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伽斯那撰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字恭明譯
《菩薩本緣經》三卷,計有毘羅摩品等八品,菩薩清淨心行施等,如文:若心狹劣者,雖多行布施,受者不清淨,故令果報少;若行惠施時,福田雖不淨,能生廣大心,果報無有量。
菩薩本緣經

月光王品第五

字體縮放 100%最大

菩薩摩訶薩 行無上道時

為諸眾生故 乃至捨頭目

我昔曾聞。

是迦尸國。過去有王名曰月光。修菩提道為求法利常呵諸欲。其王形體端嚴姝好。才智過人天下少雙。質直不諂所言柔軟。至誠無欺遠離瞋恚。同心歡樂。恭敬沙門諸婆羅門。慈仁孝順供養父母。隣國諸王承服德敬。而重伏之遙揖為友。名德流布遍於諸方。常能利益無量眾生。擁護國土所有人民。猶如慈母愛其赤子。復於後時竊生此念。我當云何令諸眾生心歡喜耶。即命大臣而作是言。卿等今可莊嚴此城。懸諸華蓋竪寶幢幡。掃灑燒香以華散地。無令人民而有憂苦。悉以寶瓔珞瓔珞其身。衣服被飾極令鮮明。諸臣跪諾敬奉王命。即出宣告舉城人民。卿等各各莊嚴城郭。所有里巷極使清淨。令如三十三天宮殿。

時月光王乘一大象出於宮殿。即命一臣卿持我聲告諸人民。我今莊嚴如此城郭。非為貪欲貢高憍慢畏怖他怨以禦寇敵。亦不求作轉輪聖王。我今所以莊嚴此城。唯欲令諸一切眾生受無量樂不墮地獄畜生餓鬼。卿等今日宜應於我起父母兄弟想善知識想。若入我宮當如己舍。所須之物隨意自取。我今大施莫自疑難。取物之後當行善法。供身之餘復當轉施諸人。若欲須我身命亦不愛也。唯願一切皆受安樂。時月光王說是言已。宮中所有微妙寶物。使人負出隨意布施。視諸人民猶如父母兄弟赤子。顏色和悅猶如秋月。一切人民瞻戴是王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善心視王目如青蓮。

當于爾時國中人民無有持刀杖者。悉皆隨王奉行十善。猶如牛王諸牛隨從。亦如眾星隨逐於月。譬如眾商隨商主後。亦如眾兵隨逐主將。譬如蒲桃其子甘故生果亦甘。如旃檀樹根華俱香。是月光王令諸人民等行十善亦復如是。當是時也。其國乃至無有一人瞋嫉憍慢貢高剛強。盜人財物姧犯他妻兩舌惡口貪恚邪見。是月光王雖非聖帝。而其人民悉行十善。是時人民雖無草衣果蓏之食。而其體貌與仙無異。皆貪深山空閑之處。以愛王故不能捨離。時王如是行善法已。有諸沙門婆羅門等。稱傳其德遍滿諸方。

爾時有一老婆羅門。捨家愛欲居在雪山。長髮鬚爪為梵行相。結草障身水果禦飢。聞有人言有月光王者好施無慳。聞是語已因往本習即生惡念。猶如猛火投之膏油。膏油既至倍復熾然。亦如毒藥投生血中其力則盛。譬如渴人飲於鹹水。如秋增熱春多涕唾。是婆羅門住深山中。聞王功德增益瞋恚亦復如是。猶師子睡聞麞鹿聲。是婆羅門增長瞋恚亦復如是。復作是念。一切世間皆悉愚癡無有智慧。而為是王之所誑惑。我今當往求索一物。審知是王能捨離不。復作是念。但不有人從乞身命。若有索者必當退轉。作是念已即出深山。棄捨淨法瞋恚增長。口如赤銅銜脣切齒揮攉角張。譬如惡龍放雹殺穀。如金剛杵摧破大山。如阿修羅王遮捉日月。猶如暴雨漂沒村落猛盛大火焚燒乾草。是婆羅門亦復如是。持是惡心往迦尸城月光王所。示現如是本習惡相。身體戰動口言謇吃行不直路。手捲撩捩眉髮迅麗。頭髮刺竪覆手五指如五龍頭。心中毒盛猶如惡蛇。瞋氣[火*孛]欝煙炎俱起。詐言。大王。我在雪山。遙聞王名歡喜踊躍無量。我觀諸王無如汝比。而此土地功德難量。復得值遇如是法王。大王今日為利益他。應當自捨所有身命。修正法者臥悟常安。我今欲請大王一事。

王即答言。大婆羅門不須多語請勅所作。隨其所須悉當奉施。若象馬車牛金銀琉璃衣服珍寶奴婢使人悉當給與。婆羅門汝今當知。是諸眾生三毒所惱流轉生死無有脫期。老病死法常害眾生。唯我一人能獨出離。但為眾生故久住世耳。隨汝所愛悉當與之。

婆羅門言。王若能爾。先當定心莫令傾動。

王即答言。我從昔來常立誓願心難得動。我為眾生發菩提心。尚捨身命況餘外物。汝今當知。家有錢財不能施者。當知是人則為守奴。猶如毒樹雖生華實無人受用。井深繩短水無由得。有財不施亦復如是。若見乞者面目顰蹙。當知是人開餓鬼門。

