣泛地領受《毗奈耶日光》、《毗奈耶寶鬘論》、《青俱舍論》等為主的《毗奈耶》及《俱舍論》教授。又通過該寺傳規,背誦《現觀莊嚴論》、《入中論》考試,進入該寺的佛學院,從此精勤學習《心類學》、《因類學》,一次齋僧大法會中,還背出了第五世嘉華仁波切所著的《般若獅子吼》與《中觀》,以及《毗奈耶根本論》、《俱舍根本論》等。

1951

16

進入色拉傑大學

向大堪布吉祥金剛總持龍珠壇客等多位大成就者前學習經續,於諸上師的尊座前,接受圓滿教授與口訣,不分晝夜精勤修學。

1958

 

從尊者的親教師——赤江金剛總持座前,圓滿接受比丘戒

從此如同保護眼珠般守護比丘律儀,成為殊勝的持律大方丈。

1960

 

赴印度

 

1978
1979

 

取得藏傳佛教最高格西學位——拉然巴學位

進入下密院,從日宗仁波切尊座前,圓滿接受《密集金剛四結釋》、《諸明密義》、《密集金剛生起次第成就海》、《密集金剛圓滿次第五次第明炬論》等,並圓滿修學多部儀軌,持有其傳承,因此成為無敵殊勝之善巧者,佛法的頂嚴。他不分晝夜的修持,連一剎那都不離弘法利眾的慈心悲願與佛行事業。

1981

 

擔任下密院主持

 

1984

 

交卸下密院主持,至世界各國弘法利眾

 

2010

 

榮任蔣孜曲傑法座,並於佛陀成道地——印度菩提迦耶舉行坐床典禮

 

2017

82

被任命為 104 任甘丹赤巴仁波切至今。

 

時間

1935

年歲

出生

大事記

生於衛藏日喀則附近

時間

1945

年歲

10

大事記

跟隨博學、持戒大堪布丹增嘉措出家

學修與傳承

而後從殊勝的大成就者洛桑旺丘,與尊貴的桑仁波切這二位大成就者的尊座前,廣泛地領受《毗奈耶日光》、《毗奈耶寶鬘論》、《青俱舍論》等為主的《毗奈耶》及《俱舍論》教授。又通過該寺傳規,背誦《現觀莊嚴論》、《入中論》考試,進入該寺的佛學院,從此精勤學習《心類學》、《因類學》,一次齋僧大法會中,還背出了第五世嘉華仁波切所著的《般若獅子吼》與《中觀》,以及《毗奈耶根本論》、《俱舍根本論》等。

時間

1951

年歲

16

大事記

進入色拉傑大學

學修與傳承

向大堪布吉祥金剛總持龍珠壇客等多位大成就者前學習經續,於諸上師的尊座前,接受圓滿教授與口訣,不分晝夜精勤修學。

時間

1958

大事記

從尊者的親教師——赤江金剛總持座前,圓滿接受比丘戒

學修與傳承

從此如同保護眼珠般守護比丘律儀,成為殊勝的持律大方丈。

時間

1960

大事記

赴印度

時間

1978
1979

大事記

取得藏傳佛教最高格西學位——拉然巴學位

學修與傳承

進入下密院,從日宗仁波切尊座前,圓滿接受《密集金剛四結釋》、《諸明密義》、《密集金剛生起次第成就海》、《密集金剛圓滿次第五次第明炬論》等,並圓滿修學多部儀軌,持有其傳承,因此成為無敵殊勝之善巧者,佛法的頂嚴。他不分晝夜的修持,連一剎那都不離弘法利眾的慈心悲願與佛行事業。

時間

1981

大事記

擔任下密院主持

時間

1984

大事記

交卸下密院主持,至世界各國弘法利眾

時間

2010

大事記

榮任蔣孜曲傑法座,並於佛陀成道地——印度菩提迦耶舉行坐床典禮

時間

2017

年歲

82

大事記

被任命為 104 任甘丹赤巴仁波切至今。

 

來源:《福智之聲》235 期 第 36 ~ 4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