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涼州沙門釋寶雲譯
《佛本行經》七卷,從因緣品第一起到八王分舍利品第三十一,與《佛所行讚》同以偈頌史詩方式記載釋尊一生的故事。
佛本行經
佛本行經卷第四 (一名佛本行讚傳)

現大神變品第二十

字體大小: 大+ 小 -

諸天之帝 與諸天俱 已勝強怨 諸阿須倫

名稱力勢 普增遠聞 坐施安床 心喜無量

以微妙法 甘露神藥 天人之尊 甚自充飽

猶如天帝 處施安床 梵志見佛 安坐如是

心不歡喜 不得休息 因生嫉妬 懷煩欝熱

因相聚會 於林樹間 廣共博義 論說於佛

此人何因 獨顯於世 其名聽遠 超吾等上

及將世人 入邪徑路 令梵志法 轉見輕慢

若其名德 轉久增益 吾等名稱 便當滅亡

吾等名稱 若滅亡者 何從能致 供養安樂

故當勤加 推理思求 釋種之子 獨得敬養

若能推盡 反其事者 了必當失 供養名稱

各各思惟 欲露佛短 或有發聲 反歎顏貌

或復稱其 言辭清淨 又復嘆詠 其相好者

如是言語 斑駁不同 乃反稱揚 佛之功德

於時其中 有大梵志 謂眾人曰 聽吾言理

母生之時 從右脇出 其母永無 瘡痍疾苦

難動大地 六反肅震 微妙天樂 自然有聲

空中自然 雨諸天花 金粟銀粟 盤檀種種

于時日光 踰倍於常 花下猶如 雜綵帳幔

諸天撞擊 寶鐘金鼓 慶雲含潤 如垂降澤

日月燈燭 皆失精光 普世忻喜 如得恃怙

生於微妙 林樹之間 從脇生時 猶日出雲

未及下至 於地之頃 天帝掌接 傾側恭敬

子出生時 顯露如是 奇瑞可怪 不可思議

天地為之 感動證應 自是普世 將護名稱

少小勤求 解脫度世 塵勞之穢 蛇蚖毒害

正應登臨 轉輪王位 捨樂不顧 勤求滅度

不迷惑於 少壯之惑 念老病死 傷損其情

捨家入林 息心淨行 名稱之美 熟復踰此

其弟子眾 賢良調善 以是之故 得世敬養

迦葉目連 及舍利弗 是等屈就 余敢不從

三王捨棄 美號王位 執持沙門 微妙威儀

其餘無數 賢善貴人 歸釋種子 訓化言教

佛於世間 所得諧偶 或因弟子 或以己聽

宜設方便 早屈折之 如惡病王 思惟除滅

曼今吾等 瑕醜未現 人未覺寤 簇髮重戴

亦[口*曼]未笑 灰塗身體 裸露五形 如是禮節

現子所為 不可得勝 以其辯口 託諸言說

巧便精勇 及於無畏 豐秋賢善 并與迦葉

厥性質直 名曰審諦 身體妙挺 巍巍可畏

所學聰疾 明達踰師 視世學人 猶如草穢

又自矜高 意常求敵 言辭臨眾 譬如醉客

得至釋子 皆沈著地 自居如象 過猛師子

吾唯一事 可以勝之 偏當以此 得伏子耳

若能爾時 必得勝子 名稱可畏 又增利養

唯可請佛 令現神變 子性少求 又喜慚愧

每勅弟子 不現神足 若不現變 則負吾等

聞是皆喜 還相歎譽 已各罷散 各寓廬窟

魔天其夜 詣諸異學 欲以威神 令意喜悅

各各一一 至其廬窟 自變形容 如其弟子

自投其身 不蘭足下 我真實是 聖師弟子

又復往至 餘五人所 遍往行詣 欺誑六人

以其神足 令各愕然 梵志歡喜 謂必果勝

諸梵志等 各各早起 大相聚合 到王宮門

詣王耳目 明司之官 具各陳情 使入啟王

是諸梵志 大婆羅門 或所長養 智慧宿年

今來詣門 求見大王 如天仙士 詣帝釋門

王曰吾聞 是諸梵志 欲與佛競 顯己功德

嫉惡於佛 善德相好 如阿須倫 嫉月之明

臣下白王 是等群聚 長聲嚮嚮 求敵欲鬪

猶如熊羆 特牛虎象 如為師子 見遮深谷

