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涼州沙門釋寶雲譯
《佛本行經》七卷,從因緣品第一起到八王分舍利品第三十一,與《佛所行讚》同以偈頌史詩方式記載釋尊一生的故事。
佛本行經

轉法論品第十七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願成懷歡喜 悅澤樹王下

坐觀樹七日 不食喜充盈

猶王初臨國 巡行妙寶藏

佛妙藏亦爾 先觀視諸法

以佛眼普視 世間悉了見

覺世行入邪 六師迷惑說

法微妙難解 愚了泥洹解

覺第一最覺 意欲默然寂

最神妙梵天 方便見無偏

知佛先世誓 發心欲來下

欲以善益世 妙辭請法雨

被[疊*毛]明如日 顯然降世間

尋來到佛前 敬稽首佛足

在佛側甚明 如風吹金樹

慈目視無厭 盡敬白佛言

願憶果敢誓 施甘露於世

世人如藕 華微妙好 或齊水敷 或出水上

眾生欽仰 佛日當出 蒙日心開 猶池中華

捨佛世尊 無誰能有 從生死獄 拔出眾生

猶如往古 轉輪聖王 濟眾生苦 以十善行

已能[打-丁+毛]攪 智慧海淵 得上神良 甘露法藥

欲以充滿 眾生疾苦 宜開惠施 分甘露藥

尊已得度 眾苦海淵 願以法船 度一切生

猶如賈客 沈沒海中 方便濟度 如巧船師

塵勞之疾 甚重弊惡 眾生久患 不遇良醫

最上醫王 興出于世 今宜授與 法神良藥

想煙如雲 覆蓋甚厚 婬火熾燒 諸天世人

尊已飽滿 宜傷眾生 願以法水 充飽一切

已能滅除 一切愚冥 心明智慧 喻如大燈

愚冥覆蔽 世間之眼 願施法燈 照曜愚心

尊已服飲 先佛口教 言辭之江 猶先仙人

願從妙口 慈哀惠捨 清淨言辭 恒水江河

貢高慢山 巖甚峻高 以慧剛杵 碎令無餘

願復以此 智慧法杵 施與眾生 令碎慢山

心性躁擾 今已調良 縛以審諦 智慧之繩

願施世間 清淨調意 智慧牢固 索之繫縛

慈仁之主 施惠慈心 眾生久遠 墮邪徑路

世間導師 今已出興 願導世間 生死曠野

迦葉佛來 世皆昏寐 沈沒迷惑 塵勞長夜

惟願世尊 宜以正法 之大鐘鼓 覺寤久眠

世間梵尊 受許梵天 淨音微妙 當班宣法

梵天聞之 甚大歡喜 禮佛足已 忽昇虛逝

於是眾善 第一法器 號曰世間 功德福田

佛應普受 眾生之施 四王即來 奉獻四鉢

佛即時以 神變之力 左受右按 合成一器

於是便受 二賈客施 始受五戒 為清信士

因是發意 當廣說法 佛眼始視 應得度者

阿蘭命過 已至七日 見欝陀羅 昨夜命終

因復憶念 侍者五人 欲為是等 除長夜冥

行詣大城 波羅奈界 威儀安庠 猶師子步

所作已辦 相好甚著 厥雖獨行 德如眾從

有一達士 名曰尼揵 於路逢之 意用愕然

占相變夢 逆知吉凶 八種世典 名稱獨舉

見佛德相 審諦觀視 謙遜恭敬 軟辭白佛

諸染著中 而無所著 諸根動中 寂無所動

瞻覩面相 於情有疑 將無智慧 明達具足

熟視面相 清徹明好 牽御諸根 所為自在

觀察儀容 所作事辦 師為是誰 願為誠告

時佛告以 清淨之聲 天上世間 吾無有師

吾不詣師 自然覺之 吾證佛滅 卿當了之

自稱為佛 已普勝邪 如是尼揵 應覺已覺

一切可勝 都已得勝 以是勝故 成一切智

今始行詣 波羅奈城 吾欲於彼 擊大法鼓

為世苦惱 建置善法 普請令會 法之上賓

獨安己身 是不為奇 濟拔勤勞 一身苦者

廣為眾生 而求善者 其人功德 不可計量

若以一身 度流上岸 若復見人 為水所漂

不發慈心 濟水流人 是輩不可 稱為道士

若復有得 伏藏珍寶 不惠濟貧 是不可爾

手持良藥 行瞻病人 不以濟病 齎之何益

若見迷人 行失路者 不示正路 不名大道

若復見人 為蛇所螫 不與其呪 用此人為

若自然燈 有所照見 是不可以 置恩於此

不以貢高 木中可保 必審有火 空中有風

地中有水 如是諸佛 必有聖道 道樹下得

波羅奈說 即時歎咤 甚妙無比 尼揵歎已

順道而逝 心懷喜行 數數顧瞻 慈目視佛

而無厭足 佛順道行 至波羅奈 翔鳥所樂

鹿野之園 光相晃昱 明曜於世 猶日天子

入迷惑園 億寶意好 邊方第三 第四馬氏

第五賢居 爾時五人 遙見佛來 還共論議

而相謂言 樂義者來 是瞿曇子 退失本志

術敗不成 不足起迎 亦莫禮待 本誓已壞

不宜恭敬 如是要已 急坐不起 語言之頃

佛即來至 忽不自覺 違其本要 猶如地神

擎持令起 或有迎接 攝取衣者 又有取鉢

設座席者 以如是像 承敬奉佛 猶不能捨

世俗戲言 佛因告曰 非道士宜 佛前不宜

慢無恭肅

  

佛本行經卷第四 轉法論品第十七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