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錄卿傳 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四卷,諸苾芻眾共會,相問:世間人眾,何所修作,多獲義利?四尊者分言色相、精進、工巧、智慧。佛緣此乃說,於中智慧為最勝,修福因果又極勝。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一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

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

爾時世尊。從本座起。詣安陀林。於一樹下。晝日棲止。宴寂而坐。是時諸苾芻眾。於其園林。別會一舍。依次而坐。所謂尊者阿難。尊者聞二百億。尊者阿泥樓馱。尊者舍利子。如是等諸苾芻眾。既共集會。乃相謂言。世間人眾。何所修作。多獲義利。尊者阿難言。色相行業。若人修作。多獲義利。尊者聞二百億言。精進行業。若人修作。多獲義利。尊者阿泥樓馱言。工巧行業。若人修作。多獲義利。尊者舍利子言。智慧行業。若人修作。多獲義利。如是說已。咸作念言我等今者言說差別。不相齊等。所謂各各建立最勝。若以此義。往問世尊。必為我等隨應宣說。如其所說。我等奉持。何以故。世尊大師。能斷疑故。是大悲者。譬如日光燭諸幽暗。以一切智。破諸疑惑。解除苦網救度有情。令歸正道。等視有情。猶如一子。一切法中。而得自在。以一切法。作大利益。大牟尼尊。能與一切。息諸疑惑。佛常勤為解除疑結。是故我等宜共往問。時諸苾芻互言議已。欲往見佛。

是時世尊在於林中。以淨天耳過於人耳。聞苾芻眾以如是事集會議論。即從三摩地起。詣苾芻所。時諸苾芻。前迎世尊。設座奉請。佛就座已。告苾芻言。諸苾芻向聞汝等共相議言。世間人眾。何所修作。多獲義利。初阿難言色相修作多獲義利。聞二百億言精進修作多獲義利。阿泥樓馱言工巧修作多獲義利。舍利子言智慧修作多獲義利。如是說已。又起念言。所說差別。不相齊等。所謂各各建立最勝。若以此義。往問世尊。佛必為我隨應宣說。如其所說。我等奉持。是事云何。

諸苾芻白佛言。誠哉世尊。我等向者為以此緣集會議論。願佛今時開決疑惑。

爾時世尊為發此緣。說伽陀曰。

色相工巧與精進 智慧於中為最勝

若諸有情修福因 所獲福果又極勝

說是伽陀已。復告苾芻言。諸苾芻。或時有人。於色相等。若隨修作。非一切種。一切時多獲義利。若修福力。於一切種及一切時。多獲義利。諸苾芻如福力者。我不見有一法。而諸有情。隨修作已。多獲義利。何以故。諸苾芻。我念過去世時有王。名曰眼力。安止王城。善布國政。威神廣大。安隱豐樂。人民熾盛。其王有后。名曰廣照。色相殊妙。人所樂見。彼廣照后。後於一時。與王同會。嬉戲娛樂。由戲樂故。誕生一子。容止端嚴。人所樂見。殊妙過人。具天色相。而彼太子生生廣植妙色相因。由彼具足殊妙色相。是故今為立名色力。如是次第。乃至其後。別生三子。彼第一者。精進具足。第二工巧具足。第三智慧具足。

復次苾芻。彼廣照后。最後復有一子託陰。是日忽然其王宮中。種種珍寶。自天而降。復有微妙種種莊嚴珠寶露幔。俱時出現。覆王后上。時眼力王。見是希有殊特事已。中心異之。即召相師。而詢問言。今此希有殊特之相。其故云何。相師對曰。大王當知。王后有子。託質聖胎。其子大福。具大威德。當具名稱。王聞語已。復生驚歎。乃至後時。其廣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大哉我今欲乘上妙師子之座。覆以白蓋及須寶拂。即以此事。具白於王。王聞其言。心生歡喜。勅令周徧清淨嚴潔宮城內外。如其所欲。悉為辦造。

又復一時。彼廣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我今往彼大金寶聚。踞於其上。隨意舉手。自取金寶。普為一切。廣行布施。使匱乏者財寶豐盈。以事聞王。王隨所作。

又復一時。彼廣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快哉我今欲令釋放一切禁繫。以事聞王。王隨所欲。勅令內外。釋諸禁繫。

又復一時。彼廣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快哉我今欲遊園林。以事聞王。王隨所欲。使淨園林。令其觀賞。

又復一時。彼廣照后。忽起思念。乃作是言。快哉我今於此宮屬多人眾前。以如是事。發誠實語。若我真實有福報者。惟願天人速疾奉我殊妙莊嚴勝師子座。我若得已處其座上。廣為人眾宣說法要。如是言已。顒俟諸天降希有相。以事聞王。時眼力王。即於宮中。勅令周遍清淨嚴潔所有王城內外。一切人眾。悉著淨衣及妙嚴飾。各持異香華鬘。咸來集會。時廣照后。以眾嚴具殊妙嚴飾。宮嬪眷屬侍從圍繞。出詣眾前。相好莊嚴。其猶天女。一切人眾。咸所瞻仰。俱生歡悅。是時王后。於諸有情。隨起慈心。仰瞻虛空。以其真實加持力故。說伽陀曰。

