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三) 賀文忠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賀文忠  大學士賀文忠公事其父陽亨先生,先意承志,動必咨稟。父患耳聾,每書字以咨;父篤志理學,雅慕復元辛子,自楚之晉,書牘往還,深以不獲同堂覿而為憾。公每遇膝下過庭之日,言及辛子,輒不啻自其口出。崇禎八年,辛子至京,公接其刺,即大慟,亟捧置所供父影前,長跪號呼以告:是吾父在生欣慕不得見,而不孝子今日乃得拜通家之好者。次日密起,肅衣冠,往拜謁,頓首辛子函丈間,伏地大哭,不能起,重傷先人神交有年,緣慳一晤,退而又捧置辛子孝經翼於案,僾然若將見其父有喜色者然,乃沐手恭題其簡端曰:有如父母本是聖人,其子僅稱賢,則父母之聖恐竟以其子之賢而泯;有如父母本是賢人,其子乃為庸人,則父母之賢竟以其子之庸而泯;有如父母已是庸人,其子更為小人,父母已不幸為小人;其子更為禽獸,則父母之不幸為庸人為小人,彌以其子之為小人、為禽獸,而前愆永不可蓋遺臭乃萬年不可休。嗚呼!人子宜何如自待,以貽父母令名,庶幾不忘父母,不忍於父母乎哉!

       語云:父母所愛,子亦愛之;父母所敬,子亦敬之;賀公之謂也。所題之言,痛惻警惕,字字足為人子箴銘。汝中孚業已自置其身於小人禽獸之歸,若不幡然力改,永堅末路,則遺臭萬年,竟為親累矣。汝中孚亦何安耶?

 

堊室錄感  三  賀文忠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