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伽斯那撰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字恭明譯
《菩薩本緣經》三卷,計有毘羅摩品等八品,菩薩清淨心行施等,如文:若心狹劣者,雖多行布施,受者不清淨,故令果報少;若行惠施時,福田雖不淨,能生廣大心,果報無有量。
菩薩本緣經

鹿品第七

字體大小: 大+ 小 -

菩薩摩訶薩 行大波羅蜜

乃至上怨中 終不生惡心

我昔曾聞。

菩薩往世墮在畜生而為鹿身。兩脇金色脊似琉璃。餘身雜廁種別難名。蹄如車磲角如金精。其身莊嚴如七寶藏。常行利益一切眾生。所有善法具足成就。身色光炎如日初出。諸天敬重為立名字號金色鹿。為無量鹿而作將導。而是鹿王多行慈悲。精進智慧具足無減。有大勇猛。善知人語為調眾生示受鹿身。

爾時鹿王遊於雪山。其山多有叢林華果流泉浴池。若諸禽獸共相憎惡生賊害心。以是菩薩威德力故悉滅無餘。在空寂處常教諸鹿。遠離諸惡修行善法。告諸鹿言。汝等當聽。諸行之中當觀小惡猶如毒食。如是小惡不當受之。當觀小善為親友想。常應親近精勤受持。汝等諸鹿以身口意行諸惡故。墮畜生中不能修行所有善法。愚癡覆故受是畜身。經無量世難得解脫生死之中。欲受樂者要因正法而為根本。夫正法者能護眾生不墮惡趣。為度煩惱苦海之人而作橋梁。如人處嶮要因机杖。亦如執炬覩見諸器。行正法者亦復如是。夫正法者最可親近不可破壞。能示眾生無上大道。是能為受樂者。聞是法已能令喜心。心心不斷行是法者心無所畏。是法能除一切諸惡。譬如良藥療治眾病。以是因緣常應憶念不令忘失。若忘失者此生空過。一切世間皆悉虛誑。唯有布施忍辱慚愧智慧之法乃是真實。若能修行如是等法。是則名為具足正法。為諸鳥獸常說是法。令諸聽者心離婬欲。當是時也。猶如賢聖遠離諸惡不加侵害。

復於後時與諸群鹿遊止一河。其水廣大深無涯底。暴漲急疾多所漂沒。壞諸山岸吹拔大樹。一切鳥獸無敢近者。時有一人為水所漂。恐怖惶懅莫知所至。身力轉微餘命無幾。舉聲大喚。天神地祇誰有慈悲能見救濟。苦哉我今與室家別。今日困悴誰可歸依。我昔曾聞世有一鹿。修學仙法有大慈悲。唯是當能深見濟拔。

是時鹿王在群鹿前聞如是聲。即便驚視誰受苦厄。發如是言。我聞是已其心苦惱。如彼受苦等無差別。尋告諸鹿。汝當隨意各自散去。吾欲觀覓平整之處。自恣飲水以充渴乏。諸鹿聞已尋即四散。鹿王即便尋聲求之。見有一人為水所漂。復為木石之所橖觸多受苦惱。鹿王見已即作是念。水急駛疾。假使大魚亦不能度。我今身小力亦微末。竟知當能度是人不。寧令我身與彼俱死。實不忍見彼獨受苦。復作是念。若使是人在於陸地為象所困。可得為作方便救護。今在此水漂疾急速。我當云何而得救拔。我設入水不能濟者。一切聞知當見嗤笑。自知不能何故入水。我今雖有慈悲之心。身力微末恐不能辦。我今要當倍加精進以不休息而往救之。即作是言。汝今不應生怖畏心。我今入水猶如草木。假使身滅要當相救。

是時鹿王踊身投河至彼人所。即命溺人令坐其背。溺人即坐安隱無慮。猶如有人安坐榻席。其河多有木石之屬。互相橖觸身痛無賴。是時鹿王擔負溺人至死不放。劣乃得出至于彼岸。溺人爾時即得救拔安隱出已。即語鹿王。我之父母所長養身為已滅沒。今之身命實是汝有。汝雖鹿王身命相屬。所可勅使唯垂告語。爾時鹿王告其人言。汝今且聽我於汝所不求功果。亦無有心生貢高想。我今不惜如是身命。但欲為他而作利益。汝今當知。我受獸身常處林野。自在隨意求覓水草。雖不侵犯居民邑落。然是我罪多諸怨憎。兼復怖畏師子虎狼諸惡走獸射獵之徒。無所歸依無守護者。我雖鹿身雜色微妙。一切世間悉無見者以相救濟。唯汝見之。昔我立誓。若見苦厄要令度脫。人雖有力見苦不救。當知是人為無果報。如不種子不收果實。若念我者當善攝口。知恩念恩賢聖所讚。不知恩者現世惡名流布於外。復為智者之所呵責。將來之世多受惡報。知恩之人二世安隱。非施因緣而得自在。不修多聞具大智慧。雖無水浴清淨無垢。離諸香熏得無上香。離諸瓔珞得真莊嚴。遠離所依而得自護。雖無刀杖人無侵者。汝當知之。知恩之人所得功德說不可盡。不知恩者所得過患亦復無量。是故汝今應善護口。

