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錄卿傳 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四卷,諸苾芻眾共會,相問:世間人眾,何所修作,多獲義利?四尊者分言色相、精進、工巧、智慧。佛緣此乃說,於中智慧為最勝,修福因果又極勝。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二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

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

復次福力太子。乃至後時。與彼四兄。出遊園苑。而於中路。有無數千針口餓鬼。居山半腹。容貌羸瘦。其猶聚骨。遍身熾焰。鬼眾圍繞人所不見。唯福力太子。先覩其狀。而彼餓鬼。合掌居前。白太子言。汝大福德。有大名稱。是悲愍者。我等飢渴。苦惱所逼。願今餉我。少分飲食。我等宿世。造慳悋因。故此生中。墮餓鬼界。無數千歲。不得水飲。況復於食而可見邪。時福力太子。仰瞻虛空。即起悲念。快哉我今若得天降少分飲食。當用餉此諸餓鬼眾。是時忽然有多飲食。自天而降。福力太子。即以此食。餉諸餓鬼。彼餓鬼眾。宿業力故。悉不能見。咸作是言。太子我昔聞汝是悲愍者。何故今時不以飲食餉於我等。太子告言。我以天降飲食。前授汝等。云何于今不取食邪。餓鬼白言。太子我等宿業力故。悉不能見。時福力太子。復起是念。愍哉慳悋。是不可愛。乃作是言。若諸福報。有大力能。以我如是。真實語故。令此餓鬼。得見飲食。一切隨應。皆能取食。發是言已。彼諸餓鬼。悉能見食。即時各變。面相如人。福力太子。心生歡喜。遂以飲食。恣其所取。彼餓鬼眾。既得食已。頓止飢渴。身力完具。壯實充盛。無醜惡形。乃於福力太子。各起清淨歡喜之意。即時命終。皆得生於兜率天上。旋處空中。白太子言。太子我等得生兜率天上。皆由汝之威神建立。

福力太子。聞此妙善語已。深大慶悅。即時前進詣園林中。與彼諸兄。共會議言。世間人眾。何所修作。多獲義利。彼色相具足者言。今此世間色相行業。若人修作。多獲義利。何故知邪。謂若有人。他昔未見。見即歡喜。昔未信重。見已信重。如我往昔。師尊仙人。亦作是說。若有具足妙色相者。為人所喜。妙色可觀。

瞻奉愛樂。猶如智人。樂最上法。設諸供養。

復次精進具足者言。非修色相多獲義利。今此應知。精進行業。若人修作。多獲義利。何以故。雖修色相。而無精進。豈能現世及他世中。獲可意果。或謂色相多獲義利者。彼是愚人。癡見所覆。如我所說。精進行業。於現世中。能成可意果者。謂猶農夫植種。商賈獲利。仕者受祿。學人通教。修習禪定。得輕安果皆為現世精進所成諸可意果。又此精進。於他世中。能成可意果者。謂生善趣。及生天界。大富自在。現證解脫。皆為他世精進所成諸可意果。由此一切功德。皆以精進而為依止。又此精進。能治怯弱。若運精進。無有少法而難成者。

復次工巧具足者。言汝諸仁者。雖復多種所說。而實不能稱可我心。何以故。所有精進。若無工巧。而終不能現有所成。若復精進同工巧作。乃能如實所作現成。是故應知。工巧行業。若人修作。多獲義利。又復具工巧者。若王若臣。若沙門婆羅門。諸長者等。乃至下族中人。及諸工巧之者。悉來供獻。

復次智慧具足者言。汝等當知。人所修作。多獲義利者。且非色相。亦非精進。又非工巧。何以故。所觀色相。若無智慧。雖復相似。而不淨妙。所起精進。若無智慧。雖得義利。而無有成。所作工巧。若無智慧。雖復營修不能攝持。是故應知。智慧能成一切事業。若人修作。多獲義利。又此智慧。能得色相。能成工巧。能發精進。能獲人中一切妙樂。

爾時福力太子。熙怡瞻視具智慧者。而謂之言。如是如是。汝言真實。所有色相工巧精進。若無智慧。不能多獲義利。故知智慧普能攝持諸如實果。仁者然。此智慧若無福力。諸有所作。亦不得成。是故實知。若人修福。多獲義利。何以故。福是純一果。福為光澤果。福為可意果。福是適悅果。如是福果。我不能盡說其功德。今為汝等。使開覺故。於福門中。說一少分。汝等善聽。由有福故。能獲色相。福具精進。福得吉祥亦獲大富。福具智慧。福能歌詠正法功德。福具聰利。福遊正道。福生上族。福得宿念。福具名稱。福圓戒行。福能布施。福力常得諸根不壞。福常快樂。有福常受智者所供。福完諸力。福常會遇善友知識。福力能作一切事業。謂若耕植田里。或復商賈求利少施其功大獲積集。富盛自在。有福即能於思念間。虛空自然雨其衣服飲食珍寶。一切具足。隨受快樂。福獲可意妙好舍宅。福於現世及於他生。常得姝麗妻女眷屬及財穀等。福者所行之地。自然無其荊棘沙礫。住立平穩。福者亦獲廣大身相。若有患人。福者手所觸時。病隨輕差。又復福者隨觸於人。即能出彼飲食衣服珍寶財穀。給用無盡。福者常得天龍夜叉羅剎鬼等隨處衛護。其猶雨時護苗稼神。守護亦然。福者常得多人尊重愛樂。福有善譽。福為人讚。福常能具諸善法分。福者語言人所信順。福者常得光澤可愛。福者常出微妙梵音。福者身胑自然柔軟。福者常發妙善語言。福者常值良友智人不壞眷屬。福者無病。福者為人所愛。福獲財利。福者勇猛。又大福者。得為人王。無不具足。離諸疾病。福者常得富盛不壞。福者獲得轉輪伏藏。七寶具足。福者能於虛空中行。福者威光與日月等。福者得成月天。福者得成日天。福者得成梵王。福者得成帝釋。福者能於天宮樓閣中行。如彼天子。福者有大力勢。如阿修羅王。福者常生善趣。福者捨離惡趣。福者常獲最極難得悅意妙華。福者所作成就。福者能為世間作諸照明。福者常得天人阿修羅等正信供養。

