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涼州沙門釋寶雲譯
《佛本行經》七卷,從因緣品第一起到八王分舍利品第三十一,與《佛所行讚》同以偈頌史詩方式記載釋尊一生的故事。
佛本行經
佛本行經卷第七 (一名佛本行讚傳)

八王分舍利品第三十一

字體大小: 大+ 小 -

諸力士悲感 在於王殿上

供養尊舍利 如是至數日

隣側七國王 時各尋遣使

皆共同一時 如會至城下

各通其王命 諸力士相聞

皆陳其敬意 求得舍利分

諸力士答言 佛於我國滅

自供養舍利 不能以相與

爾時諸國使 相聞至數返

力士擎舍利 又恃其力強

使不肯還返 當遣以威力

意各齎貢高 無心分舍利

諸使還返命 諸王各起意

尋即興師眾 風發至其城

以無數軍眾 圍繞力士城

軍來趣其城 如霖雨暴水

人民入城底 莫不懷恐怖

人眾甚繁多 城中不能容

七國王軍眾 象吼馬鳴聲

震動其城墎 人民戰如波

於是七王軍 各於其部分

精練甚壯勇 戰士及象馬

於是諸國王 力任各嚴辦

四種之戰陣 象馬車步兵

力士亦嚴施 城上拒戰具

修治其池壍 杜塞諸城門

即便皆建立 軍陣大行旗

國內諸細民 莫不懷恐怖

於時七國王 計議同一心

各與無數眾 器鉀精銳備

猶如七星宿 同夜俱出現

七王之兵眾 俱時到城下

大眾起黃塵 坌塞人眾眼

但象之氣臭 塞鼻不得息

鼓角吹貝聲 塞耳無所聞

婦女諸幼小 惶怖皆失色

對設火攻具 消銅鐵為湯

皆貫冑被鉀 當仗嚴進戰

象馬皆被鉀 整陣當對戰

力士沒體命 不圖分舍利

城里皆令催 執仗上城戰

諸力士齊心 決定戰不退

皆立於城上 樓櫓却敵間

看城外諸王 軍眾無央數

軍奮作威勢 同時大叫呼

一時大叫呼 聲嚮震天地

拔露劍擲弄 晃昱曜天日

或有跳勇走 捷疾欲向城

外軍見力士 嚴備自束帶

決定欲對戰 殊無退却意

各與其妻息 辭別當進戰

諸戰士妻息 懷怖心驚波

又有父母者 心愛戀其子

見子被鉀鎧 欲出詣戰場

垂泣皆啼哭 呪樹請神祇

子見父母悲 心皆懷遺疑

或有諸婦女 默然懷愁悶

或持天弓箭 啼遮不令戰

見妻子啼哭 心猛銳果敢

掣奪取弓箭 必欲戰不疑

諸力士自恃 意決必欲戰

如藏虺在器 懷怒毒熾盛

心意皆決定 必欲戰不疑

七王亦嚴辦 對陣垂當戰

皆以素嚴辦 四部之兵眾

象兵及馬兵 車步之兵眾

有貴姓梵志 厥名香草性

性博慧篤慈 喻諫諸王言

觀諸王威勢 利器劍戰備

欲伏強力敵 滅盡形勢命

居城自守者 不易可得勝

力士得城內 皆共同一心

如今重圍閉 意必欲獲勝

唯願諸大王 幸迴隆盛威

省其城中有 遵善調良者

諸王皆共悉 何辜橫加惱

以力所閉者 必果不獨勝

或時墮圍者 方便勝外敵

毒虺自濟命 入穴藏其形

無故手探者 毒螫或死傷

自覺有威勢 能震彼令恐

集聚入城藏 堅固修守備

雖素力薄弱 入城成大力

如燈火垂滅 得膏薪還熾

若其城中有 戒具神真者

以其戒德重 外敵自壞散

猶昔重怨王 用兵力竭盡

清明王有德 勝外強怨敵

往過去諸王 以力廣土地

欲以恣其情 馳名至無外

王食祿忽過 如牛飲氷水

諸王盡過去 國土地續存

是故當熟思 世間正真理

設方便和同 得舍利為貴

以矢力勝怨 生讐逆返迫

以和順取勝 終已不起返

雖所言愚鄙 誠無可採納

諸王力盛強 能消伏微敵

如所敬尊師 奉法者為上

今宜追念師 受行忍辱教

今時彼梵志 盡其體所知

和順正真言 慈心諫諸王

皆迴降諸王 隆盛猛銳心

於是諸王便 順辭答梵志

所言得時宜 和順知方便

今所說善理 篤厚存終始

汝當審吾等 心悟善法力

心之所求欲 不勞恣世俗

或以願以力 或以忿恚恨

已諍今鬪者 曼當對戰者

如我等今意 純求以佛德

執仗求舍利 不貪國財寶

往古烈力士 貢高答曰大

戰諍於仙林 死傷難呰計

佛布教世間 除勞滅自大

如何不為佛 愛危脆命為

往古諸帝王 迷惑賢女色

興師相討罰 諸王死無數

佛教誠世間 滅除貪婬意

而我不為佛 愛危脆命為

往日有兄弟 愚嫉興嫌諍

還共相傷殺 令盡無有餘

佛興顯於世 滅除愚嫉心

如何不為佛 惜命而不戰

昔手臂力士 挾嫌結瞋恚

便執持武備 欲盡諸王種

佛出於世間 能除盡恚害

我等為佛故 愛此軀命為

昔者華上子 號曰十頭神

堅固著色欲 緣喪沒身命

佛出於世間 解一切縛著

我等為佛故 著此身命為

往昔諸愚人 以癡諍水蟲

以其愚癡盛 求其相殺害

佛興出於世 除一切愚癡

我等為佛故 愚愛是身為

