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老師帶我憶師恩3.】打開《廣論》,拜見師父

(本影片由 澈見網路電視台 製作提供)

(本影片由 澈見網路電視台 製作提供)

  想到師父對我們的恩德,最重的是哪一點?應該是法恩,對吧?

  每次想到師父,就會想到《廣論》,想到《大般若經》,想到《南山律》。實際上在天上人間,到底有多少稀有的寶藏呢?在沒遇到師父之前,我雖然知道佛法是很珍貴的,是值得我生生世世去追求的一件事,但是到底佛法應該怎樣聽聞、思惟、修行呢?有的時候是自己辛辛苦苦地、費了特別多的周折,也是找不到門,門都找不到。

  所以說,我們在生死之中非常非常痛楚地流轉,很徬徨、很無助地受著生死的大苦,一世又一世,一世又一世。面對著這樣的一種生命的狀態,自己想要的得不到,然後不喜歡的偏偏都在眼前,每天每天每天都面對,到底該有一個怎樣的解釋?無法跟自己交代,有人問到你的時候,你也無法跟別人交代。

  所以思索起整個生命的問題,就變成是一個特別大的疑團,一串特別大的痛苦,一個又一個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無法解釋。我們無法給自己一個、讓自己覺得釋然的一個答案,找不到。

  是誰,用最短的時間、用最快的速度、用最適合我們的方式,給我們講述了我們應該怎麼樣面對我們生命的痛苦?這些痛苦到底該如何的解決、解決的次第是怎樣的,一步一步地教導?

  大家都知道,傑仁波切寫的顯密兩本道次第,就是對三藏十二部的最好的詮釋。但是,如果沒有師父講的話,每個人發一本《廣論》,我很難想像我們這裡邊到底有幾個人可以年年月月地、這樣持續地把《廣論》從青春年少的時候學到白髮蒼蒼的時候,甚至來生還繼續學。有幾個人能發起這樣的心?有幾個人能從那文字裡邊,體會到修行的妙義並且依之而行呢,如果師父他不講的話?

  影片引用師父開示:我們能夠用粗淺的法,在平常去衡準,一方面思惟觀察對我們有幫助,一方面對法,我們步步實踐當中能夠提升我們自己。

  想一想,在無量劫生死的輪轉中,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際遇?是一種什麼樣的因緣,我們能夠值遇他?師父能用這麼通俗易懂的方式,讓我們覺得《廣論》是如此地親切,師父他把我們認為很高深莫測的,甚至是令我們迷惑不解的一些東西,變成是我們——像桌子一樣這樣敲起來是有聲音的,像地面一樣踩得是很踏實的——看得見摸得著,自己能做到的佛法。

  師父把一本千古的名著,就這樣很輕鬆地捧到我們的面前,讓我們能夠喜歡學、堅持學,並且樂意依之而行。我想問大家說:你們覺得,這是不是一個很大的難度呢?這要經過多少生多少世,跟隨我們的生命、陪伴我們的生命、了解我們?又經過多少生多少世的等待,我們終於這些人的善根因緣福德,然後聚在一起,成就為一個可以聽他講《菩提道次第廣論》這樣的一個因緣?

  大家都知道,我們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對一個人相信,對不對?不可能無緣無故地信任說:「你會對我好的,你會帶我去一個非常非常美妙的地方,我怎樣我都要跟隨你。」這種事情不可能憑空就降臨到我們的心續裡邊,它一定前面有特別多的因,特別多的因,成熟為這樣一個「信」,就是我將跟隨你。我覺得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了不起的事情,是值得我們永遠銘記的事情。

  我們這一生,只是他在無量劫的生死中,以非常堅定勇悍的心引導我們的一段,一段而已。下一段呢?怎麼辦?他還會繼續。就像他自己說的:「只要你們不退,我會永遠陪伴你們。」其實他還有一句話:「你退了,我會讓你再生起那樣的心,我是不會退的!」

  如果我們這一生,還有什麼捨不掉的悲哀,有特別特別多難過的事情,我覺得常常想一點就可以活下去了。這一點是什麼?就是我遇到了師父,我得到了他的攝受,聽聞了他講的佛法,在人間天上,我已經值遇了最殊勝的因緣,遇到了難可值遇的事,遇到了難可值遇的人。得逢盛事!這件事是足以讓我們的生命喜悅的。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大家要不停地、反覆地聽《廣論》,打開《廣論》,聽師父的帶子,就是再見到師父,就是聽他開示,就是去拜見他;心裡憶念著他說的法,就是見到他,就是沒有忘記他,或多或少的我們已經在開始報恩了,永遠不會忘記他,永遠,永遠會以最深的最誠摯的心憶念著他。然後希望,在生生世世的未來,永遠地憶念我們、永遠地加持我們、陪伴我們、引領我們、攝受我們。也希望,我們能用我們的身財、善根、三世善,所有的一切供奉在他的面前,希望他能夠歡喜,能夠得到他的歡喜攝受。

  想到師父對我們的恩德,最重的是哪一點?應該是法恩,對吧?

