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十五) 費文憲公 王心齋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費文憲公  相國費文憲公事奉父親非常恭謹,中了狀元以後,仍然在父親身旁奔走忙碌,操勞服務,父親沒有命令他坐,他就不敢坐。他任翰林學士時,和關中某公同事,且兩人還是同榜中舉的。有一天兩人下棋各爭勝利,文憲公開玩笑似地在某公面頰上打一下,某公心中雖不高興,然而絕不表現在言語上,只是從此以後,就慢慢和他疏遠罷了。文憲公為此很懊悔,每日到他家門外,長跪在地,請求某公原諒他的罪過,但某公始終不願出來見他。

       後來,不知道哪個人把這事告訴文憲公的父親,他的父親知道後非常生氣,親自把一竹板封好,派人從自己家中發送到京師給他,命令他自己鞭打自己,文憲公於是拿著父親責罰的書信和竹板,登上某公的大堂,自己鞭打自己三次,某公才出來,抱著他的頭哭泣。文憲公說:「這過錯實在是發生在我身上,你為什麼哭泣呢?」某公說:「你還有父親來督導責求,我想求父親來督導責備我,卻已不可得,我因此而傷心哭泣啊!」從此,他們兩人又像過去一樣歡喜地相處在一起。

       我曾經讀到史冊上記載:有人身居顯要的地位,年歲已過中年,卻很敬畏地接受母親的杖罰。杖罰完畢,整理好衣冠,再恭敬地拜謝母親的教導。這樣的情形,我曾在書上看到,但不曾見過有像費公這樣的人,在隔了數千里遠的地方接到父親的書信後,仍敬畏地遵從父親的命令,恭謹地接受杖罰的,只這一件事,就可知道費公的品德了。某公說:「費公還有父親督促責備,我想求得一個能督促責備我的人都不能得到。」這話讓人聽了多麼傷痛啊!中孚每看到此,沒有不哭泣終日的。唉!如何能使父親從九泉之下重生,而使不孝子中孚能蒙受父親的教誡管束,享有被督促責備的幸福呢?

 

王心齋  王心齋先生本來是泰州地區的鹽戶,他的父親因為擔任戶役,所以要早起赴任所上班。有一天,父親正急著汲取冷水來洗臉時,先生看見了,心痛地說:「我做人家兒子的,竟然讓父親受這樣的遭遇,那還要這個兒子做什麼呢?」於是他就請求由他自己來代替父親擔任戶役的工作。從此,他對父親早晚請安問候時,就更加恭謹。他曾著有《孝弟箴》其中提到:事奉父母,恭敬兄長,本來就有一定的法則,對他們務必要表達最崇高的敬愛。愛之深,一定會呈現出和顏悅色;敬之切,一定能歡愉地陪侍在側。

       心齋先生的父親健在,所以,他才能事奉父親,而且晨昏定省,這是先生最幸福的地方。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十五  費文憲公 王心齋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