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大考
生命的變化,剎那、剎那變遷,面臨「生命大考」時,有人被境界打敗,也有人突破困境化為浴火鳳凰。本書所輯,是真人實事,且看他們如何面對變境,轉化負面情緒,提升心靈。
生命的大考

手術台上修皈依

那一天我在關西慈心農場,為一百五十棵木瓜樹施完有機肥,很歡喜的換下濕透的工作服,過完極具內涵的純有機的一天,懷著「窮子得寶」般的心情,戴上安全帽,跨上老爺機車騎向回家的路程。

機車剎那 變成爛鐵

二十年來,在這條回家的路上我從未發生過任何事故,可是這天的傍晚時分,出了意想不到的重大車禍,無常來得迅速驚人。因出事路段是個大斜坡,又是大轉彎,不易看到對方來車,我順著下坡騎著,突然,迎面一輛三噸卡車飛奔而來,我閃避不及而被他的左車角撞個正著,機車全毀有如一團爛鐵,對方車上載著一位年約七歲的小男孩,因受緊急剎車之故,額頭撞上車前擋風玻璃,玻璃的裂痕看了叫人心寒,但是說也奇怪,小孩頭部卻無絲毫損傷,也不叫痛,還說有鐵頭功,神奇極了!

肉包鐵的我,左小腿被撞擊的機車鐵架夾傷,並連拉帶滾的彈到下坡路邊,背後脊椎因翻滾被機車把手碰個正著(這是後來開刀的原因),頭部撞擊也不輕,右太陽穴麻麻的;如果沒戴安全帽,鐵定會遺憾終生,幸好有三寶救護,我才能在此報導這次車禍之經過。

現場念恩 不起瞋心

由於翻滾後倒在地上一剎那,我生起猛利皈依的心念,所以事後僅受皮肉之傷,重罪輕報那種感恩的心情很難形容。當時有一位老婦人,有如菩薩般的示現,她在現場指揮交通,避免造成二次車禍;雨過天青的空氣充滿寧靜和安詳,當時的我沒有起瞋心。

那打赤膊開車的青年,輕聲細語詢問我受傷的情況,那一臉負責的樣子,使我的疼痛得以減輕,我一跛一跛地爬上他的車止血,請他載我回家,他並給我五千元醫藥費,那分關懷誠摯的心,令我感覺無限溫情,我當下發願要在佛法上精進,有成就的一天,定要回來幫助他們。

因為是他的示現,才使我有機會對境修心,測驗我多年來依止師長,習法受用到底收穫多少?這次車禍在在使我體會觀功念恩實踐的重要,也感受到平日佛法上的薰習所獲利益,及造作護持善業是淨罪集資最佳的途徑。

劇痛難當 一心皈依

我被送回家後,因醫學常識不足,在無知的情況下洗了熱水澡,造成傷處血管擴張,如棒球大的血包掛在背後痛苦難當,趕緊打電話向附近的張堂錦師兄求援,並請陳坤漢、黃炳輝兩位師兄當我的司機,護送我到醫院打消炎針。養傷期間,因傷處劇痛而日夜難眠,背後的血包使我無法躺平,左腳的傷口使我無法翻身,那種苦非身歷其境很難感受。雖然痛在身上,但我心念仍很平穩,而且,越痛,皈依的念頭越強,有如海中的救生圈,我緊緊的環抱著,心中蘊含的寧靜悅意,能使我與痛苦分離。

從寧靜中思惟此次車禍的業果道理,以殷重的心祈求懺悔,是我消除疼痛的方法。體會到師長常說「要有定解,定解要經實踐過程後與法相應才能生起,一旦獲得定解,那時心轉業轉,逆境方能轉為道用,那時會感覺佛菩薩從未離開過我們。」的教誡,千真萬確絲毫不假。愚痴障重的我就這樣帶著一顆平和、安祥、篤定,毫不畏懼的心情度過傷痛的初期。

因為背後的大膿包用中醫療法很難恢復,中醫師建議我去醫院開刀治療,如果時間拖太久會產生病變,我不知那來的勇氣,心想既然要開刀,何不順此因緣連同痔瘡的老毛病一同切除,一舉兩得不是很好嗎?先把身子養好了才有條件打人生這場硬戰呀!

師友相助 幸福樂觀

透過祈求啟白三寶,得到如緣法師的指示後,第二天便住進省立新竹醫院準備接受開刀治療。事先雖沒有安排,但因緣很好,到處都碰到廣論的同修,柯照月師姐及顏蔚師兄正好是藥師,林寶霞師姐是文書,她的辦公室離我病房不遠,我因未請看護,林師姐幫忙甚多。在醫院裡的飲食幾乎都是新竹里仁的彭瑞暖師姐及同修們為我做的純有機餐點,我好感恩他們。

同病房有一位直腸癌病患,他的腸子已切除大半,親見他的病苦,使我膽顫心驚,更激發了我對無常迅速的真實感受,比起癌症病患,我何止是幸福百倍!所以更積極不悲觀,內心充滿喜悅。詢問鄰床病人的病因,聽護理人員說是生活習慣及飲食影響較大,使我體會常師父推動的文教及慈心事業,直接影響眾生的安樂,活生生的實例就在眼前。

手術台上 悅意輕安

開刀那天,賴學長及張正貴師兄來看我,賴學長說:「你很會選日子,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觀音菩薩成道日!南海寺有數位淨人在今天剃度出家。」我聽後覺得很歡喜,也覺得因緣真好。

當護士推我進開刀房時,再次體驗無常迅速的臨場感,因為心念上已有萬全準備,看到李國珍師兄在旁為我打氣,深深感受到團體的呵護,心中毫無畏懼。

兩支麻醉針從我背後的脊椎部位注入後,下半身漸漸麻木,面向下在手術台上,領受被宰割的業報,我一心皈依,此次苦受理應珍惜,轉化成資糧才是,它增進了我對修皈依法的另一層較細的領悟,此種輕安悅意的感受程度,以前未曾有過。

下午開完刀,梵因及如定兩位法師也來到病房,法師開示說:「習法修行的人要真正對境才能見真章,住院開刀是一個很好修心的機會。」勉勵我好好把握。

在家養傷期間,受到師父加持及同修們的鼓勵和家人細心的照料是最溫馨快樂的,不僅我個人受益,連一些沒有學佛的朋友也讚嘆說:「原來學佛的團體這麼美!」團體真是我涵養心性的無上功德田,那股妙善動力的泉源,奠定了我對三寶淨信的基礎與學法的猛利意志,願我生生世世不離圓滿教法及師長攝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