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出發:手機綁架了我的兒子

文 / 玉文

文 / 玉文

從心出發:手機綁架了我的兒子

從心出發:手機綁架了我的兒子

智慧型手機,讓兒子愛不釋手,卻讓母子大打出手。這位老媽最後如何終止無止境的對立輪迴?

從心出發:手機綁架了我的兒子

一支手機,引燃痛苦

兒子國中會考結束當天,在他的要求下,幫他辦了智慧型手機,我痛苦的日子也打從那一天開始。

拿到手機之後,他開始瘋狂地玩,任何時候「機不離手」,吃飯滑手機、刷牙滑手機、連洗隱形眼鏡也可以一邊洗一邊玩,短短幾分鐘,絲毫不浪費。

整個高一,他從來沒有坐在書桌前看書,每天放學回家,房門一關,一路玩到半夜,整個晚上,他常常連書包都沒打開過。第二天一張開眼睛,第一件事情滑手機。班上五十三人,他考五十一名。

從心出發:手機綁架了我的兒子

國三到高一,正好是他青少年的「叛逆期」,為了手機,我們爆發很多次的衝突——我跟先生合力把他推到門外;為了搶他的手機,我跟他在樓梯間扭打,他受傷、我受傷,他瘀青、我瘀青。半夜到他房間看到他身上的傷痕,真是又生氣、又心痛、又懊悔,不敢相信我這個媽媽會這樣傷害自己的孩子,忍不住大哭,痛恨自己是個失敗的媽媽。

我和他爸爸,跟他溝通無數次,也請學校老師輔導,但全然無效。我擔心他的眼睛、擔心他的功課,但是對於我們的勸告,他全部置之不理,我終於受不了,使出撒手鐧,搶了他的手機、斷了他的網路,以為從此天下太平。

結果,當然沒有,我面對更難以處理的局面:換他狂飆、換他抓狂。

無盡輪迴,周而復始

不管我怎麼樣來硬的、來軟的,打、罵、哭、勸、求......,統統沒有用。他每天在家鬧,最後,我投降了,跟他談判,我說:「手機還你、網路恢復,那你要自我克制、好好用功好嗎?」白紙黑字,寫下談判內容,為了拿回手機,他勉強答應,在合約上面「畫押」。當然,等他拿到手機之後,一切恢復原狀,又開始瘋狂地玩,那張合約就變成「廢紙」。

我又開始為了他玩手機,每天罵、每天跟他拉拔,一段時間後,我又受不了了,又用暴力搶了他的手機、斷了他的網路;然後,同樣的風暴、同樣的戲碼,再演一遍;最後,我又投降,手機還他、網路恢復,一切恢復原狀。

這讓我想到一句話,「人如果不能從歷史中學到教訓,歷史就會不斷重演。」

我每天生活在這樣的痛苦裡,有一段時間,真的覺得「家不成家」,本來半白的頭髮,幾乎因此全白了。

痛苦暗室,光芒乍現

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合約也簽了,辦法用盡卻走投無路之後,才想到用師父的辦法,每天向師父祈求:「師父,救我!救我!我沒路了,請指點我一條路,請告訴我該怎麼辦。請加持我兒子、請師父攝受他。」

從心出發:手機綁架了我的兒子

在向師父祈求的時候,我想到師父說「資糧不夠沒有用」,所以努力幫兒子供養、誦經、持咒、放生回向。先生也是同修,也是拚命做義工回向給兒子。

有一天聽到如得法師開示:「一個人的心智大小,其實跟他的『福報』有直接關係。孩子福報不夠,就是不會想,當他的福報增長,看事情的角度、做事的能力,都相對提高。」法師鼓勵要幫孩子培福,這跟師父說的「資糧不夠沒有用」是同樣的概念,其實不只孩子「資糧不夠沒有用」,做父母的「資糧不夠」,也是有夠悽慘。

祈求之外,就是懺悔,從業果的角度看,「業」是自己造的,我之所以這麼痛苦,也不過是「如是因感如是果」而已(不是後悔幫他辦手機,因為這個時代,智慧型手機真的很難避免),我是懺悔自己年輕的時候、甚至是過去生,對自己的父母,一定也是這麼不懂事,傷他們的心,我懺悔自己的惡業。

同行善語,播下心種

除了跟師父祈求之外,也向同行善友求助,請教師兄姐:「兒子整天玩手機、不念書,怎麼辦啊?」本來以為得到的答案會是:「管制孩子玩手機,方法一、方法二......」或是「具體步驟,步驟一、步驟二......」結果,師兄姐都勸我:「唉呀!這些孩子的叛逆,我們都經歷過,都是過來人,功課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跟孩子的關係不要搞壞了。」我一聽,對!我每天跟孩子的互動方式,正一步一步把他推到最遠的地方。有師兄說:「玉文師姐,不要著急,多等一段時間,孩子慢慢長大,會懂事的。」我想到,對!我真的很著急、凡事急求果報。還有師姐說:「應該多看孩子的優點、多祈求。」我想到,對!我很少看孩子的優點,我認為孩子做對是應該的,做不對就該被訓斥。真的很感謝這些同行善友,這些話字字珠璣,我都聽進去了,我決定改變我自己。

