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出發:我被遊民伯伯拒絕了

文 / 阿東

文 / 阿東

從心出發:我被遊民伯伯拒絕了

從心出發:我被遊民伯伯拒絕了

總是受人關顧的幸福女孩決心要開始關顧別人,但首次出擊就被拒絕,還好她有 B 計畫......

從心出發:我被遊民伯伯拒絕了

不久前,研討班進度到了修菩提心次第的「自他換」,日常老和尚說:「就是把自己,不要去管它......怎麼樣使他人快樂,怎麼使他人離苦。」我聽了便想,團體裡的師兄姐待我很好,自己總有一天也要當那關顧別人、利益別人、解決別人困難的人。

終於,機會來了,某天下班回家,我在熟悉的人行道上,看到一個陌生的景象:一位看上去年紀比我爸爸再老上五、六歲的伯伯,蜷縮在座椅之後。他身邊有幾件薄被、幾把撐開來的傘,與大樓的小小屋簷,並肩遮擋冬日裡的綿綿陰雨和東北季風。

是遊民耶!我在心中暗道:「他來實現我的願望了!」我默默盤算待會兒該怎麼幫他才好。

為了避免引人注目,我臉部朝向前方,若無其事地走過他身旁,一雙眼睛偷偷往左方覷,把伯伯的長相和他身上的家當全看個明白,果真一貧如洗!天這麼黑、風這麼大、雨這麼冷,我想念我暖烘烘的房間,老伯呢?應該也喜歡暖烘烘的感覺吧?但厚而蓬鬆的暖被,流浪時可能造成累贅。怎麼辦?睡袋!輕薄保暖的睡袋,收起來比淑女包還小,肯定很適合老伯!

一邊想著,腳步不自覺輕快起來,回到家一陣翻箱倒櫃,終於找到了。我欣喜地衝出家門,但快到老伯暫居的那條大馬路上時,陡然一轉念:「萬一老伯不收我的睡袋怎麼辦?拿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豈非難堪?」或者「見我熱心,纏著我要更多錢財資源怎麼辦?」腳步兀自不歇,腦袋繼續思索對策......總之,這個忙是幫定了!

「伯伯您好,這個睡袋給您。」想起真如老師恭敬對待乞者的行誼,我也如法效學,虔誠地蹲在老伯身旁。

從心出發:我被遊民伯伯拒絕了

「這個睡袋這麼小,我不能用啦!」老伯坐起身子,看了一眼後擺手拒絕。即便我展示著睡袋是如何輕薄保暖,方便攜帶,但他還是不收。

「那您吃晚餐了嗎?」還好路上做過情境模擬,老伯拒絕睡袋後,我刻不容緩地展開 B 計畫。

「還沒。」老伯坦言連午餐都沒吃呢!談話中還知道他住雲林,由於失業浪跡到臺北,平常在運動中心洗澡......

「請您稍等,我晚點再來。」荷包乾癟的我再次打開家門,努力翻出幾張印著大霸尖山和梅花鹿的鈔票。

其時已至晚間十點,連美食廣場的人潮都稀稀落落了,我搭著手扶梯,一層一層地找食物。

「這些給您,祝您早日找到工作。」老伯接過鈔票和食物,顯得相當靦腆......

「謝謝。」我心裡說著。老伯如果不出現在人行道上,不顯現成待援有情的樣貌,我又如何練習捨自愛他的修行呢?

 

來源:《福智之聲》238 期 第 96 ~ 9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