王即聽使 諸梵志現 坐席承望 敬以容禮

慈意瞻視 遜辭與語 諸師何故 勞體顧意

諸梵志等 各舉右手 同聲發聲 啟白天王

智達慧人 應馳省王 如天仙士 謁現梵天

梵志立王 唯以一法 在於世間 詣明人事

唯以稱量 是法非法 立王者位 如稱度量

自昔以來 未曾聞見 上世之時 猶不如是

視諸梵志 眾善功德 如於王國 受供養福

願聽其意 來之意故 今盡微願 啟白天王

今欲與此 瞿曇沙門 俱於王前 捔神足力

願躬臨視 大智慧者 有大神力 功德勝者

然後乃可 諦覺了知 其得勝者 王請為師

王良久乃 謂諸梵志 賢明競爭 理所不安

金初不曾 還與金爭 是故賢明 不當爭競

於是梵志 重復白王 願王聽省 某等所因

不復開避 某等徑路 於己善法 勞勤志思

捨棄舊典 所居廬窟 又復叛棄 梵志先師

突走歸趣 瞿曇法律 猶如海水 入摩竭口

託是事理 及餘無數 以諸言辭 切逼迫王

王因一視 左右傍臣 便以此事 付梨師達

時梨師達 遜辭謂言 今說一事 唯各善聽

賢以善意 捫摸瘡痍 以軟滑篦 耗盡病原

師子虎狼 毒害蝮虺 值其睡眠 智者不覺

佛今坐定 入禪寂滅 仁等不宜 無事覺悟

猶如烏鵲 與金鳥諍 牛跡之水 與海捔量

螢火虫子 與日光明 田家灰堆 欲比須彌

求欲與日 力競光明 又欲與月 比其盛滿

欲與帝釋 共相照曜 又請梵天 示現神足

下賤之類 若餓鬼來 與諸上尊 欲捔神力

汝等請佛 亦復如是 何智達者 當信是事

仁等今餘 所有弟子 善自防護 於釋種子

如摩竭魚 久睡眠時 不可覺言 起來吞我

時王聽受 梵志所啟 王前下期 却後七日

王便輕出 往行見佛 具向世尊 陳說此事

我於尊法 終無厭足 聽受世尊 微妙正典

貪眾善意 無有斷絕 今諦思惟 世尊德善

尊無數劫 積行如流 今世功德 充滿如海

猶如晝夜 興大雲雨 新水入海 充盈滿實

佛世尊之 無量巨海 梵志等見 洪滿盈溢

便欲以手 接取灑棄 灑棄巨海 欲令枯竭

梵志等期 會祇樹園 却後七日 捔神足力

其已許可 此等所啟 是輩與我 已結要誓

退忘不失 啟白世尊 愚情有失 愆重如何

王體素自 麤丁姝大 歎佛威德 悚然細小

世尊弟子 名曰目連 長跪叉手 前白佛言

佛天中天 眾聖之師 願默寂然 是事見付

薄能挫折 此外異學 猶金翅鳥 臨海諸龍

佛以梵音 而告之曰 斯等請吾 吾宜往應

王聞佛許 歡喜踊躍 因顯發聲 說是言曰

地上諸人 及虛空中 天龍鬼神 聽吾言令

種種展轉 必相告語 天上空中 大山巨海

相請來會 觀名稱德 必來莫疑 普世眾會

於是斯會 七日已至 於祇樹間 徵瑞應現

以眾香汁 沐浴灌灑 若干色花 遍布其地

可見之類 於空中現 諸天營從 與諸天女

諸妙寶樹 於空中現 眾寶幡幢 如舌舐空

蓋拂垂珠 而雜種香 諸天瓔珞 花鬘轉目

眾寶積聚 處處顯現 諸天名寶 側塞空中

天上世間 莫不踊躍 故集會來 觀神變現

諸天人聚 猶如大海 譬如秋水 趣於海淵

爾時有天 名曰稱令 觀諸無間 普懷歡喜

從天下來 稽首佛足 執恭敬意 白世尊曰

我今特當 殊異於餘 勤加奉事 於佛世尊

若有先時 以善施人 彼則加報 迎之以善

世尊普慈 加於世間 以次為之 眾生恃怙

如今觀察 佛天中天 出興於世 獨為我故

自惟我兄 大國之王 己身前世 行善惡事

緣是更歷 大艱難中 如從天上 墮於地獄

割我兩臂 乃到曲肘 兩脚見截 乃至于膝

猶如屠兒 屠羊之法 解我支節 令各解散

