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佛說義足經》 上、下二卷。依丁福保《佛學大辭典》:由十六小經而成,各經之終有義足偈,因名義足經。義足偈者,補足上說經義之意。
佛說義足經

須陀利經第三

字體大小: 大+ 小 -

聞如是。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為國王大臣及理家所待敬。事遇不懈。飯食衣被。臥床疾藥。供所當得。

是時梵志自坐其講堂共議言。我曹本為國王大臣人民理家所侍遇。今棄不復用。悉反事沙門瞿曇及諸弟子。今我曹當共作方便敗之耳。便共議。今但當求我曹部伍中最端正好女共殺之。以其死屍。埋於祇樹間。爾乃毀傷沙門瞿曇及諸弟子。令惡名遠聞。待遇者遠離不復敬之。學者悉不復得衣食。皆當來事我曹。我曹便當為世尊。壞瞿曇世無能勝我曹者。即共行謂好首言。汝寧知我曹今棄不復見用。反以沙門瞿曇為師。汝寧能忿為眾作利不。好首言。作利云何。曰唯捨壽命死耳。答言。我不能也。曰汝不能爾者從今以後。終不復內汝著數中也。女聞大不樂。即言諾。是我職當也。眾學言。善哉。便共教女言。從今以後。朝暮到佛所。數往祇樹間。悉令萬姓見知汝如是我曹共殺汝。埋著祇樹間。令瞿曇得毀辱不。小女即承教。數數往來沙門所。令眾人知女如是。便取女殺埋著祇樹間。

眾梵志便相聚會。到王宮門。稱怨言。我曹學中。有一女獨端正。花色無雙。今生亡不知處。王謂言。女行來常在何所。共對言。常往來沙門瞿曇所。王言。爾者當於彼求。便從王乞吏兵。王即與之。尋求行轉到祇樹間。便掘出死屍著床上。共持於舍衛四道。悉遍里巷稱怨言。眾人觀沙門瞿曇釋家子。常稱言德戒弘普無上。如何私與女人通。殺埋藏之。如是當有何法何德何戒行乎。

食時眾比丘。悉持應器。入城乞食。眾理家人民。遙見便罵言。是曹沙門。自稱言有法德戒。子曹所犯若此。當有何善。奈何復得衣食。眾比丘聞如是。持空應器。出城洗手足。盛藏應器到佛所。作禮悉住不坐。如事具說。是時佛說偈言

無想放意妄語 眾鬪被箭忍痛

聞凡放善惡言 比丘忍無亂意

佛告比丘。我被是妄謗。不過七日耳。是時有清信女。字惟閻。於城中聞比丘求食悉空還。甚鄙念佛及比丘僧。便疾行到祇樹。至佛所頭面作禮。繞佛坐一邊。佛為廣說經法。惟閻聞經竟起。叉手白佛言。願尊及比丘僧。從我家飯七日。佛默然受之。惟閻便繞佛三匝而去。至七日。佛告阿難。汝與眾比丘。入城悉於里巷四徼街道說偈言

常欺倒邪冥 說作身不犯

重冥行欺具 自怨到彼苦

修地利分具 不守怨自賊

惡言截頭本 常關守其門

當尊反興毀 尊空無戒人

從口內眾憂 嫉心眾不安

摶掩利人財 力欺亦可致

是悉皆可忍 是最以亡寶

有怨於正人 世六餘有五

惡有道致彼 坐意行不正

欺咤有十萬

阿難即受教。俱入城。於里巷四街道。說如佛所言。即時舍衛人民。及諸里家。皆生意言釋家子實無惡。學在釋家。終不有邪行。

是時眾異梵志。自於講堂有所訟。中有一人。言露子曹事。於外出聲言。汝曹自共殺好首。而怨佛及弟子乎。大臣聞是聲。便入啟王。王即召眾梵志問。汝曹自共殺好首不。便言實爾。王怒曰。當重罰子曹。奈何於我國界。自稱為道。而有殺害之心。即勅傍臣。悉收子曹。遍徇舍衛城里巷匝。逐出國界去。

佛以食時。從諸比丘。皆持應器入城。時有清信士。名阿須利。遙見佛。便往作禮。揚聲白佛言。聞者不識四方名心甚悲。所聞經法。不能復誦。聞佛及比丘僧怨被惡名。佛謂阿須利言。不適有是宿命因緣。

佛便說偈言

亦毀於少言 多言亦得毀

亦毀於忠言 世惡無不毀

過去亦當來 現在亦無有

誰盡壽見毀 難形尚敬難

佛廣為阿須利說經。便到須達家。直坐正座。須達便為佛作禮。叉手言。我屬者悲。身不識方面。所聞經法不能復誦。聞佛及比丘僧怨被惡名。

佛是時說偈言

我如象行鬪 被瘡不著想

念我忍意爾 世人無喜念

我手無瘡瘍 以手把毒行

無瘡毒從生 善行惡不成

佛廣為須達說經。便到維閻家。直坐正座。維閻作禮竟。叉手言。屬者我悲。身不識方面。所聞經法。不能復誦。聞佛及比丘僧怨被惡名。

佛因為維閻說偈言

無曉欲使惱 內淨外何污

愚人怨自誤 向風揚細塵

維閻是時。快飯食佛比丘僧竟。澡水與下坐。聽佛說經。佛為說守戒淨行。悉見諸道便而去。

時國王波私匿。具從事騎。以王威法。出城到祇樹。欲前見佛故。乘騎未到。下車步入。遙見佛。便却蓋解冠。却諸侍從。脫足金屣。便前為佛作禮就座。叉手白佛言。屬者甚悲。身不識方面。所聞經法不復誦。聞佛及比丘僧怨被惡名。

佛即為王說偈言

邪念說彼短 解意諦說善

口直次及尊 善惡捨不憂

以行當那捨 棄世欲自在

抱至德不亂 制欲人所詰

舍衛一國人民。悉生念疑。佛及比丘僧。從何因緣。致是惡名聲厄。共視佛威神。甚大巍。如星中月。適無敢難。

佛悉知其所念。便說是義足經言

如有守戒行人 問不及先具演

有疑正非法道 欲來學且自淨

以止不拘是世 常自說著戒堅

是道法黠所信 不著綺行教世

法不匿不朽言 毀尊我不喜恐

自見行無邪漏 不著想何瞋憙

所我有以轉捨 鱻明法正著持

求正利得必空 以想空法本空

不著餘無所有 行不願三界生

可瞑冥悉已斷 云何行有處所

所當有悉裂去 所道說無愛著

已不著亦可離 從行拔悉捨去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歡喜。


佛說義足經卷上 須陀利經第三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