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文.圖 / 編輯室

文.圖 / 編輯室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爐香乍爇,法界蒙熏」,裊裊香煙,開啟佛堂一天的承事。台北學苑香燈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打烊--晨起拂塵、燃香、點燈、供水、獻花、早課,晚間探問收拾,設置一切佛堂大小事......在這裡「堅持」就是一種學習。

「香」為十供養之首,熏養虔敬信心;「花」象徵萬行開花結果;「燈」為光明,劃破無明黑暗;「水」為澄淨甘露,滌除習氣煩惱。這些殊勝供養,僅是香燈組義工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清早六點半,台北學苑的佛堂已經開啟,香燈組義工們做好前行後,恭敬地承事佛陀。眾人各司其職,有的人擦拭佛桌,有的人供香、供水,接著清潔地板、擦拭玻璃窗、清洗燈杯、整理戶外花圃等,為當日來禮佛的學員們打理好一切所需,讓進程井然有序。看似每人有固定分工,實際上大家都是補位高手。因為須關顧家庭與工作,每日能來的義工與人數都不相同,全賴一顆顆承事佛菩薩與師長的發心、年年月月日日彼此合作的默契,與組長趙麗美的協調排班。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學做別人的貴人──趙麗美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佛堂分工不固定,哪裡還沒完成,有空閒的人就去補位承擔,如果遇上廣供、浴佛等在佛堂進行的大活動,義工們更要留下照看,協助事務,維持佛堂莊嚴。而當早晨一切準備工作完成時,只見趙麗美將佛堂裡裡外外細緻地望了一遍,然後停駐在放有師長照片的法座前。她仔細端詳後,伸手將蓮花燈向旁挪了挪,再將供水杯與香爐,調整了一下。詢問她法座上的物品如何設置?距離角度如何考量?以何為依據?她說:「大概就是做久了吧!總想著如果師父坐在法座上講法,什麼距離拿水杯方便,燈應該放多遠才方便師父使用,彼此間的距離要讓師長用起來舒服,也讓學員們看起來整齊莊嚴。」

佛堂清潔工作完成後,早課也差不多要開始,通常趙麗美可以從容去上班,但有時發現「早課的人怎麼這麼少」,她和義工們就會主動留下來一起做早課。

香燈組關顧佛堂的早課,是對師父的承諾。師父曾說:「佛堂一旦開啟早課就不能停!」所以無論節慶假日、天候如何,都要天天進行,「我藉著這個環境練習恆常心,克服習氣,累積資糧。」以往身體狀況不佳的她,承擔義工後改善許多,「真的不可忽視佛菩薩的加持力!」她由衷地感激。

「想要貴人相助,為什麼不先學做別人的貴人?」就像維護佛堂,先做別人的貴人,讓學員一進來就享有好環境,可以歡喜地誦經、禮佛、拜佛等,未來才會感得貴人相助啊!

只要有人發心來香燈組做義工,她就隨喜!參與時間不在長短,貴在有心。她覺得表面上是陪伴義工,其實自己更是來學習的,「境界沒有對與錯,只是每人的角度不同,若對方做不到,不要急求成果,師父給我很大的學習空間,我也要給義工空間。」她在自己的緣起點,努力實踐對師長的承諾,並以過程中的學習與受用照亮心田,供養師長。

「願做眾生的僕人,開闢我未來的淨土,也祝福受用的人。」香燈組組長趙麗美以歡喜心承擔,虔誠發願。

集回用光的福氣──陳福娣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一對父子駕古早板車至田間幹活意外翻車,兩人竟毫髮無傷,兒子說:「我們都沒事,好有福氣喔!」父親卻回答:「我們的福氣可能今天都用光了。」

陳福娣在廣論研討班聽義工招募的宣導內容時,這句「福氣用光」令她心頭一驚,曾經墜谷大難不死的她,想到自身福報也可能全部用光了,馬上詢問學《廣論》的弟媳該如何培福。這是福娣來到香燈組的奇妙因緣。

過往,她沉迷於打牌、喝酒、唱卡拉OK。學佛後,清早就直奔佛堂淨地設像,以早課開啟精實的一天,而且一擔任就是十多年。熱心好學的她,是組內的補位高手,更是深受組長信賴的好幫手。

