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佛說義足經》 上、下二卷。依丁福保《佛學大辭典》:由十六小經而成,各經之終有義足偈,因名義足經。義足偈者,補足上說經義之意。
佛說義足經
佛說義足經卷下

蓮花色比丘尼經第十四

字體大小: 大+ 小 -

聞如是。

佛在忉利天上。當竟夏月。波利質多樹花適好盛。坐濡軟石上。欲為母說經。及忉利天上諸天。爾時天王釋。到佛所為佛作禮。便白佛言。今當用何時待遇尊。佛告天王。用閻浮利時待我。天王得教。即禮佛歡喜而去。

爾時賢者摩訶目犍連。亦在舍衛。亦竟夏月。於祇樹給孤獨園中。爾時四輩悉到目犍連所。比丘輩。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四輩悉禮目犍連。各一面住。便共問目犍連。今世正眼為在何所竟是夏三月。目犍連便告四輩。今佛在忉利天上。當竟夏三月。念母懷妊勤苦故留說經。及忉利諸天。在波利質花樹下濡軟石上。樹高四千里。布枝二千里。樹根下入二百八十里。所坐石。按之即陷入四寸。捨便還復。摩訶目犍連。廣復為四輩說經法。便默然。諸四輩聞經。歡喜著念。便禮目犍連悉去。

至竟夏三月。復眾四輩。皆悉來到目犍連所。頭面禮竟。悉就座。共白目犍連。善哉賢者。學中獨多神足。願煩威神到佛所。為人故禮佛足。以我人語白佛。閻浮利四輩。飢渴欲見尊。善哉佛。愍念世間人。願下閻浮利。目犍連聞如是默然。可四輩。復以經法戒。四輩眾歡喜。目犍連辭。四輩悉起禮。復起繞目犍連而去。

爾時目犍連。便取定意。如壯士屈伸臂頃。從閻浮利滅。便往天上。去佛不遠。是時佛在無央數天中央。坐說經法。目犍連便生想。如來在天眾中。譬如閻浮利。佛即知目犍連意想所念。告目犍連言。不與世間等。迅去即便去。欲使來即來。去來隨我意所念。

目犍連白佛言。是天眾多好甚樂。天中有先世一心自歸於佛。壽盡來生天上。或有身歸法者。或自歸僧者。壽盡皆來生天上。或有先世淨心樂道。壽盡來生天上。佛言。目犍連如是。是天中先世一心歸佛歸法歸僧心樂道。壽盡皆來生天上。

爾時天王釋。坐在佛前。意尊佛語及目犍連所言。即言。賢者目犍連所說實如是。先世有身歸佛歸法歸比丘僧。及淨心樂道。皆來生天上。是時有八萬天。坐在天王釋後。諸天悉欲尊佛所言。及目犍連。亦其王所言。便言賢者目犍連可所說者。實如賢者言。其有先世作人時。身歸三正淨心樂道。壽盡皆來生天上。爾時八萬天因緣目犍連各各自陳我得溝港。

目犍連便前作禮。頭面著佛足。便白佛言諾閻浮利四輩。飢渴欲見佛。善哉願尊愍念世間。以時下到閻浮利。佛便告目犍連。汝且下語世間四輩。佛却後七日。當從天上來下。安詳會於優曇滿樹下。目犍連言。諾受教便起作禮。繞佛三匝。便取定意。譬如壯士屈伸臂頃便滅於忉利天。即住閻浮利地上悉告世間人。佛却後七日。當從天上來下。安詳會於優曇滿樹下。

佛於天上便取定意。如力士屈伸臂頃佛於忉利天。上至鹽天。為諸天說經。滅於鹽天。即至兜術天。復從兜術天滅。即至不憍樂天。化應聲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水行水微天無量水天。水音天。約淨天。遍淨天。淨明天。守妙天。玄妙天。福德天。德淳天。近際天。快見天。無結愛天。已說經。悉使大歡悅。便與天上色天。俱下住須大施天。從上下悉從二十四天上。至第三天上住。悉斂上有色天。悉復斂有欲天。來至第二天須彌巔上住。

是時有天子墮彼邏。被王教意。便化作三階。一者金。二者銀。三者琉璃。佛從須彌巔。下至琉璃階住。梵天王。及諸有色天。悉從佛右面。隨金階下。天王釋。及諸有欲天。從佛左面。隨銀階下。佛及諸無數有色天釋。亦諸無數有欲天。悉下到閻浮利安詳會優曇滿樹下。是使無數人民悉來會。欲見佛。欲聞法。

是時蓮花色比丘尼。化作金輪王服。七寶導前。從眾力士兵。飛來趣佛。是大眾人民。及長者帝王遙見金輪王悉下。道不敢當。前廣作徑路。蓮花色比丘尼到佛所。是時天亦見人。人亦悉見天。以佛威神。天為下。地為高。人悉等。天亦無貪意在人。人亦無貪意在天。時有人貪著樂金輪王。

