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佛說義足經》 上、下二卷。依丁福保《佛學大辭典》:由十六小經而成,各經之終有義足偈,因名義足經。義足偈者,補足上說經義之意。
佛說義足經
佛說義足經卷下

維樓勒王經第十六

字體大小: 大+ 小 -

聞如是。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迦維羅衛諸釋。新起大殿。成未能久。諸釋悉共言。從今已後。莫使沙門梵志釋中衣冠。及長者子。得先入是殿中。先使佛。次及比丘僧入。餘人乃當從後入耳。

爾時舍衛國王子惟樓勒。以事到釋國。未及入城。便至新成殿中宿。明日入城。所欲取竟。便還其國。

諸釋聞太子惟樓勒在新殿中宿。便大不樂。瞋恚不解。便出聲罵。今奈何令婢子先入是殿。便共掘殿中土棄深七尺所。更取淨土復其處。便復取牛湩洗四殿。

惟樓勒太子聞諸釋不淨惡我。掘殿中土七尺所更以新土復其處。悉以湩洗四殿復罵我為婢子污是新殿。聞內結。悲著心。我後把國政者。當云那治諸釋。

從是不久。舍衛國王崩。大臣集議。徵太子拜為王。惟樓勒王。即問傍大臣者。有不淨惡國王者其罪何至。傍臣白言。如是罪至死。王言然。諸釋不淨惡我。諸釋是佛親家。至使佛有恩愛在諸釋者。終不能得治子曹罪。臣下即白言。佛棄世欲。無恩愛在親屬。欲治諸釋罪無所難。王聞白如是。即勅興四種兵象馬車步兵出城引號。當攻迦維羅衛城。

佛以食時。持應器入舍衛城求食。食竟出城下道。於釋樹下薄枝葉少蔭涼。在其下望。王興兵行大道。遙見佛在薄蔭樹下坐。即下車到佛所。禮竟住一面。白佛言。諾今有餘大樹枝葉茂盛多陰涼。大樹名為迦旃迦維羅衛多優曇鉢尼拘類。佛何以不坐是蔭何為坐是小釋樹少枝葉無蔭樹下有何涼。佛報言。愛其名。樂其涼。故坐其下。王自念言。如是者。佛續為有恩愛在諸釋續有助意。即從其處而還。兵歸其國。佛教授舍衛人民。生意欲到迦維羅衛國。便從諸比丘。即到釋國。於尼拘類園中教授。

久頃舍衛國王。便復問傍臣左右言。若有不淨惡國王者。其罪何至。諸臣對言。如是罪至死。王復言諸釋致惡我。子曹皆是佛近親。佛當有顧念在諸釋。我終不得子曹勝。臣下復白言。我曹悉聞諸沙門言。瞿曇婬欲已斷。有何恩愛在近親。王欲治其罪。無以為難。王聞諸臣下白如是。即勅興四種兵。引號出城。到諸釋國。行至冥已。近去釋城四十里所因止宿。

諸釋悉聞舍衛國王興四種兵。欲來攻是國。近去城數十里。恐明日來到。即遣輕足上騎。到佛所道。是願佛教我曹。作何方便。佛即告諸釋。堅閉城門。王終不能得勝。開門內者。惟樓勒王。即殺諸釋不疑。是騎人聞佛教。便禮佛上馬如去。

是時賢者摩訶目犍連。在佛後住。便白佛言。明慧莫以諸釋為憂。我今欲舉一釋國移置異天地間。若以鐵籠籠之。悉一天下共者。當奈之何。佛即告摩訶目犍連言。耐能爾當奈其罪何。目犍連言。但說有形事。無奈無形罪何。

佛爾時說偈言

作善惡終無腐 從福樂在冥苦

善惡栽向日出 久遠來身受止

舍衛國王。即摩飾鬪具。俱便前當攻釋城。諸釋悉共興四種兵象兵馬兵車兵步兵。亦出城欲拒扞惟樓勒王。諸釋亦復摩飾兵。當與舍衛國王及兵共鬪。尚未相見。諸釋便引弓。以利刃箭射斷車。當應亦射斷車軛。亦射斷車轂。亦截車軸。射斷[馬*毛]。亦射斷人身。珠寶無所傷害。

舍衛國王。大恐怖。顧問左右。汝曹寧知諸釋已出城迎鬪死。我曹終不得其勝不如早還。傍臣即白王言。我曹先曰聞諸釋皆持五戒。盡形壽不犯。生至使當死。不敢有所傷害。有所傷害。為犯戒。但前自可得其勝。王即引兵。而前突釋兵陣。諸釋見王前甚進。便入城閉門。