  每次想到師父,就會想到《廣論》,想到《大般若經》,想到《南山律》。實際上在天上人間,到底有多少稀有的寶藏呢?在沒遇到師父之前,我雖然知道佛法是很珍貴的,是值得我生生世世去追求的一件事,但是到底佛法應該怎樣聽聞、思惟、修行呢?有的時候是自己辛辛苦苦地、費了特別多的周折,也是找不到門,門都找不到。

  所以說,我們在生死之中非常非常痛楚地流轉,很徬徨、很無助地受著生死的大苦,一世又一世,一世又一世。面對著這樣的一種生命的狀態,自己想要的得不到,然後不喜歡的偏偏都在眼前,每天每天每天都面對,到底該有一個怎樣的解釋?無法跟自己交代,有人問到你的時候,你也無法跟別人交代。

  所以思索起整個生命的問題,就變成是一個特別大的疑團,一串特別大的痛苦,一個又一個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無法解釋。我們無法給自己一個、讓自己覺得釋然的一個答案,找不到。

  是誰,用最短的時間、用最快的速度、用最適合我們的方式,給我們講述了我們應該怎麼樣面對我們生命的痛苦?這些痛苦到底該如何的解決、解決的次第是怎樣的,一步一步地教導?

  大家都知道,傑仁波切寫的顯密兩本道次第,就是對三藏十二部的最好的詮釋。但是,如果沒有師父講的話,每個人發一本《廣論》,我很難想像我們這裡邊到底有幾個人可以年年月月地、這樣持續地把《廣論》從青春年少的時候學到白髮蒼蒼的時候,甚至來生還繼續學。有幾個人能發起這樣的心?有幾個人能從那文字裡邊,體會到修行的妙義並且依之而行呢?如果師父他不講的話。

  師父的話:我們能夠用粗淺的法,在平常去衡準,一方面思惟觀察對我們有幫助,一方面對法,我們步步實踐當中能夠提升我們自己。

  想一想,在無量劫生死的輪轉中,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際遇?是一種什麼樣的因緣,我們能夠值遇他?師父能用這麼通俗易懂的方式,讓我們覺得《廣論》是如此地親切,師父他把我們認為很高深莫測的,甚至是令我們迷惑不解的一些東西,變成是我們——像桌子一樣這樣敲起來是有聲音的,像地面一樣踩得是很踏實的——看得見摸得著,自己能做到的佛法。

  師父把一本千古的名著,就這樣很輕鬆地捧到我們的面前,讓我們能夠喜歡學、堅持學,並且樂意依之而行。我想問大家說:你們覺得,這是不是一個很大的難度呢?這要經過多少生多少世,跟隨我們的生命、陪伴我們的生命、了解我們?又經過多少生多少世的等待,我們終於這些人的善根因緣福德,然後聚在一起,成就為一個可以聽他講《菩提道次第廣論》這樣的一個因緣?

  大家都知道,我們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對一個人相信,對不對?不可能無緣無故地信任說:「你會對我好的,你會帶我去一個非常非常美妙的地方,我怎樣我都要跟隨你。」這種事情不可能憑空就降臨到我們的心續裡邊,它一定前面有特別多的因,特別多的因,成熟為這樣一個「信」,就是我將跟隨你。我覺得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了不起的事情,是值得我們永遠銘記的事情。

  我們這一生,只是他在無量劫的生死中,以非常堅定勇悍的心引導我們的一段,一段而已。下一段呢?怎麼辦?他還會繼續。就像他自己說的:「只要你們不退,我會永遠陪伴你們。」其實他還有一句話:「你退了,我會讓你再生起那樣的心,我是不會退的!」

  如果我們這一生,還有什麼捨不掉的悲哀,有特別特別多難過的事情,我覺得常常想一點就可以活下去了。這一點是什麼?就是我遇到了師父,我得到了他的攝受,聽聞了他講的佛法,在人間天上,我已經值遇了最殊勝的因緣,遇到了難可值遇的事,遇到了難可值遇的人。得逢盛事!這件事是足以讓我們的生命喜悅的。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大家要不停地、反覆地聽《廣論》,打開《廣論》,聽師父的帶子,就是再見到師父,就是聽他開示,就是去拜見他;心裡憶念著他說的法,就是見到他,就是沒有忘記他,或多或少的我們已經在開始報恩了,永遠不會忘記他,永遠,永遠會以最深的最誠摯的心憶念著他。然後希望,在生生世世的未來,永遠地憶念我們、永遠地加持我們、陪伴我們、引領我們、攝受我們。也希望,我們能用我們的身財、善根、三世善,所有的一切供奉在他的面前,希望他能夠歡喜,能夠得到他的歡喜攝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