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伽斯那撰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字恭明譯
《菩薩本緣經》三卷,計有毘羅摩品等八品,菩薩清淨心行施等,如文:若心狹劣者,雖多行布施,受者不清淨,故令果報少;若行惠施時,福田雖不淨,能生廣大心,果報無有量。
菩薩本緣經

兔品第六

字體大小: 大+ 小 -

菩薩摩訶薩 若墮於畜生

所行諸善法 外道不能及

如我曾聞。

菩薩往昔曾為兔身。以其先世餘業因緣。雖受兔身善於人語。言常至誠無有虛誑。智慧成就遠離瞋恚。於人天中最為第一。慈悲熏心調和軟善。悉能消滅諸魔因緣。言行相副真實無諂。殺害之心永無復有。安住不動如須彌山。與無量兔而為上首。常為諸兔而說是言。汝等不知墮惡道耶。是身可患。夫惡道者。地獄畜生餓鬼阿修羅。如是等名為惡道。汝等今當至心諦聽墮惡道因緣。所謂十惡。

我於往昔曾聞諸仙分別開示心亦思惟。今當為汝略解說之。四法根本多諸過患。所謂貪欲瞋恚愚癡憍慢。因貪欲心行十惡者墮於餓鬼。因瞋恚心行十惡者墮於畜生。因愚癡心行十惡者墮於地獄。因憍慢心行十惡者墮阿修羅。因此四法所往之處常受苦惱。

汝等當觀地獄中有猛火熾然利刀[利-禾+皮]剝。常為狗犬之所噉食。鐵嘴諸烏挑啄其目。灰河壞身猶如微塵。復為諸椎之所打碎。利斧刀劍截其手足寒冷惡風吹襞其身。二山相拍身處其中。汝等當知設我盡壽至百千世。解說如是地獄眾生不能得盡。如是地獄有種種苦。

汝今復當聽餓鬼中種種諸苦。所謂飢渴所逼身體乾枯。於無量歲初不曾聞漿水之名。乃至穢糞求不能得。頭髮長利纏繞其身。故令身中支節火然。遙望見水至則火坑。飢渴所逼往趣糞穢。復有惡鬼神持刀杖固遮。今說此事倍令我心驚畏怖懼。

阿修羅者。雖受五欲與天無別。憍慢自高無謙下心。遠善知識不信三寶。亦復不為善友所護。於世間中起顛倒想。雖見諸佛心無敬信。於上諸天常生惡心。繫念伺求諸天過失。汝等當知憍慢之結。多諸過咎無所利益。所以眾生不成道果。無不由此憍慢熾盛。自是非彼譏刺呵責。世間眾生以憍慢故增長邪見。邪見因緣誹謗三寶。謗三寶故受阿修羅。阿修羅中所受眾苦。若為故欲盡說不可得盡。

以愚癡因緣墮畜生中多受眾苦。受種種形食種種食。種種語言行住不同。無足二足四足多足水陸空行。牛羊駝驢猪豚雞狗飛鳥走獸。如是等輩常為愚癡之所覆蔽。常處盲冥無有智慧。各各相於起殺害想。互相怖畏猶如怨賊。常為獵師屠膾所殺。復為師子虎狼犲犬無量惡獸之所[國*瓜]食。常墮坑坎罥索羅網。生則負重死即[利-禾+皮]剝。駕犁挽車鐵鉤鉤斲。[革*奇]絆拘執。常苦飢渴口乾舌燥。雖有所須口不能宣。稚小孤迸遠離父母。水草無量常不充足。畜生惡報世間現見。是故我今略為汝等而解說之。

如我先業惡因緣故受是兔身。唯食水草恒多怖畏。是故汝等應修善法。善法因緣生天人中。雖人道中有諸苦惱劇於諸天。猶當發願願生人中。譬如官法為犯罪者造作土窖。凡有三重。重罪之人置在最下。中罪之人置之中間。罪極輕者置于上重。行惡業者亦復如是。極重惡者墮于地獄。中品惡者受畜生身。最下品者生餓鬼中。遠離如是三品惡已得生人中。生人中已行善不善。行上善者入於涅槃如己舍宅。是時兔王常為諸兔宣說如是善妙之言。

爾時有一婆羅門種。厭世出家修學仙法。不惱眾生離欲去愛。和顏而言身無麤穬。飲水食果及諸根藥。少欲知足修寂靜行。長養髮爪為梵行相。是時仙人忽於一時遙聞兔王為兔說法。聞已心悔而作是言。我今雖得生於人中。愚癡無智不如是兔生在兔中曉了善法。譬如日光障蔽月光。我亦如是。雖生人中為彼畜生之所障蔽。彼雖畜生或是正法之將。或是梵王大自在天。我今聞彼所說之法心調柔和。譬如人熱入清冷水。怪哉師子多行惡業受是獸身。云何復當殺如是兔。如是兔者乃是純善形雖如是乃能修行仙聖之法。雖生畜生而能宣說善惡之相。我從本來無可諮稟尊敬之處。今得遇之甚善無量。