世尊爾時 來受我師 緣佛世尊 更受生命

時佛為我 說微妙法 尋還建立 阿那含證

我獨一己 能勝異學 以神足力 壓伏外道

世尊躬自 難其弟子 以一切智 或能預知

今當承事 小加勞苦 乃後來世 以為念事

梵志後時 聞是言論 便不敢復 求捔神力

以己神足 忽然昇虛 斯須之間 到雪山中

於深谿谷 見其好樹 天香眾寶 甚嚴微妙

拔取大樹 周匝由延 以手擎持 猶如寶蓋

時一切智 寶座之側 時諸天人 以雜天繒

挍飾寶樹 甚可愛樂 於時便出 無量光明

譬如雲除 日霍然現 紫金色炎 白銀色光

其光昱昱 普曜世間 自然芙蓉 從地中現

千葉蓮花 天雜寶成 妙紺瑠璃 以為花莖

象牙高座 在蓮花上 天金花臺 細明珠茸

為佛施主 極妙無比 時佛徐行 就天寶座

處於花上 如梵天王 佛身光明 踰倍於前

日月明珠 不可為比 奮放臂光 照曜世間

一切智燈 明輝於世 猶如蓮花 塵水不著

眾生視佛 周匝圍繞 如蜂集花 而食其精

熟視佛面 而無厭足 遣使往請 外道諸師

意疑不欲 來就眾會 時佛告語 諸天人曰

是等不來 至此共會 於時神通 一切聖智

眾生緣畢 應得度者 即以佛眼 覩察十方

欲從生死 廣度眾生 地即劈裂 獄苦盡現

如大張口 欲吞世間 眾生恐怖 心懷戰慄

如船賈客 遭摩竭口 時佛呼告 大目犍連

勅語眾生 諸地獄名 是痛如此 此苦如是

犯是瑕惡 墮是地獄 目連昇虛 奮洪聲令

遍十八獄 說其罪對 時眾生各 識本所作

我應墮此 我應生此 一切眾生 心盡向佛

餘無可怙 唯歸三尊 眾生心專 一向不動

悚息縛束 爾乃現變 於佛寶座 四角化現

角有四佛 坐寶蓮花 因是轉變 無數諸佛

坐寶蓮花 塞滿虛空 諸佛光明 照曜十方

身或出水 如雲中雨 或復變現 水火俱出

滿虛空中 化現如是 時佛奮現 如是神變

至二十八 無結愛天 諸佛充滿 三千世界

眾生遠近 見佛所在 諸佛世尊 坐蓮花上

光明神德 一切具足 功德巍巍 猶如寶山

四嚴嚴飾 光曜於世 如梵天王 花中出時

坐蓮花上 威儀備悉 唯佛世尊 降伏魔兵

坐蓮花上 德超梵天 一切眾生 展轉相謂

劫數若干 百千萬億 無央數劫 所積聚德

一切智藏 今日乃發 猶如往古 劫初之時

四生眾生 從梵口出 佛今所現 如古梵天

世尊口出 無央數佛 自古已來 眾生懷念

謂此世界 唯有一佛 蒙佛光明 長養眾善

無央數佛 世所恃怙 佛之大燈 然於世間

光明徹照 三界眾生 世間無復 愚癡之冥

一切智明 愚癡除無

紺色光明 晃深虛空 坐於千葉 寶蓮花上

佛現福報 滿是世界 猶如大海 七寶充盈

佛現眾會 皆懷善心 即以深奧 柔軟清淨

梵哀鸞音 以種種聲 廣為眾生 說微妙法

如是三界 無常無堅 無我苦空 滅無為安

佛說如是 深要法時 聲遍流聞 三千世界

有億眾生 發大道意 又餘無數 發緣覺乘

復億眾生 逮得道迹 諸外異學 捨外邪見

時佛即便 還捨威神 於眾生前 顯然昇天

於忉利宮 為母說法 以甘露藥 飲諸天人

佛所以得 勝諸梵志 神足變化 威德相好

充滿一切 眾生之願 普同淨潔 甘露法藥

汝今在此 現大神變 化度無量 無數眾生

其諸天神 逮見佛者 念佛恩德 擁護世間

其聞是者 增益功德 緣是種善 於佛福田

得度生死 苦惱之對 因入泥洹 安樂之城

 

佛本行經卷第四

 

佛本行經卷第四 現大神變品第二十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