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菩薩造 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譯
《佛所行讚》五卷,從生品第一起到分舍利品第二十八,以優美的偈頌,呈現釋尊之誕生、出家、修行、成佛、轉法輪、入涅槃一生的完整事蹟。
佛所行讚

推求太子品第九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王正以憂悲 感切師大臣

如鞭策良馬 馳駛若迅流

身疲不辭勞 逕詣苦行林

捨俗五儀飾 善攝諸情根

入梵志精廬 敬禮彼諸仙

諸仙請就座 說法安慰之

即白仙人言 意有所諮問

淨稱淨飲王 甘蔗名勝胄

我等為師臣 法教典要事

王如天帝釋 子如闍延多

為度老病死 出家或投此

我等為彼來 惟尊應當知

答言有此人 長臂大人相

擇我等所行 隨順生死法

往詣阿羅藍 以求勝解脫

既得定實已 遵崇王速命

不敢計疲勞 尋路而馳進

見太子處林 悉捨俗儀飾

真體猶光耀 如日出烏雲

國奉天神師 執正法大臣

捨除俗威儀 下乘而步進

猶王婆摩疊 仙人婆私吒

往詣山林中 見王子羅摩

各隨其本儀 恭敬禮問訊

猶如儵迦羅 及與央耆羅

盡心加恭敬 奉事天帝釋

王子亦隨敬 王師及大臣

如帝釋安慰 儵迦央耆羅

即命彼二人 坐於王子前

如富那婆藪 兩星侍月傍

王師及大臣 啟請於王子

如毘利波低 語彼闍延多

父王念太子 如利刺貫心

荒迷發狂亂 臥於塵土中

日夜增悲思 流淚常如雨

勅我有所命 唯願留心聽

知汝樂法情 決定無所疑

非時入林藪 悲戀嬈我心

汝若念法者 應當哀愍我

望寬遠遊情 以慰我懸心

勿令憂悲水 崩壞我心岸

如雲水草山 風日火雹災

憂悲為四患 飄乾燒壞心

且還食土邑 時至更遊仙

不顧於親戚 父母亦棄捐

此豈名慈悲 覆護一切耶

法不必山林 在家亦脩閑

覺悟勤方便 是則名出家

剃髮服染衣 自放山藪間

此則懷畏怖 何足名學仙

願得一抱汝 以水雨其頂

冠汝以天冠 置於傘蓋下

矚目一觀汝 然後我出家

頭留摩先王 阿[少/兔]闍阿涉

跋闍羅婆休 毘跋羅安提

毘提訶闍那 那羅濕波羅

如是等諸王 悉皆著天冠

瓔珞以嚴容 手足貫珠環

婇女眾娛樂 不違解脫因

汝今可還家 崇習於二事

心修增上法 為地增上主

垂淚約勅我 令宣如是言

既有此勅旨 汝應奉教還

父王因汝故 沒溺憂悲海

無救無所依 無由自開釋

汝當為船師 渡著安隱處

毘林摩王子 二羅彌跋祗

聞父勅恭命 汝今亦應然

慈母鞠養恩 盡壽報罔極

如牛失其犢 悲呼忘眠食

汝今應速還 以救我生命

孤鳥離群哀 龍象獨遊苦

憑依者失蔭 當思為救護

一子孩幼孤 遭苦莫知告

勉彼焭焭苦 如人救月蝕

舉國諸士女 別離苦熾然

歎息烟衝天 熏慧眼令闇

唯求見汝水 滅火目開明

菩薩聞父王 切教苦備至

端坐正思惟 隨宜遜順答

我亦知父王 慈念心過厚

畏生老病死 故違罔極恩

誰不重所生 以終別離故

正使生相守 死至莫能留

是故知所重 長辭而出家

聞父王憂悲 增戀切我心

但如夢暫會 倐忽歸無常

汝當決定知 眾生性不同

憂苦之所生 不必子與親

所以生離苦 皆從癡惑生

如人隨路行 中道暫相逢

須臾各分析 乖理本自然

合會暫成親 隨緣理自分

深達親假合 不應生憂悲

此世違親愛 他世更求親

暫親復乖離 處處無非親

常合而常散 散散何足哀

處胎漸漸變 分分死更生

一切時有死 山林何非時

侍時受五欲 求財時亦然

一切時死故 除死法無時

欲使我為王 慈愛法難違

如病服非藥 是故我不堪

高位愚癡處 放逸隨愛憎

終身常畏怖 思慮形神疲

順眾心違法 智者所不為

