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出發:斑斕大蛇的最後眼神

文 / 鈴慈

文 / 鈴慈

總在乎別人異樣的眼光,錯失了該做的事?若這是攸關生死的眼神,會怎樣追悔莫及?大蛇最後的凝望,不斷提醒著,在生命面前,學習放下臉面是最值得的。

從心出發:斑斕大蛇的最後眼神

那天,開車前往新北市土城區的途中,望見路中央有一條色澤華麗的大蛇,腹部受傷還在出血。我立即靠邊停車,想把牠移往山溝,以免被車輛輾過。但要走近牠的當下,我竟然怯弱了——牠會反擊嗎?也遲疑了——路人會怎麼看我?猶豫之際,有輛摩托車減速經過,我請求騎士協助。我們幸運地找到一根棍子,順利將蛇移到山溝。

行善應該很快樂,但是午夜夢迴,我卻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著那條蛇無助的眼神,似乎對我存有一絲希望,但我還能為牠做什麼呢?思來想去,原來是,在牠生死關頭,我竟然沒有為牠皈依,也沒拿出隨身攜帶的菩薩法照讓牠望一眼,更沒給牠加持物「摩尼丸」!只因擔心別人異樣的目光、拉不下臉面,而完全忽略了佛陀的教授、師長的期許。

幾天後,我協助一位視障同學過馬路。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小黑影,竟然有隻青蛙在人行道上跳躍!牠愈跳愈靠近馬路,想起之前救蛇的遺憾,這回我不再猶豫!

我先將視障同學送至附近的目的地,再回頭尋找青蛙,探頭探腦的動作還引來兩位義交的關懷。好不容易發現躲在路邊摩托車下的牠,在兩位義交指揮交通的協助下,終於將青蛙送往安全之地。

今夜的心情特別好,因為救護青蛙之餘,不但突破以往對臉面的顧慮,也彌補了心中的遺憾。

 

來源:《福智之聲》238 期 第 9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