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十三) 賀文忠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賀文忠公  大學士賀文忠公事奉他的父親—陽亨先生,能預先知道父親的心意而達成他的心願。他不論去哪裡必定向父親稟告。他的父親耳朵聾了,他常常用書寫的方式和父親商討。

       他的父親學習理學意志堅定,私下很仰慕辛復元先生,從「楚」(湖南)到「晉」(山西),常以書信往來,卻深深以不能和他同堂見面而引以為憾,文忠公每次在庭中遇見父親叮嚀教導時,往往是不自覺中就從父親的口中提到辛先生。

       崇禎八年,辛先生到京中,文忠公接到他的名片,就非常悲傷,趕緊把他的名片供在父親的遺像前,長跪在地,大聲呼告說:這是父親您生前最敬仰、羨慕卻沒機會見到的賢者,如今不孝子竟然能夠拜見通家之好。隔天他偷偷起來,穿戴好衣服冠帽,前往拜見。他向著辛先生跪拜,伏在地上大哭起不來,只為了父親對辛先生心儀、敬慕已久卻無緣見一面,不能了卻心願,而心裡感到非常悲傷。告退之後,又捧著辛先生所著「孝經翼」擺在父親靈前,彷彿見到父親喜悅的樣子。接著就洗手,恭敬地在書的上端寫:如果父母本來是聖人,但他的孩子只能稱得上是賢能,那麼父母的睿聖,恐怕會因兒子的賢能而被泯滅;如果父母本來是賢能的人,他的孩子竟然是個平庸的人,那麼父母的賢能會因孩子的平庸而被泯滅;如果父母已經是平庸的人,他的孩子甚且成了小人,那麼父母也會不幸淪為小人了;若他的孩子更差,是個禽獸,那麼他的父母原已不幸成為平庸的人或小人的,現在更因他的孩子是小人、禽獸而永遠無法掩蓋、彌補以前的過失,遺留下來的臭名到萬年也不會休止。唉!為人子的應該如何對待自己,要求自己,使自己的父母得到美名,如此差不多可以算是不忘父母,不忍使父母受辱了啊!

       古人說:「父母所喜愛的,人子也喜愛;父母所尊敬的,人子也尊敬」,這句話就是賀公的寫照啊!他所題的話讓人感到悲痛,也提醒人要以此為誡,每一字都足以成為人子警惕、策勵自己的箴言。中孚已經讓自己置身在小人、禽獸這一類中,如果還不馬上努力改進,竟然讓自己永遠走上毀滅的路,將使自己的臭名留於後世!拖累了雙親,你中孚如何能安心呢?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十三  賀文忠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