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菩薩造 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譯
《佛所行讚》五卷,從生品第一起到分舍利品第二十八,以優美的偈頌,呈現釋尊之誕生、出家、修行、成佛、轉法輪、入涅槃一生的完整事蹟。
佛所行讚
佛所行讚卷第五 (亦云佛本行經)

大般涅槃品第二十六

字體大小: 大+ 小 -

爾時有梵志 名須跋陀羅

賢德悉備足 淨戒護眾生

少稟於邪見 修外道出家

欲來見世尊 告語阿難陀

我聞如來道 厥義深難測

世間無上覺 第一調御師

今欲般涅槃 難復可再遇

難見見者難 猶如鏡中月

我今欲奉見 無上善導師

為求免眾苦 度生死彼岸

佛日欲潛光 願令我暫見

阿難情悲感 兼謂為譏論

或欣世尊滅 不宜令佛見

佛知彼希望 堪為正法器

而告阿難言 聽彼外道前

我為度人生 汝勿作留難

須跋陀羅聞 心生大歡喜

樂法情轉深 加敬至佛前

應時隨順言 軟語而問訊

和顏合掌請 今欲有所問

世有知法者 如我比甚眾

唯聞佛所得 解脫異要道

願為我略說 沾潤虛渴懷

不為論議故 亦無勝負心

佛為彼梵志 略說八正道

聞即虛心受 猶迷得正路

覺知先所學 非為究竟道

即得未曾聞 捨離於邪徑

兼背癡闇障 思惟先所習

瞋恚癡冥俱 長養不善業

愛恚癡等行 能起諸善業

多聞慧精進 亦由有愛生

恚癡若斷者 則離於諸業

諸業既已除 是名業解脫

諸業解脫者 不與義相應

世間說一切 悉皆有自性

有愛瞋恚癡 而有自性者

此則應常存 云何而解脫

正使恚癡滅 有愛還復生

如水自性冷 緣火故成熱

熱息歸於冷 以自性常故

當知有愛性 聞慧進不增

不增亦不減 云何是解脫

先謂彼生死 本從性中生

今觀於彼義 無得解脫者

性者則常住 云何有究竟

譬如燃明燈 何能令無光

佛道真實義 緣愛生世間

愛滅則寂靜 因滅故果亡

本謂我異身 不見無作者

今聞佛正教 世間無有我

諸法因緣生 無有自在故

因緣生故苦 因緣滅亦然

觀世因緣生 則滅於斷見

緣離世間滅 則離於常見

悉捨本所見 深見佛正法

宿命種善因 聞法能即悟

已得善寂滅 清涼無盡處

心開信增廣 仰瞻如來臥

不忍觀如來 捨世般涅槃

及佛未究竟 我當先滅度

合掌禮聖顏 一面正基坐

捨壽入涅槃 如雨滅小火

佛告諸比丘 我最後弟子

而今已涅槃 汝等當供養

佛以初夜過 月明眾星朗

閑林靜無聲 而興大悲心

遺誡諸弟子 吾般涅槃後

汝等當恭敬 波羅提木叉

即是汝大師 巨夜之明燈

貧人之大寶 當所教誡者

汝等當隨順 如事我無異

當淨身口行 離諸治生業

田宅畜眾生 積財及五穀

一切當遠離 如避大火坑

墾土截草木 醫療治諸病

仰觀於曆數 步推吉凶象

占相於利害 此悉不應為

節身隨時食 不受使行術

不合和湯藥 遠離諸諂曲

順法資生具 應當知量受

受則不積聚 是則略說戒

為眾戒之根 亦為解脫本

依此法能生 一切諸正受

一切真實智 緣斯得究竟

是故當執持 勿令其斷壞

淨戒不斷故 則有諸善法

無則無諸善 以戒建立故

已住清淨戒 善攝諸情根

猶如善牧牛 不令其縱暴

不攝諸根馬 縱逸於六境

現世致殃禍 將墜於惡道

譬如不調馬 令人墮坑陷

是故明智者 不應縱諸根

諸根甚凶惡 為人之重怨

眾生愛諸根 還為彼傷害

深怨盛毒蛇 暴虎及猛火

世間之甚惡 慧者所不畏

唯畏輕躁心 將人入惡道

以彼樂小恬 不觀深險故

狂象失利鈎 猨猴得樹林

輕躁心如是 慧者當攝持

放心令自在 終不得寂滅

是故當制心 速之安靜處

飯食知節量 當如服藥法

勿因於飯食 而生貪恚心

飯食止飢渴 如膏朽敗車

譬如蜂採花 不壞其色香

比丘行乞食 勿傷彼信心

若人開心施 當推彼所堪

不籌量牛力 重載令其傷

朝中晡三時 次第修正業

初後二夜分 亦莫著睡眠

中夜端心臥 係念在明相

勿終夜睡眠 令身命空過

時火常燒身 云何長睡眠

煩惱眾怨家 乘虛而隨害

心惛於睡寐 死至孰能覺

毒蛇藏於宅 善呪能令出

黑虺居其心 明覺善呪除

無術而長眠 是則無慚人

慚愧為嚴服 慚為制象鈎

慚愧令心定 無慚喪善根

慚愧世稱賢 無慚禽獸倫

若人以利刀 節節解其身

