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八) 夏暘 顧忻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夏 暘  夏暘家世石工。為人目不知書,而志行純篤。侍父同寢,必夾父尿器於懷溫之,欲溲即以進。父卒,哀毀逾禮。既葬,奉其主如生,朝夕出入,事無大小,必啓而後行。母患癘疾久,暘侍湯藥,常在左右,未嘗一入妻室,夜不解帶者三年。母嘗思食荔子,暘家城外,夜又大雪,乃倉皇越城叩市肆,肆主憚寒,不時起,暘泣於外,肆主感悟,亟起取付之。暘之子,以小忿為其弟毆至斃,暘恐傷母心,但含淚不言,人以為難。

       溫父尿器,無異於古之溫席扇枕。父亡,事之如生,大小事必告而行。語稱事亡如事存,夏暘有焉!不謂一石工而乃能如是,知書者當拜下風,若中孚則願為執鞭。

 

顧 忻  顧忻以母病,葷辛不入口者十載。雞初鳴,即具冠帶,率妻子,詣母室候安,問其所欲。如此五十年,未嘗離母左右。母老,目不能睹物,忻日夜飲泣祈天,刺血寫表,既而母目忽明,燈下能縫衽,九十餘,無疾而終。

       定省而問其所欲,方是實際。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八  夏暘 顧忻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