婆羅門言。善哉大王。構之虛言復何所益。若能爾者以頭見施。

時諸大臣聞是語已。語婆羅門言。怪哉大賊從何處來。以此人口宣無義言。即以土石競共打坌。復共唱言。如此人者非婆羅門。何處當有衣草鹿皮長髮節食。宣說如是蕀刺之言。身體被服猶如仙聖。口所發言劇旃陀羅。身行口言不相副稱。當知必定非婆羅門。乃是羅剎弊惡鬼神。咄哉惡人汝今來此。欲乾我等正法河耶。如金翅鳥欲食法龍斷法雨乎。汝如惡風吹滅法炬。是大惡象欲拔法樹。成死惡人無有道理。口發言時舌何不縮。如何大地能載汝形。日光赫炎不燋汝身。云何彼河不漂汝去。

時婆羅門語諸大臣。汝等癡人何故見呵。譬如惡狗吠彼乞者。汝今疑我非婆羅門從遠求耶。非是博學出家人乎。汝等愚惡亦不能知諸婆羅門所有威力。汝不知耶。日月虧盈大海鹹苦。闍[少/兔]神仙吞飲恒河。十二年中斷絕不流。自在天王面上三目。瞿曇仙人於釋身上化千女根。婆私吒仙變帝釋身為羝羊形。毗仇大仙食須彌山如食乳糜。如此之事盡是我等婆羅門力。我今來此亦不為卿空言綺飾。誰當不能君王自言能一切施。我今從乞有何可責。

時月光王即語諸臣。卿等今者不應見遮。我今當令此婆羅門所願滿足。汝當觀察我今治國無有貪婬瞋恚愚癡。所得果報今已成就。捨身時到如蛇脫皮。汝等當知。我今以此不堅之身易彼堅身。不堅之財貿易堅財。不堅之命貿易堅命。如我先時常為汝說大人之法今正是時。亦常勸汝向於正法。閉塞諸惡開諸善門。於菩提中種諸善根。薄諸煩惱漸解家繫。如我所得如是功德汝亦當得。是故我今放捨身命。汝當歡喜不應憂苦。若我貪身不能為者。猶當苦言慰喻令作。況我今日能自開割。而汝反更遮固不聽。譬如有人以草易毳服毒愈病。我亦如是。捨不堅牢身得堅牢身。

時諸大臣復作是言。王今不應計是事得堅牢身。時諸大臣復作是言。王今不應計是事也。所以者何。大王乃是臣等所依。王今此身一切共有。共有之法何得獨為一婆羅門而欲放捨。捨此身已財施之事云何能辦。若不能辦受苦者眾。王身雖一天下共之。云何今日獨欲自在。譬如多人共一妙寶。有人獨用豈得自在。王身今者亦復如是。

爾時大王和顏悅色向諸大臣復作是言。汝等先當起慈愍心觀婆羅門。然後我當捨頭施之。爾時大王告婆羅門。汝小遠去聽我慰喻諸臣民已。當相發遣。時婆羅門即便小却。

爾時大王告諸臣言。汝不知我本日所願常欲利益諸眾生耶。我已為汝所作成辦。復當滿此婆羅門願。此婆羅門曾於往昔與我有怨。餘報未畢常以繫心。更無餘緣可以償之。要當捨頭而令永畢。自我受身常行正法。今為此人亦行正法。卿等速去。喚婆羅門令還本處作如是言。汝無巧智不知時宜。於大眾中求索我頭。何故不於僻靜之處而求索耶。我今為汝諫喻諸臣。令汝安隱得全性命。設不諫者汝之身命何得全濟。汝小遠去至彼靜處。須我發遣諸大臣已。我當就汝斷頭相施。時婆羅門聞王語已即便遠去。

爾時大王遣諸臣已。即便至彼語婆羅門言。汝今若為我怨所遣索我頭者。我亦於汝無讎嫌心。若自來索有何因緣。汝婆羅門應起慈心。設起慈心即當生天。怨心如火汝當速滅。瞋恚在心不見法義。修忍之人除去瞋恚。瞋恚污心形不端正。猶如雲霧障蔽淨月。出家之人所應不生。生瞋恚者不得端正猶如飲酒嗌氣臭穢。

婆羅門言。汝今所說雖為妙善。而我麤獷何能信受。但施我頭無更餘言。我今聞汝所說雖善。聞已倍更增益瞋恚。猶如膏油投之猛火。

時王答言。我從生來未曾勸人而為惡事。今此身者隨汝自斫。是身可惡猶如糞坑實不愛之。但憐愍汝墮地獄耳。

婆羅門言。言地獄者為在何處。

爾時大王即起悲心。而作是言。怪哉眾生咄哉世間。乃無一人修行善法為己利者。我雖種種勸諫是人。而其本心猶樂行惡。譬如蒼蠅在蜜器中。有人拔出心猶樂著。以樂著故乃至喪命。是婆羅門亦復如是。

時婆羅門持一利刀。以鹿皮覆即便出之。捉王頭髮繫之樹上。以瞋恚心欲斬王頭。刀誤不及斫斷樹枝。時婆羅門謂已斫竟即生歡喜。以是菩薩及諸天神威德力故。乃至不見其王身首。

爾時樹神語婆羅門言。何處當有婆羅門人受畜利刀殺害人命。汝手云何不墮於地。地何不裂陷汝身耶。云何於此清淨人邊生是惡心。汝身所以不陷地者。賴是菩薩擁護汝故。

時婆羅門謂得真實斷菩薩頭。怨心得解即便還去。王亦還宮身安無損。菩薩摩訶薩行檀波羅蜜時。能作如是無所不捨。

 

菩薩本緣經卷中

 

菩薩本緣經卷中    月光王品第五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