七寶妙宮殿 於中盛火然

天厨百味飯 於中有雜毒

蓮華清涼池 於中多毒蟲

位高為災宅 慧者所不居

古昔先勝王 見居國多愆

楚毒加眾生 厭患而出家

故知王正苦 不如行法安

寧處於山林 食草同禽獸

不堪處深宮 黑蛇同其穴

捨王位五欲 任苦遊山林

此則為隨順 樂法漸增明

今棄閑靜林 還家受五欲

日夜苦法增 此則非所應

名族大丈夫 樂法而出家

永背名稱族 建大丈夫志

毀形被法服 樂法遊山林

今復棄法服 有違慚愧心

天王尚不可 況歸人勝宅

已吐貪恚癡 而復還服食

如人反食吐 此苦安可堪

如世舍被燒 方便馳走出

須臾還復入 此豈為黠夫

見生老死過 厭患而出家

今當還復入 愚癡與彼同

處宮修解脫 則無有是處

解脫寂靜生 王者如楚罰

寂靜廢王威 王正解脫乖

動靜猶水火 二理何得俱

決定修解脫 亦不居王位

若言居王位 兼修解脫者

此則非決定 決定解亦然

既非決定心 或出還復入

我今已決定 斷親屬鉤餌

正方便出家 云何還復入

大臣內思惟 太子大丈夫

深識德隨順 所說有因緣

而告太子言 如王子所說

求法法應爾 但今非是時

父王衰暮年 念子增憂悲

雖曰樂解脫 反更為非法

雖樂出無慧 不思深細理

不見因求果 徒捨現法歡

有言有後世 又復有言無

有無既不判 何為捨現樂

若當有後世 應任其所得

若言後世無 無即為解脫

有言有後世 不說解脫因

如地堅火暖 水濕風飄動

後世亦復然 此則性自爾

有說淨不淨 各從自性起

言可方便移 此則愚癡說

諸根行境界 自性皆決定

愛念與不念 自性定亦然

老病死等苦 誰方便使然

謂水能滅火 火令水煎消

自性增相壞 性和成眾生

如人處胎中 手足諸體分

神識自然成 誰有為之者

蕀刺誰令利 此則性自然

及種種禽獸 無欲使爾者

諸有生天者 自在天所為

及餘造化者 無自力方便

若有所由生 彼亦能令滅

何須自方便 而求於解脫

有言我令生 亦復我令滅

有言無由生 要方便而滅

如人生育子 不負於祖宗

學仙人遺典 奉天大祠祀

此三無所負 則名為解脫

古今之所傳 此三求解脫

若以餘方便 徒勞而無實

汝欲求解脫 唯習上方便

父王憂悲息 解脫道得申

捨家遊山林 還歸亦非過

昔奄婆梨王 久處苦行林

捨徒眾眷屬 還家居王位

國王子羅摩 去國處山林

聞國風俗離 還歸維正化

娑樓婆國王 名曰頭樓摩

父子遊山林 終亦俱還國

婆私晝牟尼 及與安低疊

山林修梵行 父亦歸本國

如是等先勝 正法善名稱

悉還王領國 如燈照世間

是故捨山林 正法化非過

太子聞大臣 愛語饒益說

以常理不亂 無礙而庠序

固志安隱說 而答於大臣

有無等猶豫 二心疑惑增

而作有無說 我不決定取

淨智修苦行 決定我自知

世間猶豫論 展轉相傳習

無有真實義 此則我不安

明人別真偽 信豈由他生

猶如生盲人 以盲人為導

於夜大闇中 當復何所從

於淨不淨法 世間生疑惑

設不見真實 應行清淨道

寧苦行淨法 非樂行不淨

觀彼相承說 無一決定相

真言虛心受 永離諸過患

語過虛偽說 智者所不言

如說羅摩等 捨家修梵行

終歸還本國 服習五欲者

此等為陋行 智者所不依

我今當為汝 略說其要義

日月墜於地 須彌雪山轉

我身終不易 退入於非處

寧身投盛火 不以義不畢

還歸於本國 入於五欲火

表斯要誓已 除起而長辭

太子辯鋒炎 猶如盛日光

王師及大臣 言論莫能勝

相謂計已盡 唯當辭退還

深敬嘆太子 不敢強逼留

敬奉王命故 不敢速疾還

徘徊於中路 行邁顧遲遲

選擇黠慧人 審諦機悟士

隱身密伺候 然後捨而還

 

佛所行讚卷第二

 

佛所行讚卷第二 推求太子品第九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