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稱論師 造頌 法尊法師 由藏譯漢
《入中論》為月稱論師所著,為龍樹菩薩《中論》的解釋,主要闡釋中觀應成派的空性見。月稱論師以大悲心造此論,欲令一切有情迅速證達「法無我慧」,結合廣大道次第無誤地修行。
入中論

菩提心果地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如淨虛空月光照 生十力地復勤行

於色界頂證靜位 眾德究竟無與等

如器有異空無別 諸法雖別性無差

是故正知同一味 妙智剎那達所知

若靜是實慧不轉 不轉而知亦非理

不知寧知成相違 無知者誰為他說

不生是實慧離生 此緣彼相證實義

如心有相知彼境 依名言諦說為知

百福所感受用身 化身虛空及餘物

彼力發音說法性 世間由彼亦了真

如具強力諸陶師 經久極力轉機輪

現前雖無功用力 旋轉仍為瓶等因

如是佛住法性身 現前雖然無功用

由眾生善與願力 事業恆轉不思議

盡焚所知如乾薪 諸佛法身最寂滅

爾時不生亦不滅 由心滅故唯身證

此寂滅身無分別 如如意樹摩尼珠

眾生未空常利世 離戲論者始能見

能仁於一等流身 同時現諸本生事

自生雖已久遷滅 明了無雜現一切

何佛何剎能仁相 諸佛身行威力等

聲聞僧量如何行 諸菩薩身若何等

演說何法自若何 如何聞法修何行

作何布施供佛等 於一身中能普現

如是持戒修忍進 禪定智慧昔諸生

彼等無餘一切行 於一毛孔亦能現

諸佛過去及未來 現在盡於虛空際

安住世間說正法 救濟苦惱眾生者

從初發心至菩提 一切諸行如己行

由知諸法同幻性 於一毛孔能頓現

如是三世諸菩薩 獨覺聲聞一切行

及餘一切異生位 一毛孔中皆頓現

此清淨行隨欲轉 盡空世界現一塵

一塵遍於無邊界 世界不細塵不粗

佛無分別盡來際 一一剎那現眾行

盡贍部洲一切塵 猶不能及彼行數

處非處智力 如是業報智 知種種勝解 種種界智力

知根勝劣智 及知遍趣行 靜慮解脫定 等至等智力

宿住隨念智 如是死生智 諸漏盡智力 是謂十種力

彼法定從此因生 知者說此為彼處

違上非處無邊境 智無礙著說名力

愛與非愛違上相 盡業及彼種種果

智力無礙別別轉 遍三世境是為力

貪等生力之所發 有劣中勝種種欲

餘法所覆諸勝解 智遍三世名為力

諸佛善巧界差別 眼等本性說名界

正等覺智無邊際 遍諸界別說名力

遍計等利說名勝 處中鈍下說名劣

眼等互生皆了達 種智無礙說名力

有行趣佛有行趣 獨覺聲聞二菩提

天人鬼畜地獄等 智無障礙說為力

無邊世界行者別 靜慮解脫奢摩他

及九等至諸差別 智無障礙說名力

過去從癡住三有 自他一一有情生

盡情無邊并因處 彼彼智慧說為力

盡虛空際世界中 一一有情死生時

於彼多境智遍轉 清淨無礙說名力

諸佛一切種智力 速斷煩惱及習氣

弟子等慧滅煩惱 於彼無礙智名力

妙翅飛還非空盡 由自力盡而回轉

佛德無邊若虛空 弟子菩薩莫能宣

如我於佛眾功德 豈能了知而讚言

然由龍猛已宣說 故我無疑述少分

甚深謂性空 餘德即廣大 了知深廣理 當得此功德

佛得不動身 化重來三有 示天降出胎 菩提轉靜輪

世有種種行 為多愛索縛 佛以大悲心 咸導至涅槃

離知真實義 餘無除眾垢 諸法真實義 無變異差別

此證真實慧 亦非有別異 故佛為眾說 無等無別乘

眾生有五濁 能生諸過失 故世界不入 甚深佛行境

然由佛善逝 具智悲方便 昔曾發誓願 度盡諸有情

以是如智者 導眾赴寶洲 為除眾疲乏 化作可愛城

佛令諸弟子 念趣寂滅樂 心修遠離已 次乃說一乘

十方世界佛行境 如其所有微塵數

佛證菩提劫亦爾 然此秘密未嘗說

直至虛空未變壞 世間未證最寂滅

慧母所生悲乳育 佛豈入於寂滅處

世間由癡噉毒食 如佛哀愍彼眾生

子毒母痛亦不及 以是勝依不入滅

由諸不智人 執有事無事 當受生死位 愛離怨會苦

并得罪惡趣 故世成悲境 大悲遮心滅 故佛不涅槃

月稱勝苾芻 廣集中論義 如聖教教授 宣說此論義

如離於本論 餘論無此法 智者定當知 此義非餘有

由怖龍猛慧海色 眾生棄此賢善宗

開彼頌蕾拘摩陀 望月稱者心願滿

前說深可怖 多聞亦難解 唯諸宿習者 乃能善通達

由見臆造宗 如說有我教 故離此宗外 莫樂他宗論

我釋龍猛宗 獲福遍十方 惑染意藍空 皎潔若秋星

或如心蛇頂 所有摩尼珠 願普世有情 證真速成佛

證多如經錄 倘後有譯者 依本釋翻譯 正直善觀察

此《入中論》是能光顯深廣理趣安住大乘,成就不可奪之智悲,能於壁畫乳牛搆取牛乳,破除實執之月稱阿闍黎所造。

迦濕彌羅聖天王時,印度底拉迦迦拉沙論師,與西藏跋曹日稱譯師,於印度迦濕彌羅無比大城寶密寺中,依迦濕彌羅本翻譯。後於拉薩惹摩伽寺,印度金鎧論師與前譯師依照東印度本善加校改決擇。

 

中華民國三十一年四月十日於縉雲山

漢藏教理院編譯處依照藏文論藏版本迻譯

 

入中論 菩提心果地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