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佛說義足經》 上、下二卷。依丁福保《佛學大辭典》:由十六小經而成,各經之終有義足偈,因名義足經。義足偈者,補足上說經義之意。
佛說義足經

鏡面王經第五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聞如是。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眾比丘以食時。持應器入城欲求食。自念言。今入城甚早。我曹寧可到異梵志講堂。與相勞徠便就坐。是時諸梵志自共諍。生結不解。轉相謗怨。我知是法。汝知何法。我所知合於道。汝所知合何道。我道法可猗行。汝道法難可親。當前說著後說。當後說反前說。多說法非與重擔不能舉。為汝說義不能解。汝定知法極無所有。汝迫復何對。以舌戟轉相中害。被一毒報以三。

諸比丘聞子曹怨言。如是亦不善。子言亦不證。子曹正各起座。到舍衛求食食竟舉藏應器。還到祇樹入園。為佛作禮。悉坐一面。便如事具說。念是曹梵志學自苦。何時當得解。

佛言。是曹梵志。非一世癡冥。過去久遠。是閻浮利地有王。名曰鏡面。時勅使者。令行我國界無眼人悉將來至殿下。使者受勅即行。將諸無眼人。到殿下。以白王。

王勅大臣。悉將是人去示其象。臣即將到象厩。一一示之。令捉象。有捉足者。尾者尾本者腹者脇者背者耳者頭者牙者鼻者。悉示已。便將詣王所。

王悉問。汝曹審見象不。對言。我悉見。王言何類。中有得足者言。明王象如柱。得尾者曰。如掃箒。得尾本者言如杖。得腹者言如埵。得脇者言如壁。得背者言如高岸。得耳者言如大箕。得頭者言如臼。得牙者言如角。得鼻者言如索。便復於王前。共諍訟象。諦如我言。

王是時說偈言

今為無眼會 空諦自謂諦

見一言餘非 坐一象相怨

佛告諸比丘。是時鏡面王者。即我身是。時無眼人者。即講堂梵志是。是時子曹無智坐空諍。今子曹亦冥。空諍無所益。

佛是時生是義。具撿此卷。令弟子悉解。為後世作明。令我經道久住。說是義足經

自冥言是彼不及 著癡日漏何時明

自無道謂學悉爾 但亂無行何時解

常自覺得尊行 自聞見行無比

已墮繫世五宅 自可奇行勝彼

抱癡住婬致善 已邪學蒙得度

所見聞諦受思 雖持戒莫謂可

見世行莫悉修 雖黠念亦彼行

興行等亦敬待 莫生想不及過

是已斷後亦盡 亦棄想獨行得

莫自知以致黠 雖見聞但行觀

悉無願於兩面 胎亦胎捨遠離

亦兩處無所住 悉觀法得正止

意受行所見聞 所邪念小不想

慧觀法竟見意 從是得捨世空

自無有何法行 本行法求義諦

但守戒求為諦 度無極眾不還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悉歡喜。

 

佛說義足經卷上 鏡面王經第五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