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孚(二曲)先生 著
《堊室錄感》為明清理學家二曲先生,有感於未及伺奉雙親之憾,孤棲堊室,手錄近代孝行,痛自刻責,以寄亡親撫育恩德之情傷。十七則孝行文末,先生反躬愧言令人動容深省。
堊室錄感

(九) 李瓊 曹良良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讀經尺 開啟關閉

李 瓊  李瓊以販繒為業,事母慇懃,夜常十餘起省母,惟恐母有不適,母喜食新,瓊百方求市,得必十倍酬其直。

       李瓊以市井人,而事母篤至,定省慇懃,汝中孚試拊心自憶亦嘗如此乎?母喜食新,必百方以市,汝亦嘗思母所嗜,時時畢備乎?今九原不可作矣!汝雖欲一夜百起時供所嗜,何可得也?新物固未嘗不獻,其實母曷嘗親嘗?嗚呼!祭之豐,不如養之薄也!是故殺牛而祭,不若雞豚之逮親存也,此子路有負粟之憾,而汝中孚之所以不堪自問者也。噫!

 

曹良良  曹良良,曹真予先生族僕—曹寧之子也。垂髫時,以掃市搖箕為生,每得毫釐,則為父母具美味。稍長,傭工,其父母不乏酒肉。先生聞而嘉歎,作歌以表之,歌曰:曹寧夫婦病且老,有子良良行孝道,苦筋竭力得毫釐,奉養雙親常溫飽。我雖峨冠為朝臣,睹此美行感懷抱。世上豈乏峨冠人,上天下地能論討。妻羅子綺愁不足,不為父母添布襖。嗟爾良良是我師,願爾多壽多財寶!

       中孚幼孤罕倚,既無一椽寸土之產,又不能竭力他營,致母朝不謀夕,度日如年,突恆無煙,腹恆枵餒,且無論酒肉非所敢望,即穀食亦不常得,備極人世不堪之艱危,未嘗有一日之溫飽。斯人以童奴,而能令父母酒肉不乏,是曹寧有子,而吾母無子。不孝中孚實童奴之不若,每三復斯歌,曷勝哀感!

 

堊室錄感  白話語譯九  李瓊 曹良良 PDF檔下載