爾時舍衛王。以遣人語諸釋。舅氏與我有何仇怨。而不開門。小欲有所借入即出城不久留。

諸釋中信佛所言。本行經法無疑向道。便言不須開門。釋中未淨心歸佛歸法歸比丘僧。無諦有疑。便以為可開門。復共言。我人不得爾恐是中有外對。我曹悉坐耆老行籌。不受籌者為當不欲內王。受籌者為欲內王。多者我又當隨適行。籌悉受不受者少耳。眾人言。當開門內王。諸釋便開門內惟樓勒王。適入迦維羅衛城便生取諸釋當將出城殺之。

爾時釋摩男白舍衛王。願天子與我小願。王言。將軍欲何願。我願今沒是池中頃。以其時令諸釋得出城走。諸大臣白言。王當與釋摩男願令在水中能幾頃。王即與其所願。釋摩男即沒池中。以髮繞樹根而死。王怪在水甚久。便令使者按視。釋摩男在水中何等作。如王言。往按視之。見釋摩男在水底死。便還白王。天子。寧知釋摩男持髮繞樹根而死。王即絞城中餘釋。復問。所生得釋悉死未。臣白言。悉已象蹈殺之。王便從處還國。

佛以晡時悉告諸比丘。俱到逝心須加利講堂所。諸比丘悉言諾。佛即與眾比丘俱。到逝心講堂。道經過諸釋死處。釋中尚有能語者。遙見佛舉聲稱冤佛聞諸釋悲哀甚痛。佛即謂比丘。愚癡人惟樓勒所作罪不小。佛便至諸釋地中。化出自然無數床。佛及比丘悉坐。佛為諸釋。廣說經法竟謂比丘言。汝曹意何趣。屠者以是作是業。以是生活。從是因緣。寧可得樂乘聖象神馬七寶車不。比丘對曰。終不得。佛言善哉。意亦如是。不見不聞屠以是業自立。可得富樂。何以故。屠者無慈心哀意。觀占諸獸故。

佛復言。比丘。汝曹意何趣漁獵者及屠牛者。以是故作以是業。以是自生活。寧得乘神象聖馬寶車恣意富樂不。比丘對曰。終不得。佛言善哉。我亦不聞不見漁獵屠牛。是業自活。可致富樂。何以故。子曹遠哀無慈觀占獸以是遠樂奈何道。此愚癡人。乃於向道得果者傷害之。乃知是子亦遠善當生見其從是七日當為水所漂。比丘以故當慈心莫學傷害心至見燒枉。亦莫生害意。

佛以是本以是因緣以是義生令弟子悉解為曹卷語檢為後世作明使我經道久住世間。佛爾時說是義足經

從無哀致恐怖 人世世從黠聽

今欲說義可傷 我所從捨畏怖

展轉苦皆世人 如乾水斷流魚

在苦生欲害意 代彼恐癡冥樂

一切世悉然燒 悉十方亂無安

自貢高不捨愛 不見故持癡意

莫作縛求冥苦 我悉觀意不樂

彼致苦痛見刺 以止見難可忍

從刺痛堅不遺 懷刺走悉遍世

尊適見拔痛刺 苦不念不復走

世亦有悉莫受 邪亂本捨莫依

欲可厭一切度 學避苦越自成

住至誠莫妄舉 持直行空兩舌

滅恚火壞散貪 捨惱解黠見度

捨瞢瞢莫睡臥 遠無度莫與俱

[言*奇]可惡莫取住 著空念當盡滅

莫為欺可牽挽 見色對莫為服

彼綺身知莫著 戲著陰求解難

久故念捨莫思 亦無望當來親

見在亡不著憂 離四海疾事走

我說貪大猛弊 見流入乃制疑

從因緣意念繫 欲染壞難得離

捨欲力其輩寡 悉數世其終少

捨不沒亦不走 流已斷無縛結

乘諦力黠已駕 立到彼慧無憂

是胎危疾事護 勤力守可至安

已計遠是痛去 觀空法無所著

從直見廣平道 悉不著世所見

自不計是少身 彼無有當何計

以不可亦不在 非我有當何憂

本癡根拔為淨 後栽至亦無養

已在中悉莫取 不須伴以棄仇

一切已棄名色 不著念有所收

已無有亦無處 一切世無與怨

悉已斷無想色 一切善悉與等

已從學說其教 所來問不恐對

不從一致是慧 所求是無可學

已厭捨無因緣 安隱至見滅盡

上不憍下不懼 住在平無所見

止淨處無怨嫉 雖乘見故不憍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悉歡喜。

 

佛說義足經卷下

  

佛說義足經卷下 維樓勒王經第十六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