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勇菩薩等造 宋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同譯經 梵才大師紹德慧詢等奉 詔譯
《菩薩本生鬘論》十六卷。記述世尊因地菩薩行,如投身飼虎等諸公案。作者聖勇菩薩即是馬鳴菩薩;此漢譯本與其藏譯本《三十四本生傳》內容相差甚大。
菩薩本生鬘論

兔王捨身供養梵志緣起第六

字體大小: 大+ 小 -

菩薩往昔曾作兔王。以其宿世餘業因緣。雖受斯報而能人語。純誠質直未甞虛謬。積集智慧熏修慈悲。不生一念殺害之心。於彼無量百千兔中。稟性調柔居其上首。為彼徒屬講宣經法。勸令諦聽善思念之。我及汝等無始劫來。不修正行隨惡流轉。由四種因墮三惡道。所謂四者貪瞋癡慢。或由慳貪造十惡業。以是因緣墮餓鬼中。慳增上故其咽如針。長劫不聞漿水之名。設得少食變成火聚。皮骨連立受饑渴苦。或由瞋恚造十惡業。以是因緣墮傍生中。或為鷙獸虎兕毒蛇無足多足更相食噉。受駝牛報負重致遠。項頷穿破償住宿債。或由愚癡造十惡業。以是因緣墮於地獄。無淨慧故撥無因果。毀佛法僧斷學般若。入於苦處八寒八熱刀山劒林種種治罰。或由我慢造十惡業。以是因緣墮修羅中。心常諂曲貢高自大。離善知識不信三寶。雖受福報如彼天中。常苦鬪戰殘害支節。我今略陳如是諸趣所受眾苦。若具說者窮劫不盡。又我與汝盲無慧眼。癡增上故受彼兔身。常受饑渴乏於水草。處於林野周慞驚怖。或為罝網機陷所困。為彼獵者之所傷害。現受此苦深可厭患。汝等各各發勤勇心。修十善行趣出離道。求生勝處。

是時兔王常為同類。宣說如上相應法要。有一外道婆羅門姓。厭世出家修習仙道。遠離愛欲不起瞋恚。飲水食果樂居閑寂。長護爪髮為梵志相。忽於一時遙聞兔王為彼群兔宣說經法。而自咨嗟乃作是言。我今雖得生於人中。愚癡無智不及彼兔了達善法開悟於他。此必大權聖賢所化。或是梵王大自在等。我因得聞彼所說法。身心泰然離諸熱惱。今此兔王自性仁賢。善能發明先聖之道。分別善惡報應之理。我從昔來棲止山谷。艸衣木食求出離道。未逢師友如是教誨。今始遇之喜躍無量。

是時仙人即起合掌。詣兔王所安徐而言。奇哉大士。現此權身能為有情廣宣法要。汝今真是持大法者。必當所蘊正法之藏。願今為我開示演說最上究竟出離之道。我先修習婆羅門法。久受勤苦殊無所益。譬如有人信順愚夫鑽氷求火不可得也。願投仁者作歸依處。

時兔答言。大婆羅門。我今所說解脫之法能盡苦際。稱汝機者但當發問無所悋惜。我已久除慳貪之垢。為利有情樂住生死。化彼同類受是兔身。

是時仙人聞是說已。心大歡喜得未曾有。我今幸得親附慈化。願垂教誨勿辭勞倦。凡歷多年義深親友。食草飲泉與兔無異。

時世人民枉行非法。慣習罪惡福力衰微。善神捨離災難競起。共業所招令天亢旱。經于數載不降甘雨。艸木焦枯泉源乾涸。時婆羅門即作是念我今年邁復闕所食。若唯止此轉增饑羸。乃白兔言。今且暫離往至餘處。幸勿見訝。

兔即告曰。大仙今者不樂其所。誠恐誤犯兾乞容恕。久要之言俄成輕別。

婆羅門曰。此處幽寂絕其過患。諸兔調順各不侵撓。但我薄祐乏其所食。久依大士獲聞法味。要當終身藏之心腑。願廣其傳以濟群有。絕漿亡食已經旬日。恐命不保虛捐前功。

兔聞是已悲哽而言。今此睽違何時再遇。願留一宿虔伸薄供。是時兔王語群兔曰。今此大仙道力堅固。是善知識。最上福田。汝等戮力多積乾薪。共助晨飡供爨之用。乃詣仙所復作是言。唯願明旦必受我請。仙即許之。

彼婆羅門佇思詳審。今此兔者為何所有。或得斃鹿。或遇殘獸。心生歡悅勤請如是。

是時兔王謂群屬曰。今此大仙欲捨我去。無常別離世態若此。眾生壽命猶如幻化。果報一來無能脫者。是故汝等當勤精進求出離道得盡苦際。爾時兔王終夜不寐。為彼同類說如是法。當其清旦詣積薪所。以火然之。其焰漸熾。白言大仙。我先所請欲陳微供。今已具辦願強食之。所以者何。智者集財積而能施。受者憐愍要必受用。我今貧乏施力為難。唯願仁者決定納受。我欲令他獲安隱樂。自捨己身無所貪惜。共諸眾生證無上覺。說是語已投身火中。時彼仙人覩是事已。急于火聚匍匐救之。不堅之身倐焉而殞。抱之于膝悲不自勝。苦哉大士。奄忽若此為濟他身而殞己命。我今敬禮為歸依主。願我來世常為弟子。發此誓已置兔於地。頭面作禮而復抱持。即與兔王俱投熾焰。

是時帝釋天眼遙觀。即至其所興大供養。以眾寶建窣覩波。佛語諸比丘。昔仙人者彌勒是也。彼兔王者即我身也。

 

菩薩本生鬘論卷第二

  

菩薩本生鬘論卷第二  兔王捨身供養梵志緣起第六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