天主人主及解脫 是三福力若最勝

由此真實我今時 願天速布師子座

說是伽陀已。即時忽然天降勝妙師子之座。及散妙華。空中諸天。悉皆胥悅。時彼人眾。見是希有殊特事已。咸生愛樂。俱共歎異。說伽陀曰。

希有大福大力能 一切世間今供養

人間所欲天能成 彼天福力為勝上

時廣照后。心生歡喜。處師子座。昇是座已。即時大地六種震動。其師子座。從地踊起。住虛空中。高七人量。復有種種殊妙珍寶莊嚴。露幔覆於座上。彼諸人眾。見是福力瑞相殊特。生欣樂意。各以所持異香華鬘。供獻王后合掌肅恭。以利益心。居前而坐。聽受其語。

時眼力王。見是事已。極大歡悅。與諸官屬。合掌肅恭。依次而坐。

爾時廣照后。即說伽陀曰。

人當修作諸福因 如彼所作勿間斷

隨其樂欲施作時 由福藏故獲妙樂

說是伽陀已。空中自然有聲讚言。汝今善說最上善說。又復空中。奏天微妙可愛音樂。其眼力王。與諸人眾。聞說伽陀。時自然天降殊妙衣服。及莊嚴具。各墮其身。王及人眾。即以所降衣服莊嚴。前奉王后。異口同音。作是讚言。善說善說。即時王后。從師子座。自空徐下。安處于地。爾時天樂即隨停止。復奏人間所有音樂。王及人眾。咸生尊重。廣供奉已。悉皆歡喜。時廣照后。迴入宮中。既入宮已。彼師子座。空中隨隱。時諸人眾。顯明觀見。如上瑞相。歡喜讚言。奇哉福力。具大威德。奇哉福力。是甘美果。

爾時廣照后。處于宮中。諸所思作。皆悉止息。乃至其後。滿足十月。日初出時。誕生太子。色相端嚴。人所樂見。即時大地六種震動。於其宮內。空中自然雨七珍寶。王城內外。遍一切處。悉雨種種天妙衣服。及雨最上悅意妙華。處處所有華樹果樹。開敷結實。觸處布灑。霏微甘雨。四方徐起。調適和風。太子生已。安處于地。即時四大天王。以其威神。忽然地裂。踊出上妙眾寶莊嚴勝師子座。以奉太子。帝釋天主。以天妙蓋及眾寶拂。持覆其上。忉利天眾。雨天妙衣及寶露幔。又或雨其種種珍寶。或莊嚴具。或妙衣飾。或天妙華。或復末香塗香華鬘。或天音樂出妙歌音。毘首羯磨天子。以天神力。王城內外。除去一切荊棘沙礫。布以繒帛。珠瓔莊嚴。豎立微妙眾寶幢幡。遍灑清淨旃檀香水。周匝安置諸妙香瓶。散種種華。乃至一切悅意施設。復次有百大象。從曠野中。自然來入王宮。住於廐舍。復有百牛來于田里。不以耕耘。自然依時。一切種子。具足成熟。

復次於其師子座下。有五大藏。眾寶充盈。顯開其門。隨取給用。終不能盡。又復爾時。所有一切。怨對有情。於須臾間。慈心相向。

爾時太子。以宿命力。神通威德生已。即時觀察四方。說伽陀曰。

人當修作諸福因 如彼所作勿間斷

隨其樂欲施作時 由福藏故獲妙樂

是時空中。別有一類天眾。見此廣大神通威德希有殊特福力事已。皆生歡悅。深心愛樂。為其發起福威力故。說伽陀曰。

四大王天諸天子 忉利天宮天主等

彼諸福力極可愛 見此勝福復忻樂

時眼力王。與其宮嬪侍衛眷屬耆舊臣佐等。顯觀如是吉祥勝相。咸生歎異。作如是言。奇哉太子。有大福力。奇哉太子。具大名稱。今人中生。乃有如是天中吉祥廣大勝相。俱時出現。時王歡喜。憐愛子故。勅主藏者。汝今應開我之庫藏。廣出一切所有金寶。我當為施所有一類善祝願者。使彼皆得財寶豐盈。令其為我妙善稱讚。廣作福事。然復願我生生廣集吉祥勝福。當為太子安立名字。即時謂彼諸臣佐言。今此太子當立何名。近臣白言。大王今此太子。現生廣有吉祥福力勝相出現。是故宜應立名福力。即時王勅福力為名。

爾時王以福力太子。授其八母。二母抱持。二母乳哺。二母濯浣。二母嬉戲。令彼八母。依時養育乳哺濯浣及戲翫等。乃至餘諸妙好樂具。一切供給。受用豐足。願速成長。如淨蓮華處於池沼。其後太子漸成長已。習學諸書。隨學即能窮究奧妙。於剎帝利王種族中。乃至一切所應學者。學悉通達。而彼太子。深信賢善。內心清淨。一切所行。自利利他。具悲愍者。於法自在。哀拯有情。作諸布施。無所積集。一切能捨。大捨遍捨。無有少分而不捨者。謂若沙門。婆羅門。貧窮孤露。諸乞丐者。或有來求自身血肉。是時太子於乞丐人。即起慈心。觀如虛空。乃作是念。快哉我今令其乞者得滿所願。隨即施與。況復所有金銀珍寶。飲食衣服。塗香華鬘。諸臥具等。及餘所欲諸受用具。願我一切應念出現。得已施彼一切求者。使令意願皆悉圓滿。太子具是德故。名稱遍滿於閻浮提。下至龍界。上徹梵天。一切普聞。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一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一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