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十四) 何北山 呂涇野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何北山  何北山先生事奉父親的禮節毫不懈怠。當父親接見賓客時,他就恭謹地站立一旁等待,客人看見這情景,久久都感到不安,屢次為他向他的父親請求,讓他不必恭立在一旁,他的父親笑著說:「這件事只不過如泰山中的一粒微塵罷了。」聽的人感到震驚,才知這是重視禮教的家庭所表現出來的禮儀。

       人類所以和禽獸不同的地方就是因為人懂得禮儀,做為一個人而不知道禮儀,那和禽獸有何差別?一個有德的讀書人所以和平庸的百姓不同,那是因為他的家庭是個注重禮節的家庭,家庭中的人如果不重視禮儀,那和平庸的人又有何分別?

 

呂涇野  呂涇野先生做太學生時,大參的熊公、李公延聘他去教他們的孩子,先生推辭不就,但沒有得到同意,他就在開元寺開館授課。沒有多久,他聽說父親生病,就馬上走路回家,熊公、李公二人想送一匹馬給他騎乘,他都等不及,說:父親臥病在床,我怎麼忍心等到有馬可騎時再回去!後來他科舉中試,當了翰林院學士,住在京師,每當父母詢問平安的書信送到時,他必定先拜了再拜才接下,退下以後,跪著把書信讀完,然後才起身。每當要送家書回鄉時,他也一定對著書信先揖拜,然後再派人送出。

       父親生病,先生在旁親自侍奉湯藥,不論白天、夜晚都和衣而睡,不寬解衣帶,盡心侍奉。平常走路也都靜悄悄,不敢出聲,以免吵擾到生病的父親。如此經過一年,他的鬢髮都變白了。等到父親過世後,他哀慟身毀的情形已超越了一般的禮儀,埋葬了父親後,他就在墓旁搭一房舍守墓,早晚都在父親墳前焚香祭拜哭泣。

       國君和父母親都是一樣的,君王有詔書下達,做臣子的必定下跪接受詔書,跪地拜讀;父母親有家書寄達,為人子的不如此做,是對雙親不恭敬。涇野先生獨獨能依循禮節,如此去做,這是涇野先生所以為涇野先生的原因,也是人子所應效法的。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十四  何北山 呂涇野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