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菩薩造 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譯
《佛所行讚》五卷,從生品第一起到分舍利品第二十八,以優美的偈頌,呈現釋尊之誕生、出家、修行、成佛、轉法輪、入涅槃一生的完整事蹟。
佛所行讚

離欲品第四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太子入園林 眾女來奉迎

並生希遇想 競媚進幽誠

各盡伎姿態 供侍隨所宜

或有執手足 或遍摩其身

或復對言笑 或現憂慼容

規以悅太子 令生愛樂心

眾女見太子 光顏狀天身

不假諸飾好 素體踰莊嚴

一切皆瞻仰 謂月天子來

種種設方便 不動菩薩心

更互相顧視 抱愧寂無言

有婆羅門子 名曰優陀夷

謂諸婇女言 汝等悉端正

聰明多技術 色力亦不常

兼解諸世間 隱祕隨欲方

容色世希有 狀如王女形

天見捨妃后 神仙為之傾

如何人王子 不能感其情

今此王太子 持心雖堅固

清淨德純備 不勝女人力

古昔孫陀利 能壞大仙人

令習於愛欲 以足蹈其頂

長苦行瞿曇 亦為天后壞

勝渠仙人子 習欲隨沿流

毘尸婆梵仙 修道十千歲

深著於天后 一日頓破壞

如彼諸美女 力勝諸梵行

況汝等技術 不能感王子

當更勤方便 勿令絕王嗣

女人性雖賤 尊榮隨勝天

何不盡其術 令彼生染心

爾時婇女眾 慶聞優陀說

增其踊悅心 如鞭策良馬

往到太子前 各進種種術

歌舞或言笑 揚眉露白齒

美目相眄睞 輕衣現素身

妖搖而徐步 詐親漸習近

情欲實其心 兼奉大王旨

慢形媟隱陋 忘其慚愧情

太子心堅固 傲然不改容

猶如大龍象 群象眾園遶

不能亂其心 處眾若閑居

猶如天帝釋 諸天女圍繞

太子在園林 圍繞亦如是

或為整衣服 或為洗手足

或以香塗身 或以華嚴飾

或為貫瓔珞 或有扶抱身

或為安枕席 或傾身密語

或世俗調戲 或說眾欲事

或作諸欲形 規以動其心

菩薩心清淨 堅固難可轉

聞諸婇女說 不憂亦不喜

倍生厭思惟 嘆此為奇怪

始知諸女人 欲心盛如是

不知少壯色 俄頃老死壞

哀哉此大惑 愚癡覆其心

當思老病死 晝夜勤勗勵

鋒刃臨其頸 如何猶嬉笑

見他老病死 不知自觀察

是則泥木人 當有何心慮

如空野雙樹 華葉俱茂盛

一已被斬伐 第二不知怖

此等諸人輩 無心亦如是

爾時優陀夷 來至太子所

見宴默禪思 心無五欲想

即白太子言 大王先見勅

為子作良友 今當奉誠言

朋友有三種 能除不饒益

成人饒益事 遭難不遺棄

我既名善友 棄捨丈夫義

言不盡所懷 何名為三益

今故說真言 以表我丹誠

年在於盛時 容色得充備

不重於女人 斯非勝人體

正使無實心 宜應方便納

當生軟下心 隨順取其意

愛欲增憍慢 無過於女人

且今心雖背 法應方便隨

順女心為樂 順為莊嚴具

若人離於順 如樹無花果

何故應隨順 攝受其事故

已得難得境 勿起輕易想

欲為最第一 天猶不能忘

帝釋尚私通 瞿曇仙人妻

阿伽陀仙人 長夜脩苦行

為以求天后 而遂願不果

婆羅墮仙人 及與月天子

婆羅舍仙人 與迦賓闍羅

如是比眾多 悉為女人壞

況今自境界 而不能娛樂

宿世殖德本 得此妙眾具

世間皆樂著 而心反不珍

爾時王太子 聞友優陀夷

甜辭利口辯 善說世間相

答言優陀夷 感汝誠心說

我今當語汝 且復留心聽

不薄妙境界 亦知世人樂

但見無常相 故生患累心

若此法常存 無老病死苦

我亦應受樂 終無厭離心

若令諸女色 至竟無衰變

愛欲雖為過 猶可留人情

人有老病死 彼應自不樂

何況於他人 而生染著心

非常五欲境 自身俱亦然

而生愛樂心 此則同禽獸

汝所引諸仙 習著五欲者

彼即可厭患 習欲故磨滅

又稱彼勝士 樂著五欲境

亦復同磨滅 當知彼非勝

若言假方便 隨順習近者

習則真染著 何名為方便

虛誑偽隨順 是事我不為

真實隨順者 是則為非法

此心難裁抑 隨事即生著

著則不見過 如何方便隨

處順而心乖 此理我不見

如是老病死 大苦之積聚

令我墜其中 此非知識說

嗚呼優陀夷 真為大肝膽

生老病死患 此苦甚可畏

眼見悉朽壞 而猶樂追逐

今我至儜劣 其心亦狹小

思惟老病死 卒至不預期

晝夜忘睡眠 何由習五欲

老病死熾然 決定至無疑

猶不知憂慼 真為木石心

太子為優陀 種種巧方便

說欲為深患 不覺至日暮

時諸婇女眾 伎樂莊嚴具

一切悉無用 慚愧還入城

太子見園林 莊嚴悉休廢

伎女盡還歸 其處盡虛寂

倍增非常想 俛仰還本宮

父王聞太子 心絕於五欲

極生大憂苦 如利刺貫心

即召諸群臣 問欲設何方

咸言非五欲 所能留其心 

 

佛所行讚卷第一 離欲品第四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