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穫等待

故事提供:台北 淑娥

「你們這些上普通高中的人,頭殼都壞掉了啦!你們不知道五專有多好混,想上課就上課,不想上課,大家就一起翹課去跳舞、打牌、喝酒,多自由啊!」

在這一班國中畢業一年後的聚會上,阿侑不改過去吊兒啷噹的樣子,當眾大言不慚,滔滔不絕他的謬論,讓我這個班導師幾乎當場愣在那兒,不知該說什麼。

其實,阿侑這孩子腦筋很好,長相壯碩,又能說善道,加上家境富裕,如果能走上正途,應該是個人材,可惜父母忙於生意,常把他一個人丟在家裡。國二開始,他交到一群壞朋友,行為漸漸走樣,抽煙、喝酒、翹課、流連網咖樣樣都來;印象很深的是他在前額染了一撮白髮,還用髮雕把頭髮豎得高高地,常和教官玩「捉迷藏」,屢勸就是不聽。功課方面,想當然耳,就像在山坡上擲線球般,快速下滑!

那時候他的母親常來學校找我,每次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老師,阿侑最服你,求求你一定要救他!」

身為導師的我何嘗不想幫他?可是,任憑我如何殫思極慮,不厭其煩地對他曉以大義,從做人的本分談到生命的意義價值......雖然每次談話之後他都會收斂個幾天,但不久又故態復萌。

如此周而復始,眼見他一步步向下沉淪,除了惋惜、心疼之外,我也覺得愛莫能助,心想:「我一個人的力量哪抵擋得了他那批惡友的拉力呢?」所以到他國中畢業,情況依然沒有改善,我自認對他的教育是徹底失敗了!

收穫等待事隔多年,退休後的某一天,我回到學校。同事遞給我一個電話號碼,跟我說:「這位學生三番兩次來學校找你,好像有很重要的事,你要不要跟他連絡一下?」我一看,是阿侑,心裡忍不住打個問號:「他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收穫等待

事隔多年,退休後的某一天,我回到學校。同事遞給我一個電話號碼,跟我說:「這位學生三番兩次來學校找你,好像有很重要的事,你要不要跟他連絡一下?」我一看,是阿侑,心裡忍不住打個問號:「他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我們聯絡上以後,他堅持一定要來看我。當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你變了!」我不由自主的衝口而出。六年不見的阿侑 ,氣質完全變了,說話的口氣變得很謙虛,舉手投足也變得沉穩而內斂。

「學校很多老師看到我都這麼說!」他笑得有點靦腆。

「你急著找我,有事嗎?」我更加好奇。

「老師,我是專程來謝謝您的!」他彬彬有禮地告訴我,「國中時您教我做人處事的道理,當時我覺得好囉唆、好無聊。可是這兩年由於父母親生意失敗,我半工半讀養活自己,完成學業,漸漸對人生有了一些體會。碰到問題時,老師當年耳提面命的話都一一浮現起來。學業上我是悔不當初,五專讀了七年才勉強畢業,可是我覺得好好做人、好好工作應該還來得及......」

他說他目前在一家披薩店上班,因為工作認真,被老闆賞識拔擢當店長,「未來我會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地走!這都要歸功老師當年的教導,所以我想要當面跟您說謝謝,您的話我聽進去了!」

日常師父曾說:「教育學生不要急求成果,只管種正確的因就對了。」當初那個被我認為「孺子不可教也」的阿侑,沒想到七年之後浪子回頭,可見只要種下正確的種子,假以時日一定會有發芽茁壯的一天。

感謝師父,教我懂得等待。謝謝阿侑,讓我收穫等待!

來源:《福智之友》第 7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