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十九) 李瓊 曹良良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李 瓊  李瓊以賣絲織品為生,事奉母親很殷勤,夜裡常起來探視母親多達十餘次,只恐怕母親有什麼不舒服。母親喜歡吃新鮮的東西,李瓊就千方百計地到市集中找,找到了,一定以東西的十倍價錢酬謝對方。

       李瓊以一個生意人的身分卻能篤實的事奉母親,並殷勤地向母親請安。你中孚試著摸摸自己的良心,回想看看,自己是否也曾如此做?母親喜歡吃新鮮的東西,他必定想盡各種辦法到街市上去找,你是否也曾想到,母親喜歡的東西,你能時時完善地準備好供養她嗎?現在母親已在九泉之下,也沒機會如此做了。你雖然想一夜起來上百次,時常以她喜愛的東西來供養她,又如何能做到呢?新鮮的東西固然可獻給母親享用,其實母親何曾親自嘗過?唉!以豐盛的祭品祭祀母親,還不如在母親活著時以簡單的食物奉養她啊!所以與其殺一隻牛來祭祀她,不如趁母親活著時以雞、豬等食物奉養她,讓她來得及享受的好,這是子路所以有「負粟之憾」,而就是你中孚所以不敢自己問自己的原因了。唉!

 

曹良良  曹良良是曹真予先生的族僕—曹寧的兒子。他小時候以清掃街道的工作為生,每得到一毫一釐的工資,就會為父母準備美味的食物,稍稍長大以後,去當人家的傭工,他的父母就不缺酒肉可食了。真予先生聽說了這事就嘉許讚嘆他,並作了一首歌來表揚他,歌詞說:曹寧夫婦又病又老,他們有個兒子叫良良,能盡心行孝道。他勞動筋骨,竭盡力氣求得一毫一釐的工資來奉養雙親,使雙親能溫飽。我雖然戴著高帽子,做朝中的大臣,看到良良所表現的美好的事蹟,心中不禁有所感觸,世上哪裡會少戴高帽的人?他們能上天下地廣泛地討論學問,妻兒們也都身穿羅綺,生活中沒有值得他們憂愁的事,但他們卻不知替自己的父母添加布襖,唉!良良實在是我的老師,願他能長壽,也能有更多的財寶對父母盡孝。

       中孚幼年失父沒有人可倚靠,既沒有一間有寸土之地的屋產,又不能竭力做別的營生,致使母親生活困苦,顧得了早上,就顧不了晚上,過一天就如過一年般。家裡的煙囪常常沒有冒煙,肚腹也時常是在飢餓狀態中,不只是酒肉是我所不敢奢望的,即使是穀物糧食也無法經常得到,受盡了人世間最不堪的艱難窘困的生活,不曾有一天能過溫飽的日子。那個曹良良以僮僕的身分卻能使父母在生活上不缺酒肉,這是曹寧有兒子可孝養他,而我的母親卻沒有兒子可孝養她,不孝中孚實在是比一個僮奴都不如。每當我一再唱誦真予先生所作的歌時,心中就有無限的哀痛感傷。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十九  李瓊 曹良良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