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涼州沙門釋寶雲譯
《佛本行經》七卷,從因緣品第一起到八王分舍利品第三十一,與《佛所行讚》同以偈頌史詩方式記載釋尊一生的故事。
佛本行經

降象品第二十五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爾時世尊 遊王舍城 行福眾生 地為大動

諸佛瑞應 奇異感變 欲入城時 皆為顯現

爾時調達 懷毒害心 覺佛入城 瑞應悉現

齎嫉速詣 王阿闍世 為詐誘進 教使逆惡

汝篡父王 我當殺佛 俱共照照 猶如日月

飲王以偽辭 飲象以醇酒

象得醉酒狂 鳴吼如雷震

即時放醉象 奔馳來向佛

譬之暴冥風 來欲滅佛燈

猶如劫盡風 欲壞滅世間

健如金翅鳥 怒如閻羅王

佛心堅不傾 不為象動搖

猶如摩羅山 不為海風動

突來至佛前 即到屈足禮

攝伏心著地 喻塵遇暴雨

如從赤雲中 日光晃然明

昱昱譬流星 墮於異山頂

從袈裟雲中 放右臂光明

暉曜照大象 如日加黑山

德相手觸象 象即時醒寤

猶如炬明現 晦冥退却縮

象霍然醒寤 意即得安足

猶如神仙呪 觸虺毒即除

象即時屈伏 自歸佛足下

佛時顯光明 如日出山崗

時調化醉象 教令種善本

化應度者已 即還到精舍

於時其城中 有一貴姓子

年幼性柔軟 聰明志敏達

篤信行眾善 愛敬戒律法

尊重師事佛 厥名曰高度

調達往詣之 誘以眾言辭

悉受吾言教 必當厚相待

顯以高爵位 增益其榮祿

若能從吾者 卒後當為王

時賢士高度 聞調達邪辭

即以正法言 答於調達曰

諦聽吾所言 歎所事師德

即時旋其身 向佛所在方

跪右膝著地 叉手心謙敬

傾屈頭面禮 高度便歎言

已度於無極 眾苦之淵海

十力以得度 濟眾生無惓

晝夜不休息 導眾立善本

吾所歸事師 號曰佛世尊

吾不事餘師 餘無所歸侍

故不相受言 汝當諦知是

時弊惡調達 心甚懷恚怒

挼手索其掌 顉頭而還去

諂媚辭向王 讒遘於高度

王勅其侍臣 懷害凶猛者

授其寶瓔珞 價直數千金

卿當獨密竊 以此寶瓔珞

擲高度舍中 慎莫令人知

其臣即夜往 順從王教勅

其家人早起 得此寶瓔珞

即持與大家 得之甚喜悅

遣人逐夫還 以寶瓔示之

高度見寶瓔 甚怖而長歎

即以酸楚辭 而告其妻曰

得無是懷毒 施惡加人者

調達設方便 欲壞滅吾耶

昨夜以寶瓔 擲吾舍中乎

其坐悶心頃 官司至其門

即以此寶瓔 掛著高度頸

即時啟王言 珠從高度出

王令勅諸臣 推之以舊法

刻吏懷惡害 猶太山使者

眼赤持兵仗 狀如地獄卒

皆著黑皁衣 以血塗其身

為著赤屯頭 當詣行刑所

擊鼓如雷音 吹貝鳴震動

以鈴繫其髻 驢駝而出城

到即賜其食 飲以垂死漿

時調達遣人 告其家居曰

但來自歸吾 當濟令得活

親族圍繞之 舉聲而號哭

聲馳聞如遠 令行高度刑

無央數人集 嚮嚮動其城

遊一切智庭 止宿於大慈

履行於大悲 晝夜行推求

迷惑五道中 失路川谷者

如牛愛其子 欲濟活孤犢

時佛告阿難 卿往行入城

遍里巷告令 大聲說是偈

今日是高度 出家獄牢繫

當為法沙門 服甘露藥漿

時彼有梵志 聞阿難所令

還語其黨類 是何故妄言

梵志中達者 應聲答之曰

火可變為水 甘露可為毒

四大或復可 捨其本體性

佛之言教令 終無為改異

於是高度子 冲幼可憐愍

攀緣其父頸 呼哭不可止

唯父垂憐愍 願自歸虎狼

眾生所貴重 唯人命難得

若令官見殺 以代慈父刑

若當行自歸 趣弊惡調達

時高度強志 而告其子曰

願捨己體命 終不能離佛

其婦奔走來 放髮悲呼哭

泣血而交流 下沾胸衣裳

種種歎楚曰 慈仁之夫主

澡手體相受 如何中離別

往與有言要 終不相捨離

今漸現為惡 猶如行路子

如何不顧愍 妾唯有一子

願當顧賤妾 憐傷孤獨子

可外陽自歸 向調達濟命

內情勤至心 竊尊佛為師

高度久乃至 而答其妻曰

且聽今當說 吾心之決定

三千大千界 最尊可恃怙

吾已自歸佛 何故惜身死

吾已自歸佛 眾寶須彌山

何能歸下劣 倚著穢糞積

吾已自歸佛 戴仰日月明

如何當反捨 歸趣螢火虫

吾已自歸佛 金翅鳥之王

如何當捨行 歸趣烏鳥子

吾本誓發願 欲飲大海水

今此牛跡水 何能解吾渴

吾今自歸佛 諸法德相好

如何當行詣 小劣惡行者

妻答其夫曰 且當護濟命

調達與汝現 可追唯舊好

即答其妻曰 寧遭諸惡害

劍毒蛇蟒虺 怨火相燒然

是可設方便 智慧良藥除

終不當附近 惡友懷穢垢

惡友相污染 壞人善本意

佛教使莫從 牽至無擇獄

遂持高度至 林樹丘墓間

即發慈悲心 佛慇懃禁戒

獄卒便拔劍 欲行高度刑

利劍不能傷 賢士高度體

即還告王曰 利劍不能傷

賢士高度體 更勅行何刑

調達附議曰 可生貫以杖

纏之以生革 竪之於路側

如教便貫之 一心存念佛

佛如金翅鳥 飛到丘墓間

佛以八種聲 而告高度曰

吾今得濟卿 如是毒苦厄

諸佛之慈哀 清淨甘露法

次第為高度 頒宣四聖諦

高度尋即成 暢至羅漢道

即時以六通 身輕昇虛空

當阿闍世前 在上虛空中

種種現神變 大眾莫不見

為王說妙法 令王覺識之

我身是高度 王宜悔所為

王聞其所說 心迷悶躄地

左右以水灑 良久乃蘇起

都不當畏懼 怨敵熾盛火

亦莫畏鬼魅 及弊惡毒龍

心如利劍戟 口辭甜如蜜

言與事相返 當順是惡友

調達外貌親 正是吾惡怨

現如正法幢 導吾入惡道

自燒使無餘 以虛等燒吾

咄若何甚劇 遭遇惡友者

吾與之為友 退父逆篡位

飲象令醉惑 放使突向佛

教吾懷惡逆 以山石磓佛

從是惡友教 背違佛聖師

王即慘然起 投高度足下

願捨除重咎 因倚惡知友

我自今已往 當為佛弟子

以佛為師父 遠離惡知識

佛以神通力 調伏狂醉象

化令入正路 種殖善根栽

如救賢高度 木鏘苦毒患

服甘露良藥 眾苦毒盡除

其聞是奉持 至心得向佛

奉行善因緣 都令諸苦滅

  

佛本行經卷第五 降象品第二十五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