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四) 何北山 呂涇野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何北山  何北山先生事父執禮不懈,父見客則恭立以待,客不寧者久之,屢以為請,父始笑曰:泰山微塵耳。聞者悚然,始知家庭之禮。

       人類之所以異於禽獸者,以其知禮也。人而不知禮,則與禽獸何別?士君子之所以異於庸庶者,以其家庭有禮也,家庭無禮,則與庸庶何別?

 

呂涇野  呂涇野先生為諸生時,大參熊公李公,延教其子,先生辭不獲,乃館於開元寺,既而聞父疾,即徒步歸,二公以夫馬追送不及。先生曰:親在床褥,安忍俟乘為也!後及第為翰林,居京師,父母書問至,必再拜受之,退而跪讀畢,然後起。每發家書,拜而後遣。父病,先生侍湯藥,晝夜衣不解帶,履恆無聲,如是一年,鬚髮為白。比卒,哀毀踰禮;既葬,廬墓側,旦夕焚香號泣。

       君親一也,君有詔,臣必跪接跪讀;親有書,子乃不然,是不恭其親也。涇野先生,獨循禮如是,此涇野之所以為涇野,而凡為子者所當法也。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四  何北山 呂涇野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