轉念化雨,澆熄戰火

從哪裡改起呢?當然是從「心念」改起,其實對孩子的種種要求,也是一種執著,聽了師兄姐的話,放下「我認為他一定要怎麼樣」的執著,怎麼放下呢?舉幾個例子:

● 功課不好,沒關係,不好就不好,反正現在大學這麼多,將來一定有學校可以念。

● 他不念書,沒關係,反正人生念書的時間那麼長。現在不念,以後再念就好了。

● 他盯著手機看,眼睛可能會壞掉,沒關係,買「防藍光眼鏡」給他、注意他玩手機時候的燈光他玩手機,我幫他開燈。

● 陪他打籃球,半夜十一、十二點在臺大校園的籃球場陪他練投,我負責撿球。我那麼胖,跑都跑不動,球撿慢了還會被他嫌,這些我都忍耐,因為至少打球的這兩個小時,他不會玩手機。

● 他出言不遜,沒關係,忍下「你再說一遍試試看」這類口頭上的衝突,體諒他還沒有學會控制情緒。

總之,我不再跟他對立、不再一看到他玩手機就怒目相向、不再指責他玩手機。我接納他現在的緣起,開始關心他的生活、跟他聊天,因為自己從事新聞工作,所以經常跟他聊新聞,社會新聞、政治新聞、生活資訊,尤其是「眼睛健康」的資訊,每次看到就跟他講。不管怎樣,就是不聊功課、不罵他玩手機。

懺悔春風,馨香滿室

從心出發:手機綁架了我的兒子

我的心平了之後,開始自我反省,其實做父母的會這麼痛苦,很多時候是自己「增益」出來的煩惱,一看到孩子玩手機、不念書,就開始想像:「喔!完了,他將來的人生一定很坎坷。」然後就把所有的焦慮都表現出來。

但其實孩子跟大人一樣,也需要從挫折、從痛苦當中學習。我要學的就是:「放下,讓他學習。」雖然這個要花時間、要花代價,我都做好心理準備:這個「時間」很有可能是「好、幾、年」!但是這個時間、代價,是他成長的必經之路,他如果沒有「痛到」,不會醒悟。我應該讓他學習,而不是自以為是,想盡辦法保護他。不過,這個「放下」可不是「不理他」喔!而是幫他分析利弊得失之後,在旁邊陪伴他。這真的要「練習」,不斷提醒自己「放下」,因為一不小心就會忍不住,這個過程起起伏伏,我也是經歷很多次失敗,到現在都還在練習。

兒子高二那年,我要去印度請法,就跟兒子說:「我十月要去印度。」他一聽是「印度」,就說:「那裡很危險欸,你要小心。」八月的有一天,他主動說:「媽媽,從現在起到你出發前,我們每天一起誦《三十五佛懺》。」我很驚訝,問他為什麼,他說:「希望你去印度很平安,希望你回來之後不要一直生氣。」

我聽了很感動,沒想到我要去印度這件事情一直掛在他心上,擔心我的安危。後來,我每次要罵他的時候,都會想到他這一片孝心,本來厲聲高八度:「某某某,現在幾點!你再給我玩手機試試看!」自動降八度並佐以溫柔語氣變成:「某某某,快要九點囉。」點到為止。

十月中,我從達蘭薩拉回來,兒子高二上學期,馬上要第二次段考,他突然跟我說:「媽媽,我要念書了。手機交給你。」哇!手機是他的命,誰都不能碰,他居然主動把手機交給我,那天我拿著他的手機,兩手發抖,內心真的是澎湃不已。然後看到他開始用功,成績明顯進步,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師法友恩,沐浴心花

從心出發:手機綁架了我的兒子攝影 / 杜宜玫

回頭再想,兒子為什麼會有「一念孝心」,主動要念誦《三十五佛懺》呢?其實我根本沒有做什麼事,而是完全要感謝日常師父設立了「青少年班」,兒子國中去「青少年班」上課的時候,老師都會在課前,都會帶著同學一起念《三十五佛懺》或是《普門品》,所以現在當他想要祈求、想要懺悔的時候,就會想到要念誦《三十五佛懺》或是《普門品》。

現在我再也不須提醒他「不要玩手機」,他自己經歷過玩手機不念書,成績一落千丈、近視加重的痛苦,「手機的過患」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因為那是他的親身經歷。

經歷這場風暴,我才學會:對孩子的管教,打罵沒有用、獅吼沒有用。面對自己的煩惱和憤怒,好好祈求、好好懺悔,改變自己,而不是總想著改變對方。遇到衝突,如果陷進去跟他攪和,那就完了,情緒對上情緒,提油澆火,結果可想而知。

此外,還要為孩子培福,跟他做朋友、從旁幫助他,讓他知道「你愛他」,然後「等待再等待」,學習等待他自己長大、等待他自己從挫折當中學習。

 

來源:《福智之聲》238 期 第 90 ~ 9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