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涼州沙門釋寶雲譯
《佛本行經》七卷,從因緣品第一起到八王分舍利品第三十一,與《佛所行讚》同以偈頌史詩方式記載釋尊一生的故事。
佛本行經
佛本行經卷第七 (一名佛本行讚傳)

大滅品第二十九

字體大小: 大+ 小 -

時佛與大眾 遊至雙樹林

梵音告阿難 詣雙樹敷床

佛便在繩床 右脇而倚臥

面向於西方 首北而累足

時賢善須跋 修仁除躁性

欲見佛求度 來謂阿難言

我覺天人師 時至欲滅度

故來詣難見 覺知一切法

今求欲禮覲 云何盡苦原

今若不及見 如日入永冥

請阿難通入 阿難心煩毒

便謂須跋言 今非見師時

佛以一切智 徹照應度者

百福德相貌 慈意視須跋

佛以柔軟音 告語阿難言

莫違來現者 吾出世為善

須跋得所願 甚懷喜踊躍

即往至佛所 果必蒙解脫

爾時賢須跋 謙敬尊佛德

傾屈而敬禮 遜辭白世尊

前師覺世間 云尊從得道

己已得解脫 又復度眾生

願以見開示 儻能蒙覺悟

故來敬禮尊 不敢稱智力

佛見須跋來 心懷甚喜敬

為說以賢聖 示滅苦無為

時須跋聞之 尋即得解脫

邪迷意覺悟 逮得解脫道

本執邪倒見 故從迷生死

倒見六十二 以是世沈沒

彼盡無有餘 白衣致得道

漏盡成羅漢 濟此無往受

覺佛所往路 普世緣愛生

愛渴兩俱滅 滅意諸苦結

覺佛之所說 深正真言教

以除意染著 心淨無餘漏

覺世之生死 須跋諦思惟

謂世間斷滅 是見眼脫除

世本歸滅亡 意覺如是已

世間有常見 邪疑霍然除

彼前所執持 捨是諸倒見

聞佛真善言 開慈心受持

因其前世時 所修諸善本

願入泥洹城 故速疾解脫

已得善無為 除冥覺正真

建立永甘露 除盡諸塵勞

時見佛世尊 欲捨就滅度

以慈心視佛 意便起是念

我今理不宜 見佛捨壽行

普世之炬燿 眾生所恃怙

施善於一切 願我先捨身

曼佛天中天 未捨壽之頃

心善踊無量 起五情投地

稽首禮佛足 生定意如山

即時尋速滅 猶如興大雲

普雨降甘潤 滅盡小野火

佛告勅比丘 供養須跋身

佛末後弟子 度立泥洹城

因即右脇倚 臥於繩床上

欲放捨佛身 盡受命之數

初夜時欲過 星月光明損

林藪鳥獸寂 佛告諸弟子

卿等敬具戒 如尊師炬燿

吾去世之後 順從莫違犯

淨攝身口心 捨利求大安

田役畜乘僕 倉藏園莫為

無種殖樹木 亦莫斬伐傷

不得為己身 造立垣牆壁

無仰觀曆數 合和湯藥方

知時限節食 修己莫望敬

無身隱短穢 無行呪自活

無為王者使 無瞻相吉凶

汝等後當足 衣食疾湯藥

每攝意知足 守限節忍苦

汝等但能勤 奉持是禁戒

具戒之根株 相載之泥洹

從是起定慧 禁戒具諧偶

守護能備悉 智慧增長益

除滅諸塵勞 緣是致泥洹

此言戒印封 因識守戒者

其戒具不缺 備悉無短少

彼則清淨善 脫塵勞寂滅

無有禁戒者 彼則無沙門

因禁戒地立 成沙門善妙

已立淨戒具 心不走諸欲

勉則制令住 伏使忍不起

如迴牛離苗 縱情念邪者

差失淨禁戒 顛墜大衰耗

若遇惡賊對 一世受苦身

隨從諸欲者 今世及後世

具受諸苦毒 故不當從欲

悅可諸欲者 後必遭大苦

人不當畏懼 熾火之所燒

莫畏蛇虺毒 及兇弊惡賊

害奪人命者 當自畏癡意

如愚見巖蜜 不顧碎身患

如無鈎醉象 躁跳如獼猴

心晝夜隨欲 莫聽隨所便

不滅其心者 身不得休息

已能調伏心 不邪屈泥洹

得食如服藥 不當起愛憎

所得方便食 趣愈飢支形

喻如眾蜂集 採花之精味

以時度施食 無壞人慈敬

莫煩好施者 莫數役良畜

好施煩則厭 良畜數役疲

汝等晝夜勤 方便加建進

莫自縱睡眠 損耗難得命

普世死所燒 誰通夜安寐

怨賊所圍遶 恐怖焉得安

可捨塵勞垢 陳宿久居者

塵勞蓋安寐 覺寐滅塵勞

慚愧為衣服 瓔珞象之鈎

放捨慚愧者 眾德善所棄

執持慚愧者 以故名為人

強顏不知慚 是名為畜獸

若節節支解 心不當起亂

亦莫違禁戒 口發麤穬言

戒則是忍辱 亦是其強力

不忍他麤言 終不得解脫

恚壞法失名 善心悅顏怨

心毒不當聽 令止宿斯須