爾時溺人聞是語已。悲喜交集涕淚橫流。即禮鹿足而作是言。汝常說法示諸眾生涅槃正道。汝如良醫除斷眾生心熱病苦。汝是世間第一慈父。是尊是導實貪隨侍。朝夕稟受不欲遠離經一念頃。必當為惡無所堪任。我今設去雖有形體當相遠離。而心未敢生捨離想也。說是語已尋便即路。鹿王望之遠不見已。即還本處眾鹿之中。

是時溺人既還家已。忘恩背義破滅法炬自然其心。破伐法樹乃殖毒林。心為惡器盛眾怨毒。為現世利即至王所而白王言。大王當知。臣近入山見有一鹿。身色微妙如七寶貫。在眾鹿中而為上首。猶如滿月處眾星中。其皮雜色任覆御乘。臣知此鹿遊住之處。

時王聞已心驚喜曰。卿示吾處吾自往取。溺人白王。敬奉所勅。王即嚴駕令在前導。千乘萬騎隨後而往。

是時鹿王在眾鹿中疲極而眠。爾時虛空多有眾鳥。見王軍馬各相謂言。是王必為金色鹿來。時有一烏即至鹿所啄鹿王耳。鹿王驚悟心即念言。此烏何緣來見覺之。從昔已來眾烏等類。顧復圍遶無敢近者。今日何故觸犯我身。鹿即起立遙望王軍。四方雲集已來近至。復作是念。如是眾烏實無過咎。譬如有人所尊陷墜以手牽拽豈是過耶。復作是念。是諸眾生無慈悲心。世間所有師子虎狼常是我怨。聞我說法怨心即息。是人無理。得生人中忘恩背義。反於我所而生毒害。如妙香華置之死屍。即時可惡人不喜見。是人亦爾。為得現世少許樂分。捨離將來無量樂報。

爾時鹿王即向諸鹿而作是言。汝等莫愁王今所以來至此者。正為我身不為汝也。我今雖能逃避遠去。亦能壞碎彼之軍眾。要當畢命自往王所。若我如是。汝等便當東西波迸乃至喪命。是故我今為汝等故當往王所。但隨我後莫生恐怖。當令汝等安隱無患。汝等當知。我若發心欲入涅槃即能得之。所以不取正為汝等。我至王所設使喪命。但令汝等安隱全濟吾無所恨。作是語已即至王所。溺人見已尋示王言。所言鹿王此即是也。作是言已兩手落地。

時王見已即便下馬。心驚毛竪而作是言。汝手云何斷落如是。即捨刀杖獨往鹿所。鹿見王時心中愁惱。王作是念。彼雖獸身非實鹿也。即是正法勇出之王。

爾時鹿王即白王言。大王何緣放捨刀杖。身體流汗狀似恐怖。若使於我生恐怖者。我是修慈終不相害。如月生火無有是處。

時王聞已心得安隱。即向鹿王而作是言。是人何緣兩手落地。然如向言能施我等無所怖畏。云何是人直示汝身得如是報。汝向自言能施眾生無所畏怖。云何乃令是人如是。若言不施一切世間即當火然。

是時鹿王復白王言。譬如有人犯官重罪。觸惱無諍清淨比丘。如是之人得大重罪。不知恩者亦復如是得大重罪。王今當知。是人自作自受其報。非我因緣。

王即問言。唯願廣說我樂聞之。鹿王答曰。願王問彼不須我說。

王即問人。卿今何故二手落地。是時溺人即為其王廣說本緣。王既聞已。卿作是事已。云何當得不受報也。若有困厄依恃他人。乃至一念尚應報恩。況復多時受斯重恩。而不能報反生賊害。豈當不受如是報也。如人熱時止息涼樹。是人乃至不應侵損是樹一葉。受恩不忘亦復如是。

爾時國王復向鹿王。長跪叉手而作是言。我從今日常相歸依。

鹿王答曰。審能爾者敬受來意。

王復言曰。汝今受我願求何等。

鹿王答曰。若能於我生尊相者。今當諦聽。我是獸身唯賴水草以自存活餘無所求。大王當知。是人昔為水所漂困。無救護者餘命無幾。我於爾時猶能救之。王今若有慈悲之心。當視是人如赤子想。若視是人即亦視於我。是人愚癡無知可愍。命終之後必墮地獄。經無量歲備受眾苦。是故應當於是人所生慈愍心。大王。譬如有人多諸子息愛無偏黨。然於病者心則偏重。菩薩亦爾。於惡眾生偏生悲愛。以是眾生懷惡法故。是故菩薩為諸眾生發菩提心。

爾時大王復更斂容而作是言。汝今真是調御大師。護持正法救濟危厄歸依之處。能除眾生一切畏者。是諸眾生多行惡法身應陷地。所以不沒諒由大士護持故也。從今以往施諸鹿群無所畏樂。我今終身願為弟子。若汝來世成無上道願先濟度。於是國王說是語已即告群臣。舉國人民自今為始不得遊獵殺害為業。

菩薩摩訶薩行尸波羅蜜時。雖受獸身於諸怨憎乃至不生一念惡心。

 

菩薩本緣經卷下    鹿品第七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