太子說是諸福事時。四兄異見。修作不同。於是太子。又復言曰。我今欲與諸兄潛適他國。隨所住處。證驗其事。為當色相人多修邪。或復精進工巧智慧福力人多修邪。是時四兄。聞其言已。悉隨所行。不復告白父王。即適他國。

入一國已。易其裝飾。各求棲止。時色相具足者。以妙色故。人所瞻覩。皆生悅意。隨獲富盛。受用資養。精進具足者。以勇力故。能有所取。而忽見一迅流大河。深廣可怖。中有極大旃檀香樹。彼精進者。取得其樹。貨易獲利。而成富盛。受用資養。工巧具足者。以工巧力。隨作諸事。由獲富盛。受用資養。智慧具足者。以巧智故。能解勝怨。復能親附有財力者。悅可其意。令生歡喜。隨獲衣食及財寶等。如所快樂。受用資養。

爾時福力太子。隨自勝福大威德力周行。施作利益福事。一日忽過貧人之舍。乃入其中。以彼太子福威力故。是舍忽有廣大吉祥勝相出現。金寶財穀。周匝充盈。時彼貧人。見已驚怪歡喜。思念此如是事。昔所未有。由何所起。從何所來。豈非此人來我舍中是其威力之所致邪。又念我昔極受貧苦。今獲勝利。一切豐盈。必由是人來此所致。使我舍中吉祥相現。此人大福。有大名稱。宜應於彼尊重供養。由是尊奉。相續無間。太子於其貧人舍中。致諸富盛。令快樂已。乃至後時。遍流聲譽。某甲舍中。昔甚貧匱。有一異人。來入其舍。彼威力故。是舍忽然吉祥相現。諸人聞已。於福力太子。咸生信重。俱共讚言。奇哉勝福。有大力能。又以太子福威力故。於彼方處。華樹果樹。開敷結實。時令不愆。遍灑甘雨。種子生成。而得滋茂。時諸人眾。於福力太子。深生愛樂。俱來瞻仰。

是時太子。為諸來者普攝其心。故作是念。快哉今時我此舍中。可能獲得一切珍寶。種種樂具。及諸妙巧悅意等物。給所來者使令具足。發是心時。應念即現諸珍寶等。皆悉豐盈。時諸人眾。驚異歎言。奇哉大福。為甘美果。乃於太子咸生尊重。是時太子。即為諸人。如其所應。以四攝法。平等攝持。悉令和合。所謂同一布施愛語。利行同事。由是名稱普聞一切國邑聚落。

乃至後時。太子漸次到一國中。見其國王治罰一人。善醫業者。勅彼獄官。破其身胑。斷截手足。流血既多。楚毒苦惱。是時彼治罰人。見太子已。發大苦聲。啼泣告言。仁者救我。仁者救我。太子即時惻愴斯事。乃自思惟。我今作何方便救此人苦。由是念間。忽生智解。如我所有施作福力世間現見。作是念已。悲心內激。即破自身。多出其血。授彼令飲。苦惱得除。太子又見手足已斷甚大苦惱。即取利刀斷己手足。置於彼人手足斷處。是時太子觀察虛空。普於一切有情。隨起慈心。即發廣大真實願言。我於此生。曾無少分不善之業。若我所說為真實者。願令此人手足斷處。即於今時支節相合。平復如故。發是言已。彼人即時支節相合。身體完具。平復如故。太子見已。意願圓滿。即作是念。我以勤勇。所作得成。出自身血。救此人苦。斷自手足。續其支節。又以真實大誓願力。使彼身命全復如故。願我以此最上善根。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當以法味授於彼人。畢竟令住安樂涅槃。發是願時。一切大地六種震動。帝釋天宮。亦復震警。

爾時帝釋天主。即自思惟。此何事相。而復觀察。乃見福力太子作彼最上極難行事。歡喜歎異。又念。今此大威德者。作是難事。何所求邪。我今宜往證驗其故。即變婆羅門相自天而降。住太子前告言。太子我向見汝斷自手足。何所為邪。太子答言。仁者。他有苦惱。即我苦惱。若他快樂。即我快樂。故我向者見一被治罰人。甚大苦惱。我時乃以真實力故。棄捨自身手足支分。填續其人所斷割處。願力真誠。彼獲如故。

是時帝釋天主。愈生歎異。即復本形。告太子言。汝今豈非以不實心。或異所求。或退轉故。捨自身邪。太子白言。天主我所棄捨。自身手足。無不實心。亦無異求。又非退轉。帝釋復言。汝若然者。云何使我證知是事。太子白言。天主汝豈不聞。如我所作。皆真實力。太子即於一切有情。隨起慈心。觀察四方以實願力。說伽陀曰。

若我所言是真實 貪愛自身為纏縛

真實不退轉今時 願我此身即如故

說是伽陀已。太子身胑即獲如故。由是空中遍雨天華。奏天微妙可愛音樂。和風徐起。現諸瑞相。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二

 

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二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