諸善之強敵 無過於瞋恚

捷疾無為喻 毀壞仁禁戒

居家有愛著 雖恚愆不重

守戒恚愆重 如冷水出火

剃頭被法衣 執鉢行乞食

威儀以持世 不宜與恚俱

慢增則善損 居家者尚爾

況捨家離著 調伏定心者

中平正真法 不與邪偽合

正法建善事 邪偽者虛欺

積財聖憂惱 少欲者離苦

是故吾弟子 少求增眾善

卿等當知足 爾乃心安定

知足人間樂 無厭生天苦

饒財無厭貧 財貪知足富

無厭貧馳騁 知足者所憐

欲求解脫者 莫依眾憒閙

天帝釋以下 敬禮獨靜者

卿等除親愛 親愛苦止宿

捨家戀親愛 如老象沒泥

志意勇進者 眾事無疑難

水性徹柔弱 漸渧能穿石

鑽火數休息 不能得致火

勤鑽尋致火 精進者諧偶

故當建精進 趣向泥洹門

邪違無為道 汝等慎莫為

守志不錯亂 眾邪不得下

守志沙門友 失志忘眾善

志被鉀仗備 敵莫能得勝

心專服德鎧 塵勞無能勝

專精定意者 諦了世生死

是故當定意 意定苦不起

若欲度流水 因橋梁浮材

欲度一切苦 定意第一舡

卿等慧離者 今故顯世法

有是則得度 法外者不愛

不謂為捨家 鎧良藥利器

舟船度流江 智慧度生死

是故常聽法 當從法言教

慧見者見正 無慧者盲冥

心與塵勞俱 終不得解脫

審欲求度者 勤除去塵勞

沙門學調心 除去放逸意

天帝心調樂 阿須倫無樂

吾教汝等善 卿等當勤修

廣設眾方便 便令至泥洹

靜寂山巖間 林藪空閑舍

於中學定意 吾去後莫恨

良醫盡方術 合和若干藥

病者服得瘳 醫不自還服

導師引導正 從者無憂患

違失者有損 不顧慮患故

吾已為汝等 敷演四正諦

懷疑者便問 今正是其時

時佛令如是 弟子默無言

阿那律知念 於大眾中曰

日可令涼冷 月可使炎熱

是四諦真正 終不可違故

苦諦苦所逼 終愛則有苦

諸佛之所說 滅盡諦滅愛

甘露八正道 寂滅為泥洹

覺是沙門眾 佛後末度厄

眾會未度者 初入道老少

佛粗說羅漢 如冥電照道

其已得解脫 度於生死者

眾共懷悲恨 師滅一何速

佛聞阿那律 如是正諦語

欲堅眾生意 慈悲說是言

假令有劫壽 必當終歸盡

吾以具施善 何用長壽為

世間及天上 吾所應度者

半度半示道 轉教法得住

汝等當覺制 不足追念吾

但勤說方便 莫遭離別痛

以慧燈除冥 覺世無牢強

垂終心懷悅 猶如重患除

慧者脫凶衰 遠離弊惡人

得捨是二患 何緣得懷憂

汝等勤修善 一切次當死

吾入泥洹城 時今已近到

於是捨壽行 是吾末後言

佛於是思惟 第一離欲禪

從第一禪起 思惟第二禪

如是歷四禪 如是周遍歷

往返於九禪 逆順盡端緒

世尊天中天 還至第一禪

從第一禪起 重思至四禪

佛時審諦思 逆順歷禪觀

又還從是起 微震動其意

然後捨壽行 奄入泥洹城

佛適捨壽行 地六返震動

空中有大炬 如劫盡燒火

四方有大火 猶如阿修羅

燒天林樹澤 名曰愛盡樂

暴雨雹其塵 電光如吐炎

普世如大火 雷震甚可畏

卒暴塵霧風 折樹崩山巖

猶如劫盡風 所摧傷無限

白日無精光 星月闇不明

日月俱失光 譬如泥所塗

日月雖俱照 黤黮不精明

莫能識東西 晝夜不可知

世尊冥所覆 江河皆逆流

佛樹側雙林 憂感花零落

江河水皆熱 猶如沸釜湯

雙樹為之萎 屈覆世尊身

五頭大龍王 悲痛身放緩

或悶熱視佛 啼哭眼皆赤

即時吐熱氣 欝毒不可言

燒熱其咽喉 如吐心重患

觀世都無常 自諫強除憂

自意王將從 念法制啼泣

淨居諸天子 解道心調定

寂然不啼泣 愍世或起滅

第一執樂神 龍王大力神

愛重法天神 悲感塞虛空

普為憂所覆 周慞走哀動

雜類之大聲 遍滿於世間

魔已得其願 及惡兵屬喜

舞調雷震鼓 種種放洪聲

大叫傳令言 吾主強敵亡

自今誰復能 越其境界者

佛德樹崩墮 如大象牙折

如高山巖摧 如大牛角脫

佛今捨身壽 世間諸天人

無所復歸仰 失恃怙如是

如虛空無日 如國失倉藏

如華池被霜 眾華皆摧傷

世尊捨軀命 寂潜於泥洹

一切有形類 莫不失精榮

 

佛本行經卷第七 大滅品第二十九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