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二) 曹真予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曹真予  曹真予先生事親色養曲至,依依子舍,非大事未嘗輕離親側。嘗為孝親說勉人曰:人子之身,生於父母,猶草木之生於根本,愛其枝葉而傷其根本,則枝葉枯矣!尚得為愛乎?故人苟愛其身,則必愛其親矣。夫自頂至踵,皆父母精血遺也!故子身即親身,而愛其親者,則必愛其身矣。昔之言孝者曰: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曾子有疾,啓手啓足,以免於毀傷為幸。然所謂毀傷,非止於殘害之謂,一舉手而悖於理,傷其所受之手矣;一舉足而悖於理,傷其所受之足矣。由斯以推,目視非禮之色,傷所受之目矣;耳聽非禮之聲,傷所受之耳矣;口出非禮之言,傷所受之口矣;心懷非禮之念,傷所受之心矣。故曰: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言守身若斯之難也。故曰:不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有矣!未有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也。故曰:舜其大孝也與!德為聖人,然則無聖人之德者,其為孝也小矣。或曰:論孝及於聖人,孝之至也。區區常人,豈易能乎!是不然,聖人之孝,特赤子之孝耳!赤子孚於母腹,母呼亦呼,母吸亦吸,愛之始也。出胎未有不啼者,其愛違也。得母未有不安者,其愛得也。吾人潛心默思,誰不嘗為赤子?誰不原有愛父母之真心?昔何以愛,今何以不愛?昔何以愛之真,今何以愛之不真?無乃知識開、血氣動、應接繁、視聽亂、妻情子念膠其中、流俗淫朋薰其外,遂至失其故態耳。由是憬然悟、躍然興、銷其邪心、還其真心,守其身以愛其親,如赤子之初而止,斯為至孝矣!斯善學聖人者矣。

       孝以顯親為大,致其身為聖賢,此啟聖公、程大中、朱韋齋,所以流光百世也。而致之之實,止在臨深履薄以守其身,葆其固有之良,不失赤子之初而已。汝中孚幼孤失教,長雖見及於此,而踐履弗篤,躬實未逮,口頭聖賢,紙上道學,張浮駕虛,自欺欺人,墮於小人禽獸之歸,致親為小人禽獸之親,虧體辱親,不孝莫大乎是。神怒而不知、鬼笑而不悟,而猶揚眉瞬目,居之不疑,讀辛曹兩先生語,不覺顏忸怩而心悚懼,幾欲穴地以入矣!

 

堊室錄感  二  曹真予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