日日培福讓她感得貴人相伴、智慧增長。義工組長常引導她做事方法;班長一句話,讓她從此改掉打牌習慣;增上班班長於課後,對她一對一教消文做科判;原本害怕消文的她已聽得懂《備覽》略辨教體的三宗差別。幾年下來,個性逐漸調柔,以前只要先生不順她意,她就狠批一頓,現在則知道要先修改自己。

博朵瓦祖師說:「福報大小不在財富多少,在自心之顛倒識生與不生。」意謂福報的大小端視錯誤的意識是否生起。若常看他人過失、從念怨角度思惟,就是福報小;若能經常正向地看待別人,才是福報大。

最初為了培福來到香燈組,如今福娣明白何謂福報。日日承事師長三寶快速集資淨罪的她,從玩樂人生翻轉為善用暇身,在好環境中改掉惡習,建立生命宗旨,她感謝師長賜給她滿滿福氣。

霸氣魔女漸溫柔──許雅琴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許雅琴上班的地點就在台北學苑附近,她利用午休時間到北苑佛堂為往生的父親誦經,碰巧瞧見義工正在洗水杯,便心生歡喜跟著一起做,當時她還未加入廣論研討班。

學習《廣論》後半年,她開始利用上班前的空檔在香燈組做義工,負責斟供水和補充香。看似簡單的工作卻大有修心學問。斟水須心平手穩才能將每杯供水斟滿且不外溢,個性急躁的她,總是將水灑到杯外,於是刻意練習專注於當下,耐心地一杯一杯斟水,口中默念六字大明咒,是加持自心也是送祝福給所有來供水的人。雖然佛堂現在已改由信眾自行斟水,而幾年的斟水訓練讓她的心漸漸調柔。

每每看著被弄斷的香就起煩惱,她想:「從盒裡拿起香明明很簡單,為何總是被人弄斷?」不論是斷香或亂置的水杯,都讓她忍不住生氣。她開始思考:「為什麼不能對所有來佛堂的同學生起隨喜心?為什麼不去理解弄斷香和亂放水杯者的心?來佛堂都是為了造善,沒有人故意造惡,也許香太細了,匆忙間容易折斷啊!」寂天菩薩說:「調伏此一心,一切皆馴伏。」她從向外觀過開始轉為向內調伏。

身為長女,許雅琴從小負責看管弟妹,因此養成霸氣的老大性格,她形容自己:「在家是女王,在公司是魔女。」當先生惹她生氣,一冷戰就是半年;談生意時大刀砍對方底價;要求工廠配合出貨時態度強硬,若廠方不配合還會怒摔話筒。學佛、做義工之後,若與先生有摩擦,會先示好並道歉;在職場則以善巧溝通代替怒罵,同事都說她從魔女變成「佛心來著」。

插花道上轉業果──高錦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義工臉譜:焚香燃燈——虔敬的佛陀侍者

看到佛像就無比歡喜的高錦清,將香燈組視為義工承擔的首選。

師父曾開示:「我們說供佛,佛殿上面,大家肯捨棄自己時間,好好地把佛伺候一下,有幾個人?碰到自己的事情,弄得乾乾淨淨;公家的事情啊,不一定!」

對高錦清而言,學苑的佛堂和自家佛堂一樣重要,她總是先在家禮佛並恭誦〈普門品〉後,就啟程去學苑佛堂歡喜承事師長。「我很相應禮佛,也希望大眾都歡喜來佛堂禮敬佛菩薩,除了打掃自家佛堂,我很樂意奉獻時間和心力來關顧大眾的佛堂。」

高錦清負責佛堂的插花。有回,一位義工口氣不佳地對她說:「妳的插法不對,不要再碰。」學過插花的她委屈地淚流滿面,但想到師父教導要觀業忍受求加持,且承擔插花不就是希望自己和無量有情,以歡喜心觀想無量勝妙香花莊嚴佛土嗎?於是她不再執著對方的評價,轉以感恩心對境,因為如此供佛才是諸佛、師長所歡喜。

未學《廣論》前,她曾在友人鼓勵下至研討班旁聽,剛好聽到「深信業果」,當時她以為師父的每句話都在講她的過失,內心惶恐而不敢繼續上課。後來正式參加研討班,加上多年的義工承擔,讓她從害怕業果,轉而將業果道理變成調伏自心的法寶。

來源:《福智之聲》238 期 第 85 ~ 8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