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十八) 夏暘 顧忻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夏 暘  夏暘家中世代都做石工,他沒有讀過書、不識字,但志趣品行純樸篤實。他侍候父親,與父親同睡一床,必定把父親所用的尿器夾在懷中溫熱,等父親想要小解時,就把這尿器拿給他使用。父親過世後,他哀痛身毀的情形逾越了一般的禮節。安葬父親後,他奉祀父親的靈位好像父親仍在世一樣,早晚進出,不論事情的大小,必定先在父親的靈前稟白,然後才做。他的母親得到惡疾已久,夏暘常陪在她身旁,侍候她進食湯藥。母親生病期間,他不曾走進妻子的寢室,且連著三年,夜裡更不曾寬解衣帶稍加休息,只是盡心服侍母親。

       有一次,他的母親突然想吃荔枝,夏暘家在城外,那天夜晚,天又下著大雪,他倉促地進城,敲店主人的門,店主人怕冷不肯馬上起來開門,夏暘就在店門外哭泣,店主受到感動,立刻起床,把荔枝賣給他。夏暘的兒子因為一件小事引得夏暘的弟弟不高興,他的兒子不幸被他的弟弟打死,夏暘恐怕母親傷心,只是悲傷地含著眼淚卻不說話,人們都認為他這種體貼親心的行為真是難得。

       把父親的尿器溫熱,這和古代《二十四孝》中「溫席扇枕」的典故是一樣的。父親死後,事奉他仍如生前一般,不論大小事都必先稟告之後才做。古人說事奉死者像事奉生者一樣,夏暘就是如此了。沒想到夏暘只是一個石工竟能如此盡孝,讀書人應當甘拜下風,像中孚就願意為他駕馭馬車了。

 

顧 忻  顧忻因為母親生病,十年中所有葷辛的食物都不吃。凌晨,公雞才啼第一聲,他就已經穿戴好衣帽,帶著妻子到母親臥室請安,問母親想要什麼?如此過了五十年,不曾離開母親身邊一步。母親年紀大了,眼睛看不到東西,顧忻為此,日夜哭泣祈求上天庇佑,並刺破肌膚,以血來書寫表章,求天賜福,沒多久,母親的眼睛忽然能看見東西,在燈下還能縫紉,活到九十多歲,在沒有病痛的情況下,安詳過世。

       早晚向父母請安,並且探問他們想要什麼?他們的需求是什麼?這才是最實在的。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十八  夏暘 顧忻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