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共曇曜譯
《雜寶藏經》凡十卷,集錄佛陀和弟子,以及佛陀入滅後之諸事緣,共一二一章,大部分皆係與佛陀有關之故事。本經主旨乃以因緣譬喻闡釋因果關係,令修行者對業果產生信解。
雜寶藏經

四、棄老國緣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佛在舍衛國。爾時世尊。而作是言。恭敬宿老。有大利益。未曾聞事。而得聞解。名稱遠達。智者所敬。諸比丘言。如來世尊。而常讚嘆恭敬父母耆長宿老。佛言。不但今日。我於過去無量劫中。恆恭敬父母耆長宿老。諸比丘白佛言。過去恭敬。其事云何。佛言。過去久遠。有國名棄老。彼國土中。有老人者。皆遠驅棄。有一大臣。其父年老。依如國法。應在驅遣。大臣孝順。心所不忍。乃深掘地。作一密屋。置父著中。隨時孝養。爾時天神。捉持二蛇。著王殿上。而作是言。若別雄雌。汝國得安。若不別者。汝身及國。七日之後。悉當覆滅。王聞是已。心懷懊惱。即與羣臣。參議斯事。各自陳謝。稱不能別。即募國界。誰能別者。厚加爵賞。大臣歸家。往問其父。父答子言。此事易別。以細軟物。停蛇著上。其躁擾者。當知是雄。住不動者。當知是雌。即如其言。果別雄雌。天神復問言。誰於睡者。名之為覺。誰於覺者。名之為睡。王與羣臣。復不能辯。復募國界。無能解者。大臣問父。此是何言。父言。此名學人。於諸凡夫。名為覺者。於諸羅漢。名之為睡。即如其言以答。天神又復問言。此大白象。有幾斤兩。羣臣共議。無能知者。亦募國內。復不能知。大臣問父。父言。置象船上。著大池中。畫水齊船深淺幾許。即以此船。量石著中。水沒齊畫。則知斤兩。即以此智以答。天神又復問言。以一掬水。多於大海。誰能知之。羣臣共議。又不能解。又遍募問。都無知者。大臣問父。此是何語。父言。此語易解。若有人能信心清淨。以一掬水。施於佛僧及以父母困厄病人。以此功德。數千萬劫。受福無窮。海水極多。不過一劫。推此言之。一掬之水。百千萬倍。多於大海。即以此言。用答天神。天神復化作餓人。連骸拄骨。而來問言。世頗有人飢窮瘦苦。劇於我不。羣臣思量。復不能答。臣復以狀。往問於父。父即答言。世間有人。慳貪嫉妒。不信三寶。不能供養父母師長。將來之世。墮餓鬼中。百千萬歲。不聞水穀之名。身如太山。腹如大谷。咽如細針。髮如錐刀。纏身至脚。舉動之時。支節火然。如此之人。劇汝飢苦。百千萬倍。即以斯言。用答天神。天神又復化作一人。手脚杻械。項復著鎖。身中火出。舉體燋爛。而又問言。世頗有人。苦劇我不。君臣率爾。無知答者。大臣復問其父。父即答言。世間有人。不孝父母。逆害師長。叛於夫主。誹謗三尊。將來之世。墮於地獄。刀山劍樹。火車爐炭。陷河沸屎。刀道火道。如是眾苦。無量無邊。不可計數。以此方之。劇汝困苦。百千萬倍。即如其言。以答天神。天神又化作一女人。端政瓌瑋。踰於世人。而又問言。世間頗有端政之人。如我者不。君臣默然。無能答者。臣復問父。父時答言。世間有人。信敬三寶。孝順父母。好施忍辱精進持戒。得生天上。端政殊特。過於汝身。百千萬倍。以此方之。如瞎獼猴。又以此言。以答天神。天神又以一真檀木。方直正等。又復問言。何者是頭。君臣智力。無能答者。臣又問父。父答言。易知。擲著水中。根者必沈。尾者必舉。即以其言。用答天神。天神又以二白騲馬。形色無異。而復問言。誰母誰子。君臣亦復無能答者。復問其父。父答言。與草令食。若是母者。必推草與子。如是所問。悉皆答之。天神歡喜。大遺國王。珍琦財寶。而語王言。汝今國土。我當擁護。令諸外敵不能侵害。王聞是已。極大踊悅。而問臣言。為是自知。有人教汝。賴汝才智。國土獲安。既得珍寶。又許擁護。是汝之力。臣答王言。非臣之智。願施無畏。乃敢具陳。王言。設汝今有萬死之罪。猶尚不問。況小罪過。臣白王言。國有制令。不聽養老。臣有老父。不忍遺棄。冒犯王法。藏著地中。臣來應答。盡是父智。非臣之力。唯願大王。一切國土。還聽養老。王即嘆美。心生喜悅。奉養臣父。尊以為師。濟我國家一切人命。如此利益。非我所知。即便宣令。普告天下。不聽棄老。仰令孝養。其有不孝父母。不敬師長。當加大罪。爾時父者。我身是也。爾時臣者。舍利弗是。爾時王者。阿闍世是。爾時天神。阿難是也。

 

雜寶藏經卷第一 四、棄老國緣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