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晉三藏竺法護譯
《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是阿耨達龍王恭請佛世尊及五百上首弟子,追講本起所造罪福,皆由纖微轉受報應,彌劫歷紀莫能自濟,僥值體悟乃得度世,故各自撰歌而達頌。
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

彌迦弗品第二十四 (鹿子十四偈)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昔我逐勇狗 往詣藥肆上

緣一覺之尊 身體得不豫

給之以醫藥 瞻養至七日

尊人過七日 便飛昇虛空

我時見告語 家之僕童客

眾祐已來臻 如是出家學

我聞僕所說 辟支佛飛行

其志踊躍喜 一意叉手向

緣是喜悅意 布施醫藥故

在天上人間 功德自然見

於今最後世 復還得人身

值見等正覺 導師無有上

於釋師子所 出家為寂志

已得無所著 清涼而滅度

於昔吾於是 得供甚眾多

衣被及飲食 床臥所安具

為其縫衣服 從施醫藥故

四方給諸藥 所安無所乏

天人往告語 蓱沙之國王

卿當以醫藥 施與彌迦弗

仁國當興利 眾藥大熾盛

遣耆域醫王 擎藥與鹿子

四面醫藥來 皆悉歸趣我

彼時王蓱沙 施遣大神通

於是來授我 具足柔軟堂

悉遍比丘僧 千二百五十

其鹿子比丘 六通大神足

於阿耨達池 自說本所作

 

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 彌迦弗品第二十四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