是時仙人即起合掌往至兔所。至兔所已却坐一面。合掌向兔而作是言。汝是正法之身將不受兔身。所有必定純善之法。唯願為我具足說之。我所修學長養鬚髮草衣食果今實厭之。譬如鑽氷求酥是實難得。我亦如是。終身長髮草衣食果。雖修苦行正法難得。我今雖得生於人中受人形體。遠善知識修行惡法。如七葉華正可遠瞻不中親近。我亦如是。修行惡法。有智之人視之遠去終不親近。汝真梵王假受兔身。

兔時答言。大婆羅門。若我所言悅可汝心甚不愛也。所以者何。我久已離慳悋之結。往昔發心便當涅槃。但為眾生故久住生死。

時婆羅門聞是語已心生歡喜。汝是大士。能為眾生久處是中。即便隨逐經歷多年。飲水噉果與兔無別。是時世人多行惡法以是因緣令天炎旱草木華果枯乾不出。海池井泉諸水燋涸。其地所有林木蓬茹蒿草。土地人民收拾去盡。

時婆羅門飢窮困苦。和顏向兔而作是言。我今欲去願不見責。

兔聞是已即生念言。今此大仙不樂此處故欲相捨。即前問言。此處何過有何相犯。大仙當觀身服如是蒭草之衣。令心愁惱非所宜也。如婆羅門入婬女舍甚非家法也。

婆羅門言。汝之所說實入我心。是處清淨實無過患。諸兔自修亦不相犯。但我薄祐困乏飲食。是故俛仰欲相捨去。汝今當觀一切眾生無不因食以活此身。汝之所說善妙法要。今雖遠離要當終身佩之心府不令忘失。汝復當知我心無慈。為穢食故而相捨離。

時兔答言。汝所為者蓋是小事。云何乃欲相捨離去。

婆羅門言。我空飲水已經多日。恐命不全。是故置宜欲相捨離。

兔聞是已念言。善哉是婆羅門。乃能為法飲水多日。即便說言。汝若去者。我則更無如是福田。唯願仁者明受我請。雖知菩薩於福田中心無分別。然施極苦飢渴眾生其福最大。雖知二目是常所護。然當先救苦痛之處。汝今是我親善知識。是我所尊有大功德。是故我今欲設微供。汝今當知。人有四種。施亦有四。所謂下者下中下者。智者智中智者。云何下者施時發心求於諸有。下中下者。以畏怖故行於布施。智者有恭敬心而行布施。智中智者。有大悲心而行布施。我今於是四施之中趣行一施。唯願明旦必受我請。

時婆羅門即作是念。此兔今日為何所見見死鹿耶或死兔乎。心即歡喜然火誦呪。

是兔其夜多集乾薪告諸兔言。汝等當知。是婆羅門。今欲捨我遠去他家。我甚愁惱身體戰慄。世法如是無常別離。虛誑不實猶如幻化。合會有離猶如秋雨。有為之法有如是等無量過患。諸行如夢熱時之炎。眾生命盡無可還者。汝等今者知世法如是而不能離。是故汝等要當精勤壞三有乎。爾時兔王竟夜不眠。為諸兔眾說法如是。夜既終已。清旦地了於薪聚邊即便吹火。火然之後語婆羅門言。我昨請汝欲設微供。今已具辦願必食之。何以故。智人集財欲以布施。受者憐愍要必受用。若有凡人多畜財寶。以施於人此不以為難。我今貧窮施乃為難。唯願哀矜必定受之。我今深心清淨啟請。唯願仁者必受不疑。說是語已復自慰喻。我今為他受安樂故。自捨己身無所貪惜大如毫釐。如是福報願諸眾生證無上智。自慰喻已投身火坑。

時婆羅門見是事已。心驚毛竪即於火上而挽出之。無常之命即便斷滅。諦觀心悶抱置膝上。對之嗚唼並作是言。愛法之士慈愍大仙調御船師。為利眾生捨身壽命今何所至。我今敬禮為歸依主。我處此山長髮重擔。雖經多年無所利益。我願從今常相頂戴。願汝功德具足成就。令我來世常為弟子。說是語已還持兔身置之於地。頭面作禮復還抱捉猶如赤子。即共死兔俱投火坑。

爾時釋天知是事已。大設供養收骨起塔。菩薩摩訶薩修行如是。尸波羅蜜不誑於世。

 

菩薩本緣經卷下    兔品第六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