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佛說太子墓魄經》世尊昔為太子墓魄,端正妙潔,然結舌不語十有三歲,王信婆羅門,欲將太子生埋誅之。眾人捨身力阻,太子不忍,遂言昔為王墮地獄,深厭畏苦,故結舌求道。
佛說太子墓魄經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告諸比丘。

昔者有王名婆羅奈。王有一太子字名墓魄。生有無窮之明。端正妙潔無有雙比。父母奇之供養瞻視。須其長大當為立字。然太子結舌不語十有三歲。恬惔質朴。志若死灰。意如枯木。目不視色。耳不聽音。狀類瘖瘂聾盲之人。於是父母患而厭之。

王語夫人。當奈之何。此子將為他國所笑。夫人語王。當召相師相之。知當語不。王即召婆羅門師使相太子。婆羅門言。此子非是世間人。為是熒惑耳。外為端正內懷不祥。危國滅宗將至不久不可畜養。宜當生埋誅而殺之。不除此子則絕國嗣。王語夫人。當如之何。今若不除此子恐後無復立太子。於是夫人隨王所為。

王即召國中大臣共議之。一臣言。當遠徙深山無人之處。一臣言。當沒深水中。一臣言。但當隨師所語。掘作深坑而生埋之。王即隨是一臣所語。即召外陣兵三千餘人。使掘地作藏。給世資糧侍以五僕。太子衣服瓔珞珠寶盡還太子。於是夫人心欲傷絕。我獨無相生子薄命乃值此殃。事不得止。涕淚哽咽不能自勝。

於是復送太子著正殿上。五百夫人見太子端正姝好。無有雙比。皆言。太子何以不語而當生埋。五百婇女見太子端正姝好。皆為太子作禮而言。何以不語而當生埋。各為太子作其伎樂。太子默然不觀不聽。

復送太子著外殿上。五百大臣見太子端正姝好。無有雙比。前白大王。太子非是不語之人。且復宿留語在不久。婆羅門言。不可審信。王語大臣。此是國事非卿所知。

作藏已訖。來迎太子。王語其僕。使太子載我四望象車。令國中人民就觀。太子當語。若語者便載來還。於是太子乘車尋路。國中耆舊大臣皆宛轉車前而言。太子。要當一語。若不語者便以車輾我上過去。遮蠡虎賁扶避使過。遂侍太子遂到藏所。時有數千萬人。皆隨太子往到藏所。皆塞藏戶。太子復不得前。遮蠡虎賁麾人便却。太子適前。飛鳥走獸復驚來前遶藏三匝。復塞藏戶。太子復不得前。於是太子舉右手住而言。我正不語而當生埋。我適欲語恐入地獄。我所以不語者。欲安身避害濟神離苦。是以不語。而信誑詐之言。謂我聾盲為實瘖瘂。

是時人民聞太子語有絕妙之音。世所希聞。行者為止。坐者為之起。皆言。太子神聖乃爾。皆前叩頭求恩悔過。原赦我罪。其僕聞之歡喜踊躍。馳白大王。太子已語。上徹蒼天下徹黃泉。飛鳥走獸皆來伏聽於太子前。

王聞太子語歡欣踊躍。即與夫人駕四望象車。往迎太子。太子顧視父王。下車避道。四拜而起而言。勞屈父王遠來見迎。今日父子已生相棄捐。恩愛已乖。骨肉以離。其義甚愆。不可聽觀。王語太子。不可不可。汝為智者。當原不及。共還入國。舉位與汝。我自避退。太子答言。我曾為國王。用行有缺漏故。下入地獄六萬餘歲。蒸煑剝裂其痛難忍。當此之時。父母寧能知我地獄苦痛劇不。寧能分取我身上痛不。我厭畏地獄苦。是以結舌不語十有三歲。冀得免瑕除去垢穢。出於塵埃之外不與罪會。除憂去累念生若寄。不可選軟去道日遠。高翔遠逝自濟於世。世間無常恍惚如夢。室家歡娛須臾間耳。歡樂暫有憂苦延長。

王知太子意堅志固。遂聽學道。於是太子棄國捐王。入山求道思惟禪定。壽終即生兜術天上。畢天之壽下生世間。為迦維羅衛王作太子。自致得佛。

佛告阿難。爾時太子墓魄者。我身是也。是時父王者。今閱頭檀是也。是時母者。今摩耶是也。是時侍我五僕者。阿若拘隣等是也。是時婆羅門欲生埋我者。今調達是也。我與調達世世有怨。佛說經訖。諸弟子。諸天龍。鬼神。帝王。人民皆大歡喜。為佛作禮。

 

佛說太子墓魄經

 

佛說太子墓魄經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