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共曇曜譯
《雜寶藏經》凡十卷,集錄佛陀和弟子,以及佛陀入滅後之諸事緣,共一二一章,大部分皆係與佛陀有關之故事。本經主旨乃以因緣譬喻闡釋因果關係,令修行者對業果產生信解。
雜寶藏經

一一八、老婆羅門問諂偽緣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一切狡猾諂偽詐惑。外狀似直。內懷姦欺。是故智者。應察真偽。如往昔時。有婆羅門。其年既老。娉娶少婦。婦嫌夫老。傍淫不已。欲心既著。誑夫設會。請諸少壯婆羅門等。夫疑有姦。不肯延致。時彼少婦。設種種計。用惑其夫。老婆羅門前婦之子。墜於火中。爾時少婦。眼看使墮。而不捉取。婆羅門言。兒今墜火。何故不捉。婦即答言。我自少來。唯近己夫。不曾捉他其餘男子。云何卒欲令我捉此男子小兒。老婆羅門聞是語已。謂如其言信明婦故。便於其家。而設大會。集婆羅門。爾時少婦。便共交通。老婆羅門聞是事已。心懷忿恨。即取寶物。盛裹衣裓。棄婦而去。離舍既遠。於其路中。見一婆羅門。便共為伴。於其日暮。一處共宿。至明清旦。復共前行。離主人舍。漸漸欲遠。彼婆羅門。語老婆羅門言。於昨宿處。有一草葉著我衣裳。我自少以來。無侵世物。葉著衣來我甚為愧。欲還草葉。歸彼主人。爾並停住待我往還。老婆羅門聞是語已。深信其言。倍生愛敬。許當住待。彼婆羅門。詐捉草葉欲還主人。未遠之間。入一溝壑。偃腹而臥。良久乃還。云以草葉還主人竟。老婆羅門信以為然。倍增愛重。老婆羅門時因便利。洗大小便。即以寶物。而用寄之。此人尋後。齎其珍寶。便棄走去。老婆羅門見偷己物。嘆惋彼人。又自感傷。憂愁懊惱。惆悵進路。小復前行。憩一樹下。見一鸛雀。口中銜草。語諸鳥言。我等應當共相憐愍。集會一處。而共住止。爾時諸鳥。皆信其言。而來聚集。時此鸛雀。伺眾鳥等一切行後。就他巢窠。啄卵飲汁。殺他子食。諸鳥將至。更復銜草。眾鳥既還。見有此事。咸皆瞋責。而此鸛雀。拒言我不。時諸鳥輩。知其諂欺。悉捨而去。於此樹下。更經少時。見一外道出家之人。身服納衣。安行徐步。去去眾生。老婆羅門而問之言。何以並行。口唱去去。外道答言。我出家人。憐愍一切。畏傷蟲蟻。是故爾耳。時婆羅門。見其出家口吐此言。深生篤信。即時尋逐。往至其家。於其暮宿語婆羅門。我須閑靜以自修心。爾止別屋於彼而臥。時婆羅門。喜聞行道。心懷慶悅。至夜後分。但聞作樂歌舞之聲。便出看之。乃見出家外道住室。有一地孔。中出婦女。與共交通。若女人舞。外道彈琴。若外道舞。女人彈琴。見此事已。而自念言。天下萬物。不問人獸。無一可信者。說偈言曰。

不捉他男子 以草還主人 鸛雀詐銜草

外道畏傷虫 如是諂偽語 都無可信者

爾時國內。有一長者。居家巨富。多諸珍寶。於其一夜。多失財物。時王聞已。問長者言。有誰來去。致令亡失。長者白王。初無姦雜而與往返。唯一婆羅門。長共出入。清身潔己。不犯世物。草葉著衣。猶還其主。自此己外。更無異人。王聞是已。攝婆羅門而詰問之。爾時長者。往白王言。彼人淨行。世之無比。如何一旦。而被拘執。寧失財物。願王放捨。時王答言。我昔曾聞。有如是比。外詐清淨內懷姦惡。爾勿憂惱。聽我覈實。作是語已。即便撿究。辭窮理屈。依實伏首。是故智者。處世如鏡。善別真偽。為世導師。

 

雜寶藏經卷第十 一一八、老婆羅門問諂偽緣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