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二十) 沈乞兒 某孝子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沈乞兒  吳邑的湘城,有一個姓沈的乞兒,年紀約在中年,他每次向人家乞討食物時,凡是他所乞得的都不吃,而把這些食物分別貯藏在竹器中。人們看見這種情形,起初並不在意,久了之後有人問他,他就說想要把這些東西拿回去孝敬老媽媽罷了!如此,別人才對他的行為感到訝異,並暗中偵查他所做的事,只見沈乞兒到一岸邊,坐在地上,拿出竹器中所貯藏的食物加以整理,再把這些食物拿到船邊。船隻設備雖然簡陋卻很乾淨,有位老婆婆坐在船中,沈乞兒上船後,把食物陳列在母親面前,倒了酒後,就跪著把酒捧給母親,等到母親接過杯子後才起身。接著,他一邊跳舞一邊唱著山歌,作出嬉笑的樣子來娛親,而母親的神態非常安詳。沈乞兒必定等母親吃完後,自己才轉往別的地方乞食,如果不能乞得食物就挨餓。自始至終,他都不會自己先吃,每一天都如此,經過數年,母親死了,乞兒也消失不見了。

       沈乞兒侍候母親吃飯時,必定表演歌舞來娛樂母親的心,你中孚也曾如此做嗎?你不只是比起曹良良要感到羞愧,同時和沈乞兒相比,也要感到羞愧!

 

某孝子  崇禎十三年,發生大饑荒,甚至到了人們互相殺身食肉的情況。襄城縣的南門外,有個賣人的市場,有錢的人就在這裡買活人來吃。有一名男子攙扶著他的父親到市場,頭上插著草標,標明要出賣自己,並告訴人家說:父親生養我一場,我卻不能奉養他,我料想自己也難以活下來,不如把自己賣掉得數十文,還可以充當父親一頓飯的花用。當時買的人把錢交給他的父親後,想要立刻帶他走,孝子笑著說:「我既然已經把自己賣了,就是不怕死,別忙。」他拜別父親後才離開。當時有一、二位有正義感的人看見這情形,非常同情他,急忙回家去拿錢,打算把他贖回,但等他們再回來時,那人已經被剝皮剝肉,來不及救他了。全縣的人聽說了這個故事,沒有不感動得掉眼淚的。

       崇禎十三年固然是鬧大饑荒,但中孚家裡卻是年年都處在饑荒中;十三年時固然是大饑荒年,但中孚母子卻是天天都餓肚子。鄰里的人家憐憫我們,怕我們餓死,就勸中孚到縣庭去充當門役這個差使。等到稍稍長大些,又引導中孚學習陰陽、卜卦、畫畫等技術,以藉此謀生,但中孚認為這麼做是辱沒了讀書人的身分,因此都辭謝了他們的好意,不肯去做。在無計可施之下,生活困苦,致使母親因營養不良而臉色蒼白,身形枯槁,健康常瀕臨惡化危急的狀態,後來雖然歷經很多次的劫難,終能幸運地活下來,但實際上已是受盡了千辛萬苦。現在看這個人一點都不困難地就把自己賣掉;把自己殺了尚且都不憐惜,何況只是失了讀書人的身分這一小事,更沒什麼值得說的了。然而中孚從前卻不知變通,致使母親的生命面臨危險不保的境況,現在危險的處境已過,才再回憶那危險的情境;悲痛的心情平復後,再回想當時的痛苦,卻只感到驚愕沮喪,中孚心中將如何自處?唉!孝親的最高境界是要能顯揚父母,中孚不能做到;次一等是要不使父母受辱,中孚不能做到;再下一等是要能好好奉養父母,但母親哪裡曾經享受過一天中孚供養的美味食物呢?現在中孚感到後悔遺憾都已來不及了,心中的悲痛,又哪裡能以言語說得出來呢?

       以上令中孚所感動的事蹟不只這些,在此只是從千百中抄錄其中的一部分而已,文中每一字都是血淚所形成,不知不覺中就將它們集成書函,把它們放置在床榻旁,自己時時刻刻拿來閱讀,傷感之餘,不禁捶打自己的胸坎,以責備自己的不孝。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二十  沈乞兒 某孝子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