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六) 陳雲逵 李霖雨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陳雲逵  陳雲逵事親甚篤。一日因親瑣繁,不覺有忿色,既而自悔曰:愉色之謂,何而我乃爾乎?亟向親叩謝服罪,退而又自懲自責,若無所容。自是一意婉愉,終其身無復亢厲。

       諺云:孤犢觸乳,驕子詈母,中孚少孤失教,為母所驕,每多觸忤,省事之後,雖嘗慚悔力改,而愉婉之實,終覺有愧,此恨之尤者!

 

李霖雨  孝廉李霖雨,會試都門,以離親日久,思之不置,乃齋心發願,誓告於神,血誠悔罪,籲天鑒照,務矢歸家順親,凡母意念所加或默相拂,母教訓所及或明相違者神殛之。

       子之於親,必無拂無違,而後親心豫。汝中孚稚時,其相拂相違者何限,神雖未即明殛,未嘗不陰罹天譴,蓋天眼極明,天耳極聰,天算甚周,天網甚密。冥冥之中,默有以乘除者多矣。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六  陳雲逵 李霖雨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