不應懷恚恨 口不加惡言

惡念而惡言 自傷不害彼

節身修苦行 無過忍辱勝

唯有行忍辱 難伏堅固力

是故勿懷恨 惡言以加人

瞋恚壞正法 亦壞端正色

喪失美名稱 瞋火自燒心

瞋為功德怨 愛德勿懷恨

在家多諸惱 瞋恚故非怪

出家而懷瞋 是則與理乖

猶如冷水中 而有盛火燃

憍慢心若生 當自手摩頂

剃髮服染衣 手持乞食器

邊生裁自活 何為生憍慢

俗人衣色族 憍慢亦為過

何況出家人 志求解脫道

而生憍慢心 此則大不可

曲直性相違 不俱猶霜炎

出家脩直道 諂曲非所應

諂偽幻虛詐 唯法不欺誑

多求則為苦 少欲則安隱

為安應少欲 況求真解脫

慳悋畏多求 恐損其財寶

好施者亦畏 愧財不供足

是故當小欲 施彼無畏心

由此少欲心 則得解脫道

若欲求解脫 亦應習知足

知足常歡喜 歡喜即是法

資生具雖陋 知足故常安

不知足之人 雖得生天樂

以不知足故 苦火常燒心

富而不知足 是亦為貧苦

雖貧而知足 是則第一富

其不知足者 五欲境彌廣

猶更求無厭 長夜馳騁苦

汲汲懷憂慮 反為知足哀

不多受眷屬 其心常安隱

安隱寂靜故 人天悉奉事

是故當捨離 親踈二眷屬

如曠澤孤樹 眾鳥多集栖

多畜眾亦然 長夜受眾苦

多眾多纏累 如老象溺泥

若人勤精進 無利而不獲

是故當晝夜 精勤不懈怠

山谷微流水 常流故決石

鑽火不精進 徒勞而不獲

是故當精進 如壯夫鑽火

善友雖為良 不及於正念

正念存於心 眾惡悉不入

是故修行者 常當念其身

於身若失念 一切善則忘

譬如勇猛將 被鉀御強敵

正念為重鎧 能制六境賊

正定撿覺心 觀世間生滅

是故修行者 當習三摩提

三昧已寂靜 能滅一切苦

智慧能照明 遠離於攝受

等觀內思惟 隨順趣正法

在家及出家 斯應由此路

生老死大海 智慧為輕舟

無明大闇冥 智慧為明燈

諸纏結垢病 智慧為良藥

煩惱棘刺林 智慧為利斧

癡愛駃水流 智慧為橋梁

是故當勤習 聞思修生慧

成就三種慧 雖盲慧眼通

無慧心虛偽 是則非出家

是故當覺知 離諸虛偽法

逮得微妙樂 寂靜安隱處

遵崇不放逸 放逸為善怨

若人不放逸 得生帝釋處

縱心放逸者 則墮阿修羅

安慰慈悲業 所應我已畢

汝等當精勤 善自修其業

山林空閑處 增長寂靜心

當自勤勸勉 勿令後悔恨

猶如世良醫 應病說方藥

抱病而不服 是非良醫過

我已說真實 顯示平等路

聞而不奉用 此非說者咎

於四真諦義 有所不了者

汝今悉應問 勿復隱所懷

世尊哀愍教 眾會默然住

時阿那律陀 觀察諸大眾

默然無所疑 合掌而白佛

月溫日光冷 風靜地性動

如是四種惑 世間悉已無

苦集滅道諦 真實未曾違

如世尊所說 眾會悉無疑

唯世尊涅槃 一切悉悲感

不於世尊說 起不究竟想

正使新出家 情未深解者

聞今慇懃教 疑惑悉已除

已度生死海 無欲無所求

今皆生悲戀 歎佛滅何速

佛以阿那律 種種憂悲說

復以慈愍心 安慰而告言

正使經劫住 終歸當別離

異體而和合 理自不常俱

自他利已畢 空住何所為

天人應度者 悉已得解脫

汝等諸弟子 展轉維正法

知有必磨滅 勿復生憂悲

當自勤方便 到不別離處

我已燃智燈 照除世闇冥

世皆不牢固 汝等當隨喜

如親遭重病 療治脫苦患

已捨於苦器 逆生死海流

永離眾苦患 是亦應隨喜

汝等善自護 勿生於放逸

有者悉歸滅 我今入涅槃

言語從是斷 此則最後教

入初禪三昧 次第九正受

逆次第正受 還入於初禪

復從初禪起 入於第四禪

出定心無寄 便入於涅槃

以佛涅槃故 大地普震動

空中普雨火 無薪而自焰

又復從地起 八方俱熾燃

乃至諸天宮 熾燃亦如是

雷霆動天地 霹靂震山川

猶天阿修羅 擊鼓戰鬪聲

狂風四激起 山崩雨灰塵

日月無光暉 清流悉沸涌

堅固林萎悴 華葉非時零

飛龍乘黑雲 垂五首淚流

四王及眷屬 含悲興供養

淨居天來下 虛空中列侍

觀察無常變 無憂亦無喜

歎世違天師 眼滅一何速

八部諸天神 遍滿虛空中

散華以供養 慼慼心不歡

唯有魔王喜 奏樂以自娛

閻浮提失榮 猶山頺巔崩

大象素牙折 牛王雙角摧

虛空無日月 蓮花遭嚴霜

如來般涅槃 世間悴亦然

 

佛所行讚卷第五 大般涅槃品第二十六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