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菩薩造 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譯
《佛所行讚》五卷,從生品第一起到分舍利品第二十八,以優美的偈頌,呈現釋尊之誕生、出家、修行、成佛、轉法輪、入涅槃一生的完整事蹟。
佛所行讚

離車辭別品第二十四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尊者阿難陀 見地普天動

心驚身毛竪 問佛何因緣

佛告阿難陀 我住三月壽

餘命行悉捨 是故地大動

阿難聞佛教 悲感淚交流

猶如大力象 搖彼栴檀樹

擾動理迫迮 香汁淚流下

親重大師尊 恩深未離欲

惟此四事故 悲苦不自勝

今我聞世尊 涅槃決定教

舉體悉萎消 迷方失常音

所聞法悉忘 荒悸亡天地

怪哉救世主 滅度一可駛

遭寒水垂死 遇火忽復滅

於煩惱曠野 迷亂失其方

忽遇善導師 未度忽復失

如人涉長漠 熱渴久乏水

忽遇清涼池 奔趣悉枯竭

紺睫瞪睛目 明鑒於三世

智慧照幽冥 昏冥一何速

猶如旱地苗 雲興仰希雨

暴風雲速滅 望絕守空田

無智大闇冥 群生悉迷方

如來燃慧燈 忽滅莫由出

佛聞阿難說 酸訴情悲切

軟語安慰言 為說真實法

若人知自性 不應處憂悲

一切諸有為 悉皆磨滅法

我已為汝說 合會性別離

恩愛理不常 當捨悲戀心

有為流動法 生滅不自在

欲令長存者 終無有是處

有為若常存 無有遷變者

此則為解脫

於何而更求 汝及餘眾生

今於我何求 汝等所應得

我以為說竟 何用我此身

妙法身長存 我住我寂靜

所要唯在此 然我於眾生

未曾有所惓 當修厭離想

善住於自洲 當知自洲者

專精勤方便 獨靜脩閑居

不從於他信 當知法洲者

決定明慧燈 能滅除癡闇

觀察四境界 逮得於勝法

離我離我所 骨竿皮肉塗

血澆以筋纏 諦觀悉不淨

云何樂此身 諸受從緣生

猶如水上泡 生滅無常苦

遠離於樂想 心識生住滅

新新不暫停 思惟於寂滅

常想永已乖 眾行因緣起

聚散不常俱 愚癡生我想

慧者無我所 於此四境界

思惟正觀察 此則一乘道

眾苦悉皆滅 若能住於此

真實正觀者 佛身之存亡

此法常無盡 佛說此妙法

安慰阿難時 諸離車聞之

惶怖咸來集 悉捨俗威儀

驅馳至佛所 禮畢一面坐

欲問不能宣 佛已知其心

逆為方便說 我今觀察汝

心有異常想 放捨俗緣務

唯念法為情 汝今欲從我

所聞所知者 於我存亡際

慎莫生憂悲 無常有為性

躁動變易法 不堅非利益

無有久住相 古昔諸仙王

婆私吒仙等 曼陀轉輪王

其比亦眾多 如是諸先勝

力如自在天 悉已久磨滅

無一存於今 日月天帝釋

其數亦甚眾 悉皆歸磨滅

無有長存者 過去世諸佛

數如恒邊沙 智慧照世間

悉皆如燈滅 未來世諸佛

將滅亦復然 我今豈獨異

當入於涅槃 彼有應度者

今宜進前行 毘舍離快樂

汝等且自安 世間無依怙

三界不足歡 當止憂悲苦

而生離欲心 決斷長別已

而遊於北方 靡靡涉長路

如日傍西山

爾時諸離車 悲吟逐路隨

仰天而哀歎 嗚呼何怪哉

形如真金山 眾相具莊嚴

不久將崩壞 無常何無慈

生死久虛渴 如來智慧母

而今頓放捨 無救苦奈何

眾生久闇冥 假明慧以行

如何智慧日 忽然而潛光

無智為迅流 漂浪諸眾生

如何法橋梁 一旦忽然摧

慈悲大醫王 無上智良藥

療治眾生苦 如何忽遠逝

慈悲妙天幢 智慧以莊嚴

金剛心絞絡 世間觀無厭

祠祀嚴勝幢 云何一旦崩

眾生何薄福 輪迴生盡流

解脫門忽閉 長苦無出期

如來善安慰 割情而長辭

制心忍悲戀 如萎迦尼花

徘徊而遲遲 悵怏隨路行

如人喪其親 葬畢長訣還

 

佛所行讚卷第五 離車辭別品第二十四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