是時有一比丘。坐去佛不遠。便箕坐直身。意著撿戒。比丘見天樂會亦人樂會。自生念言。是一切無常。一切苦。一切空。一切非我何貪是。何願是。已是何有。比丘即在坐得溝港道。已自證。

佛知人知天。知彼比丘生意所念。說偈言

有利得人形 持戒得為天

於世獨為王 見諦是獨尊

是時蓮花色比丘尼。適到佛前。便攝神足七寶及兵眾悉滅不現。獨住無髮衣法衣。便頭面著佛足。

佛因到優曇滿樹下坐。成布席坐適坐。便為大眾人民。廣說經法。說布施持戒善現天徑。說欲五好痛說具惡。

佛知人意稍濡離麤。便現苦諦習盡道諦。中有身歸佛歸法歸比丘僧者。中有隨力持戒者。中有得溝港自證頻來。至不還道自證。

是時賢者躬自在座。便起偏袒向佛。叉手面於佛前。以偈讚佛言

今恭禮雄遍觀 見諦現說被度

常慈哀見福想 然人天得何讚

度無極復道彼 捨恐怖就安樂

廣說法遍照世 聞每樂不死安

尊戒海廣無度 義深大善行明

無穢淨垢不著 慧船大度三界

無缺傷無減增 尊不著已行捨

從戒尊三界師 從見世去無還

心住賢無過尊 自在定人天雄

明慧力致金色 何人天不禮尊

師觀世兩眾會 雖觀捨不著過

意觀意無垢心 三界空尊所空

是世行拔後根 定至定趣甘露

今神天服於尊 悉叉手觀覺身

已無疑樂法堅 悉知識人天心

亦如行蟲獸心 宴淨然愍苦槖

自恣化在天下 正真定收取易

意制念伏彼信 天人世覺獨尊

道德妙與誰雙 觀尊形何時厭

於三界獨步行 戒義堅若寶山

垂綺願三界恐 捨嫉念無恩愛

慧在定明如日 無瑕穢夜月光

著淨戒現淨行 有淨慧善過淨

住淨法現淨光 高山雪見照然

十五夜星中月 今觀尊人天雄

法悉照明人天 身相現絡真珠

諦復諦猛善說 自行致本無師

釋家子獨見妙 慧千眼去瘡疣

言盛濡意無麤 出聲悲人天坐

聞尊語甜美法 渴飲飽如流海

取法爾有何非 審奉行到彼安

說議斷後不思 聞尊聲眼每滅

慧現徑直無邪 涉先迹致故成

顧念後告冥者 如梵王悉照空

神天尚念世人 神行義無所比

從法計捨世念 尊繫著無餘處

是時賢者舍利弗。在眾中坐。便起座。偏袒叉手。以偈歎曰

未嘗見有是者 未嘗聞有說者

尊如是威神天 從兜術來至是

天人世悉擁護 重愛俗如身眼

一切安不為轉 樂獨行著中央

無憂覺我善行 到上教復還世

饒心解壞欲身 惡行出有善義

若比丘有厭心 行有敗有空生

在樹下若曠野 在深山于室中

若高處下床臥 來恐怖凡幾輩

行何從志不畏 或久後所行處

世幾輩彼來聲 若往來在方面

比丘處不著意 所止處寂無嚮

口已出善惡響 在行處當何作

持戒住行不捨 比丘學求安祥

云何學戒不漏 獨在行常無伴

欲洗冥求明目 欲鼓[鼻*皮]吹內垢

佛謂舍利弗。意有所厭惡。及有所著。在空床臥行欲學。如法今說。令汝知聽

五恐怖慧不畏 至心學遠可欲

勤蚱蜢亦蛻蟲 人惡聲四足獸

非身法意莫識 無色聲光無形

悉非我悉忍捨 莫聞善貪鄹縣

所被痛不可身 恐若各悉受行

是曹苦痛難忍 以精進作拒扞

願綺想念莫隨 掘惡栽根拔止

著愛可若不可 有已過後莫望

存黠想熟成善 越是去避麤聲

忍不樂坐在行 四可忍哀悲法

聞關閉縣國行 麤惡聲應莫願

舉眼人莫妄瞻 與禪會多莫臥

觀因緣意安祥 止安念疑想斷

取莫邪與無欺 慈哀視莫恐氣

如對見等心行 冥無明從求鮮

被惡語莫增意 故怨語於同學

放聲言濡若水 媿慚法識莫想

若為彼見尊敬 有行意離莫受

若色聲若好味 香細滑是欲捐

於是法莫媟著 學制意善可脫

戒遍觀等明法 行有一舊棄冥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悉歡喜。

  

佛說義足經卷下 蓮花色比丘尼經第十四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