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十七) 任元受 新吾呂公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任元受  任元受事奉母親非常盡心,不論白天夜晚,不曾離開母親身旁。自己曾經說:母親生病的原因,有時候是因飲食不調,有時候是因燥熱潮溼不順,有時是因寒冷暑熱不合,有時候因行動舉止過勞,有時候因言語略多,有時候因憂傷喜悅稍微過度。以上種種情形,若能不論晝夜都細微地侍候她,調和護理她,一絲一毫都照顧得無微不至,五臟六腑的狀態能很清楚地掌握,不必等待醫生診脈之後才知,這才是孝親之道啊!

       人子事奉母親能像元受一樣,就可以使母親不至於生病,即使有病也因知道病根的所在而容易痊癒。中孚母親在世時,居家生活常不能在她左右侍候,致有許多令人遺憾的地方。其後,母親臥病半年,雖然努力地以各種方法調理醫護,並虔誠哀痛地向上天禱告,祈求上天庇祐,而因為所懂的知識短少淺薄,又不善於在細微處觀察,辨明病灶的所在,導致因當時一時的疏失所形成的懊悔憾恨,有哪一天能忘記?像元受這一類的人真的是中孚的老師了!中孚比起元受實在慚愧多了!

 

新吾呂公  新吾的呂公他的母親因為眼睛失明,心中感到急躁不安。她張開眼睛向四處張望,卻什麼也看不見,於是就以頭撞牆,大聲地啼哭,且連著三天不吃飯。長垣唐氏是治療眼疾的專家,呂公就把他迎請到家中為母親治病。他到了之後說:眼睛最忌諱的是動了火氣,而病人躁動到如此的地步,能達到什麼樣的療效呢?呂公不知如何是好,就召請瞎眼的婦人來家裡彈弦唱歌,使母親開心,如此經過了五天,母親才稍稍能吃得下一點東西。等到唱歌的人沒有東西可以表演了,就把她們更換掉,有時候就請人來說書,說的是前漢、前後齊、七雄、三國、殘唐、北宋等時期的故事,凡是能以彈唱表演有名於當時的,不論遠近,呂公都必定邀請他們前來表演。如此經過了一年多,母親躁動的情緒漸漸平緩下來,他每日都守候在母親身旁,對於像王趙、朱大、張小、張五婦甚至是別地方的瞎眼婦人,他更不定時地請她們輪流來家裡表演,他的母親就在他盡心的孝養之下,安享天年。

       呂公對母親的思念之情不曾停止過。每逢生辰或過節時,就以家中的食物獻給母親,想到母親所喜歡的,就命令那些瞎眼的婦人表演歌唱、母親在一旁進食,四十年如一日。呂公悲痛母親活著時眼睛瞎了,所以看見失明的人前來乞食,同情心油然而生,特別憐憫他們,給他們的食物比起其他的乞丐就更多了。如果是男孩前來乞食就煮粥給他吃,又養了一名瞎眼的老師,請他教導男孩,讓男孩具有說書的本事及卜卦的能力,呂公自己又編輯《子平要語》和勸世歌曲,請老師教導他們。若是女孩就把她們交付給瞎眼婦人,請她教導她們彈唱並提供樂器給她們使用,等到她們能自己獨立生活,不缺衣食時,就選擇當中適宜相配的,讓他們結為夫婦,任憑他們去哪裡,但都不至於四處哭泣乞食。

       後來呂公到山西做官時,就捧著母親的遺像一同前往,不論晝夜都嚴謹地事奉。他在母親忌日時所寫的祭文中約略說到:唉!兒現在在山西了,兒現在做官,母親竟不能陪兒子來了。此地雖然山勢高聳、道路難行,但兒子會非常小心,母親您不必掛念。官府中事情雖繁多,身形勞累,但每日一餐飯,母親您不必憂慮。兒往年看見希罕的事或不尋常的東西,常在回家時能和您分享討您歡喜;兒最近所見所聞很多,但回來後卻沒有人可以稟告,夢中聽見的不是真實的話語,紙上看見的不是真實的容貌,眼底、心頭常恍恍惚惚的以為在此事奉母親,和母親相依為命,兒只能無奈地以為母親真的在此了。以往吃飯喝酒時所發生的樂事,兒只能在死後與您相聚時,才能再享有如此的樂趣了。從前不能以美味的食物奉養母親終老,現在常有美食,卻已來不及孝養母親,兒子即使死了都還感到遺憾、悔恨。

       看呂公以絃歌來娛樂母親,並因為母親的緣故對同是瞎眼的人特別友善、特別照顧,讓我心裡很受感動。他為母親寫的忌日祭文,內容都是些家常話題,卻也是一些內心話,比起李密的陳情表,更能委婉地表達心中最真誠的感情,文中每一字讓人看了都感到悲痛,每一字都說到中孚的心事,中孚所想說的,呂公好像都已代我說了。每當我展開祭文拜讀時,每一字都令我心痛得掉淚,所以我把它完整地抄錄下來,讓我時時刻刻能藉此抒發胸中的哀痛。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十七  任元受 新吾呂公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