古來愚不達 所諍諸臭穢

無有一堅要 相害不可計

佛出除世患 吾等為佛故

當與閻羅鬪 豈當疑世戰

吾等心堅正 終不疑於戰

勞人使入城 至諸力士所

盡意設方便 陳吾等至意

其委仰於仁 必令一對戰

吾等錯利矢 剋意當交戰

聞仁說善法 正真之言辭

內心即退滅 瞋恚之惡毒

猶如虺被呪 毒害滅無餘

爾時其梵志 承諸王教命

便即行入城 至諸力士所

欲見諸力士 貴重有勢者

便以謙恪意 宣諸王教命

城外諸王兵 皆各嚴備仗

貫丳被寶鉀 晧晧曜天日

發心欲同聲 以盡其武力

意勇如師子 張目向城看

摩拭豫嚴張 金寶錯塗弓

意勇無疲極 晝夜不脫鎧

卒發心憶念 佛之慈明法

勞以義相讓 不疑畏戰鬪

不以諍土地 來至此城下

不自大貪悋 不以瞋慊來

敬佛功德故 來到汝此耳

客以善義來 主人宜敬待

佛為一切師 吾等同敬事

欲供養舍利 故來至此城

共為法兄弟 幸可分舍利

廣可令眾生 各各得供養

慳惜財寶者 是不為穢耻

慳惜善法者 是乃為愧恥

愛悋之為物 必有醜穢名

除慳施善者 聖賢之所歎

仁等若執意 不與舍利者

今便可出城 與客共捔力

居城依門扇 不執杖出戰

是則不為王 非貴非勇士

城外諸王意 如向來所說

鄙俱有善心 等義示二家

又別有私意 欲以向仁等

幸小垂聽採 請說正真法

唯仁等莫必 專意求欲戰

古來戰諍中 無善義無利

佛天師每嘆 忍辱德第一

今諸仁何故 熾然怒求戰

若忿諍六欲 若諍寶財貨

若以此戰諍 事理猶可通

以福德之故 是善法嘆譽

善與諍為怨 是義當審思

每以普慈心 和調安隱性

佛天師導教 當慈加眾生

莫殺害眾生 而行敬事佛

終無有利義 是事不宜爾

仁等宜開意 分諸王舍利

善法當流布 因此為無始

若能為是者 則無復戰諍

可逮二善義 福德及名稱

其有專己見 離正入邪道

善人盡方便 當牽入正路

諸王設方便 欲廣建善法

欲普導世間 牽至天人道

世尊每嘆譽 眾施法最善

所至則為師 天人之所嘆

普觀諸世間 財施者不少

以法惠施者 時有或無有

法施名稱博 廣安隱世間

是諸力士眾 聞是善法言

心內竊懷慚 默然熟相視

以謙愛敬辭 而謂梵志言

仁乃善方便 加愛敬於眾

為梵志不妄 勤建立著善

能降下我等 善行者道中

猶御不調馬 不令入獸中

便可相從意 如師所開示

愛厚篤敬信 我等可用耳

忽捨忠怒言 正直善諫者

事敗遇艱難 後追悔無及

即時以金甖 分聖尊舍利

別以為八分 安諦一平等

於是諸力士 從中取一分

致其餘七分 送與七國王

爾時諸力士 上賓待諸王

諸王得舍利 悲喜各歸國

於是七國王 各各自於國

興師建神塔 高乃至雲際

梵志草香性 欲己聚起塔

便從諸力士 乞量舍利甖

界內貴梵志 乞佛積灰炭

皆共收拾聚 恭敬立神塔

諸王造初起 以舍利神塔

於閻浮提地 巍巍德如山

梵志所建立 金甖塔第九

佛積炭灰塔 滿十妙巍巍

華香寶幡蓋 表顯供養塔

挍飾甚妙好 如香熏山巖

隣側諸國邑 無央數人集

或喜悲啼哭 禮事敬神塔

皆共追戀慕 憶念佛功德

辛酸悲楚毒 永逝一何劇

以善施世間 眾生所恃賴

迷失路者導 重病者良醫

寒者之春陽 旱熱者涼池

三界之覆蓋 忽便寂然滅

三界失覆蓋 無恃可痛憐

當迷失正路 隨邪遭艱難

世失正傾邪 流入三惡趣

世誰有大力 能制令還者

世間諸眾生 愚癡蔽其眼

貪婬瞋恚火 之所見燒然

一切世眾生 嬰塵勞重病

世尊普慈心 為三界良醫

佛日盛光明 始出現世時

普奮大光明 照三千世界

普開敷世間 天人芙蓉花

猶如諸池花 蒙日光而開

諸天世人民 及諸大國王

悲泣追嘆慕 向塔詠佛德

唯世大覆護 第一慈悲師

忽孤棄眾生 一何甚速疾

佛日之光明 忽然而潜入

愚霧彌覆世 當何從見明

誰當導眾生 示以正諦路

使至泥洹城 寂靜無恐懼

時密跡力士 廣為諸天人

以次說是法 宣佛本行德

諸天聞所說 悚然毛衣竪

思惟所說理 追尋佛功德

所積眾善本 無限無有量

從難計數劫 善行之積聚

行六度無極 大海淵之地

眾寶德相慧 充滿甚盈溢

今此賢劫中 所興千菩薩

假令諸羅漢 慧如舍利弗

壽劫嘆佛德 不能令終竟

況吾智淺末 限陳所見聞

時諸會天人 聞其所說法

心中忽明悟 意如面見佛

皆共懷悲感 惻愴追慕佛

願志大乘意 寫情心專固

稽首歸命佛 忽然各飛去

 

佛本行經卷第七

 

佛本行經卷第七 八王分舍利品第三十一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